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与德国大师撞衫

已有 4 次阅读  2018-03-22 03:42   标签加拿大  德国  丢勒 
与德国大师撞衫

作者:赵哈童

 时下德国人不愿意谈阿尔布雷希特·丢勒(德语:AlbrechtDürer),他是德国美术屈指可数的画家。时代的巨人。

 在德国有这样的声音:画家不用笔画画谈论绘画时德国大师和加拿大初学者:前者大谈意境,后者大谈才气总是我刻意规避的两种类型人物。

 与音乐和哲学相比,德意志的绘画大师少之又少值得一提的是,当代的德国大师: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1945-),基弗出生在纳粹投降的前一周。如今他在巴黎西郊工业区厂房用铲子把画布上干成成块的土打松制作画面。

 基弗在青年时期以宣扬纳粹的“占领”系列为题创作,对抗近现代“西方文化中轴”主流思想,后来他向现实妥协,成了反纳粹的先锋。基弗更以检讨纳粹大屠杀为主题创作油画,以犹太诗人保罗。策兰的诗中人物的名称为题。

 保罗。策兰是犹太人,犹太人通常描绘一类典型的事情,再将这典型的实事以各种角度加以表现渲染,从而传达超越界的存在。

保罗。策兰的诗歌已成为欧洲现代诗派的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曾被关进集中营,受尽非人的折磨,九死一生,最后侥幸地活了下来。保罗。策兰的“死亡赋格”这首诗是以他自己在集中营的亲身经历写成。

 基弗以这首二战之后德国家喻户晓的诗歌创作油画,并以诗中人物名称,将画取名“玛格蕾特”和“施拉密特。”基弗在画面中写有诗中两位人物的名字钱钟书在小说“围城”中借方鸿渐讽刺范小姐利用不适当的文字示爱赵辛楣,鸿渐道:“她用意太显然了,反教人疑心她不会这样浅薄”。

 两幅画分别用干稻草来表现金发,用油画画纳粹毒气室观看这样的画面时不禁令我想起马未都盗墓的笑话:。挖开坟墓,却只看到香烟盒无独有偶,基弗用铲子在画布上敲敲打打制作效果的手法,和那些手持洛阳铲的“考古个体户”的松土打洞方法如出一辙。

 马未都常玩笑:。盗墓者手搭凉蓬,只为寻找宝藏基弗与以色列博物馆合作,时来运转然而,基弗把个人创作孤立于大时代之外,归功于独立思考基弗回避他个人与德国社会的关系。他甚至近几十年不回德国。基弗通过绘画来展示个人能力,却忽视了社会集体生活中的人们精神往来中的相互补充。

 250年前,康德一头钻进讨论艺术与民族关系的死胡同。今天看来康德在他的时代把对民族的看法与艺术理论等同起来是有极大局限的。康德对自己同胞颇为苛刻恩格斯。也说:德意志.....对其它民族的了解限于道听途说的传闻。

 从历史的眼光看,艺术创作逃脱不了时代的束缚而基弗却回避时代事件 - “华沙长跪”,发生于1970年年,前西德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区起义纪念碑前长跪,才使德国在战后重新被世界接纳,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可谓不知者无畏,基弗在中国被爆炒,从海外中国人的视角上观察,中国艺术工作者和文化人物对海外政治文化浮光掠影的了解。中国画界与“西方文化中轴”线上的玩家基弗的风格频频撞衫。艺术的力量是潜移默化的,又是强大有力的。如果我们把艺术比喻为辽阔大海上的冰山,那下面庞大的部分便是社会的政治文化和人文历史。至关重要的是要把政治文化与艺术背景结合起来,艺术创作存在政治过程,政治过程是无法抄袭的。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至少这话不会过时。如今在对基弗的膜拜和叫好声中,我认为:所谓精神是继承传统而后发展自我的产物,艺术工作没有无视民族观及历史观的“天才”。在一次演讲中,基弗同意艺术是精神创作的说法,基弗说:“精神不可仿制。”

 借诗人:“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物伤其类,观赏者直视现实却探索远方,了解意境却寻绎究竟。欣赏绘画应该从历史时代着眼,澄清美术概念,鉴赏创作思路,中国艺术家应该建立本民族政治过程和人文历史影响下的审美判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