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被遗忘的画作

106已有 11334 次阅读  2014-06-24 14:24   标签normal  color  style 
被遗忘的画作
作者:赵哈童

在一个画展上,欣赏一位画家同时期众多画作是件幸事。陈丹青个人油画展,使我至今记忆深刻。
大概十几年前,陈丹青油画展在温哥华举行,画廊由前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郑胜天教授主理。
在母校老师的画廊中欣赏画作,本应令我感觉放松,但陈丹青的作品却使我沉闷良久。灰调子为主的静物中均放置了旧书,叫我没了联想,所以,画展后一直挂念着他,或是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情谊。
然而,又过了几年,一次偶然机会,在一家华文媒体上看到他关于流寺事件名为《长安街》的作品及评论,眼睛豁然一亮,有茅塞顿开之感。陈丹青在画中描绘了流寺之后,呆坐于长安街残迹之中的京城百姓。
可以想见陈丹青创作《长安街》的心情。也可以推测他画“旧书”时期的心路历程,读解身居海外的矛盾,从此,我的心就更加挂念他了。
陈丹青,53年生于上海。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画家、作家、文艺评论家。曾辗转赣南、苏北插队落户,是当时颇有名气的“知青画家”。80年以《西藏组画》轰动中外艺术界。82年,移居美国。2000年之后,“海龟”祖国,绘画之余,出版文学著作。陈丹青的画风与文风,都具有一种睿智而率真的气质,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由于陈丹青敢言而成为媒体宠儿。然而,他越是频频暴光,我就越追思那幅自称作于美国自家厨房内的巨幅旧作《长安街》。
为了拟写文章我于去年开始google寻找《长安街》的图样,始终未果,最后放弃写文。今次,再次网搜未果。《长安街》这幅画作消失了,被遗忘了⋯
不知,陈丹青是否经常想起他“被遗忘”的旧作。
然而,对于我,数年过去了,画中京城百姓的形态始终敲打着我的心灵,“选择性遗忘”--心理诱因的记忆丧失而酿成灵魂的麻木,是陈丹青对今天现实的预言吗?

《给敬爱的毛主席写信》。陈丹青称,1976年,自己在别人的怂恿下画了一幅非常的“荒唐”的画作——《给敬爱的毛主席写信》。画面中心站立者酷似自画像。

陈丹青近作《/像》,从《给敬爱的毛主席写信》到上图从中推测陈丹青的心路历程。

70年代陈丹青为纪念毛主席逝世所作油画《泪水洒满丰收田》,画中右侧汉人酷似作者自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3 个评论)

 93 1234
 93 1234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