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睬你都傻》

42已有 3578 次阅读  2015-03-11 23:59   标签潘鹤  卢丹 

                                                                 广东美术馆内潘鹤雕塑园潘鹤雕塑《鲁迅》(卢丹摄影)

 
 
潘鹤5尊雕像概括一生

大洋新闻  来源: 广州日报

                      炎言

  年逾八十的雕塑大师潘鹤至今仍常居在广州美术学院的家属楼里,阁楼“戆居居”是他的会客室。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拜访了他,从艺术到人生感悟、到对女人的看法、到养生之道,潘老无所忌讳。在人生走过的85个春秋里,他一共经历了16次战争,38场政治运动,眼前的这位老人仍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言语清晰,真诚而真实的表达,爽朗不羁的笑声,处处彰显着一位智者的豁达、直率和岁月沉淀后的人格魅力。

  艺术 创作就像谈恋爱

  潘老始终坚持“艺术应该纯洁”的观点,他不忌言当下的艺术界存在为名为利,拉帮结派,故意炒作的现象,“沽名钓誉,那不是真情,艺术变得有点莫名其妙了。”“戆居居”从某种程度上寓意着潘老对艺术、对人生的态度。“你喜欢什么就画什么,别为了别人改变自己的艺术表达,这就好像男人跟女人谈恋爱,如果不是从真感情出发,那么男人就是嫖,女人就是娼,不能为追求时髦而耍手段!”

  他忆起几年前在一次文代会上的发言,前面的代表发言说了1个多小时,台下观众包括潘鹤在内都觉得有点坐不住了,可下一个就轮到他上台发言,说什么好呢?沉闷的会议讲坛上,潘鹤只说了三句话,全场便立即恢复活跃,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他说:“我不是做官的,不会讲官话;我不是搞经济的,不会讲客套话;我是搞创作的,我只会用作品讲话!”对于潘老的执著率真和桀骜不驯,所有认识他的朋友和业界人士有目共睹,这种性格也深深地浸入到他对艺术的理解和创作理念中。

  晚年 成“交际花”乐在其中

  当下的中国艺术界一派繁荣景象,连早已退休在家的85岁潘鹤也不断受到这“繁荣”的“干扰”,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各种各样的学术交流会、研讨会、开幕式……潘鹤笑言他在晚年时期成了“业余雕塑家、专职交际花”。

  面对当下愈演愈烈的“炒作”风,很多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被包装”的选秀大军,成为名艺术家,实现名利双收的效果,潘鹤说:“真正想做事的人不想出名,出名很麻烦,尤其在钻研艺术的时期,暗度陈仓,心无杂念才跑得快;不会做事的人才急于成名成家。在这方面,天才多数不‘聪明’,聪明人多数不是天才,我要做天才,不做聪明人。”说到这里,潘老再一次指着墙上挂着的书法“戆居居”,意有所指。

  女人 为昔日情人精心准备礼物

  在交谈艺术心得的过程中,潘鹤常常拿女人来打比方,这不禁惹得笔者顺势问他对于女人的看法,谁知潘老更是妙语连珠:“女人如果美,用美人计我就将计就计;如果丑,我就走为上计;如果不美不丑,我就缓兵之计。政治平台,经济市场与其他各方面都如此。”这番调侃引来众人皆笑,他忙补充道未婚时可以很感性,但结婚后就要有理性,“人贵在有道德底线,性欲观要受社会伦理和公共标准的约束。”他忆起数十年前得知与自己失去联系48年之久的“表妹”身在温哥华,便义无反顾地要去见面,“但是我征得了妻子的同意,向她和组织保证:绝不会超过拥抱,不会做对不起妻子的事,只是为了却一桩心愿,不然死不瞑目。”一代艺术大师的真性情袒露无遗。

  “表妹”坚持不见,不为别的,只是那份女人心——怕见了昔日情人,这副青春不再的容颜会破坏她在他心目中美丽了近半个世纪的幻影。潘鹤力排众议,态度坚决:“不管你是老还是丑,我都要见,见一面才甘心。”终于,潘鹤实现了远赴温哥华的夙愿,见了、抱了,他还将年轻时写给对方的诗,请专业人士谱成歌曲录成磁带作为礼物送给对方。

  养生 先天性心脏病“笑到最后”

  来访者时常向潘老请教养生之道,对此,他却无言相告,因为从一出生他就被医生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家里人给他请医生,看算命先生,但得到的结论都是“此人活不过20岁”。于是,潘鹤索性什么都不顾忌,“真的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喜欢怎么吃就怎么吃,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没有特别的养生之道!”现在80多岁了,也没有特别的“注意事项”。积极乐观、心胸豁达、不考虑太多复杂的事,这些被他和家人归结为长寿的主要原因。

  一路风雨85载,潘鹤用他自己的5尊雕塑来概括一生的感悟。第一个是居里夫人,她无奈地望着江边,她在为自己的发明镭而无奈,本是造福人类的初衷,却怎曾想因此带来了今天原**和这么多的纷争……第二个是司徒乔,上世纪前半叶的画家,他被潘鹤塑成一副想不通的思索状,潘鹤认为司徒乔的艺术造诣要高于徐悲鸿和刘海粟,但后两者却远比他更负盛名,“这也是人生……”第三尊是鲁迅,一副清高傲然的表情,“他在横眉冷对文艺界的跳梁小丑,懒得正眼看,因此题目就叫《睬你都傻》”,潘老说他欣赏鲁迅的气节,不争名夺利,不蹚浑水。第四尊雕像是题为《自我完善》的女人半身裸体像,潘老解释说,人类至今仍在寻求手脚和思想上的解放,这个雕像是说人的头脑和手都解放出来了,但腿还没雕出来,意味着还有一部分没解放,人类还需要不断地自我完善。最后一尊是他自己的自画像,取名《笑到最后》,潘老把自己雕成神情自若,张嘴大笑的模样,对于如此夸张的表情是否太过张扬,潘鹤不以为然,他说:“我为自己能从事艺术事业而感到无比幸福,从政很累,从商容易破产,搞艺术则不然,哈哈大笑,我一辈子过来问心无愧。”

 

                                                                                       雕塑家潘鹤教授

 
相关链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