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吴冠中“碰瓷儿”徐悲鸿

8已有 640 次阅读  2018-04-20 09:41   标签吴冠中  徐悲鸿 

吴冠中碰瓷儿徐悲鸿

作者: 赵哈童


朋友圈里看到为配合中央美院百年校庆而启幕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的消息,不禁回溯自己的所见所闻,还记得在80年代参观新街口北大街53号徐悲鸿纪念馆花了九块钱购得龙版徐悲鸿素描后爱不释手,对这张素描的痴迷能用夜不能寐来形容,后来我猜想龙版就是彩色复印,这个花名却没能流传下来。


前几年看到徐悲鸿被批为:美盲”“画匠,批评徐悲鸿的是位江南才子,时任教光华路由轻工业部口儿主管的工艺美院(今天的清华美院)的吴冠中,64年吴冠中调入,那时工艺美院只设立了染织,陶瓷和装潢等不多的系科。


吴冠中对徐悲鸿的绘画实践的指责存在极端性的危险,理性主义与现实主义作为多元及表意艺术的土壤基础,没有在文化大脑里扎根


艺术家的力量源于艺术家的基础知识储备,艺术家的格局造成视野的差别,而归根结底追求五四运动后迅速西化,中国的一些大师们失去自我定义,他们的眼光无暇顾及艺术的发展过程,吴冠中大师只看到西方文化的果,没有耐心去求西方文化形成两千多年的根。如果说中国文化遭受了伤害不是文化的优劣,而是那些美术大师的误读,他们对文化发展认知的落后成了异常发展的帮凶。


徐悲鸿艺术之路走得深远,吴冠中能发声挖苦,归跟的原因:写意为优,简化为上这一观念,在中国文化中根深蒂固,顿悟渐悟间的区别,在绘画语境中,后者被宣告愚笨


简,帅性,速成注定在中国文化中成为发洗丝式的至统。徐悲鸿精神很少被传扬,别说江苏宜兴同乡了就是最后一位“关门弟子”勃舒以”敲门求学的故事一举成名,而如今除了名位和那个故事没能流下什么。


吴冠中绘画思路及极简方法,在文化大革命后的改革开放初期一举成功,19795月吴冠中异军突起与文化大革命的红色宣传表达唱反调。文人画式的艺术表现,在那种文化饥渴的年代,小桥流水的形式对都市的人们是多么迷惑,那是都市小早日进入现代化的梦想。时事造英雄,吴冠中积极发声宣扬形式美,当时听吴冠中演讲的电影院里烟雾缭绕甚至站票,鼓噪后兴奋观赏进口罗马尼亚电影大片助兴。


都市小”“才子佳人高呼油画革新形式为先,简单帅气这一观点至今少有人提出挑战。吴冠中嘲讽徐悲鸿:他可以称为画匠、画师、画圣,但是他是美盲,因为从他的作品上看,他对美完全不理解,他的画《愚公移山》很丑,虽然画得像,但是味儿呢?内行的人来看,格调很低。但是他的力量比较大,所以我觉得很悲哀。审美的方向给扭曲了,延安的革命思路加上苏联的影响,苏联的东西还是二手货,从欧洲学来的。这些东西来了以后,把中国的审美方向影响了。


吴冠中以上的言论根本美学基本理历史,但凡有一点良心的美术人都会认可徐悲鸿写实功夫天下无双,他的抗日爱国的激情也利见纸上,他对绘画的热情,完全出于他的强国现实主义。他怀抱坚定的理想和志向,无畏人生的险阻和境遇的波澜,以非凡的胆量和勇气不懈地摸索,为中国及世界美术书写崭新篇张。徐悲鸿是这样的楷模,他坚守初心,鞠躬尽瘁,他奉献了全部热忱,他的绘画风格可谓含和守素,笃行如初。


鸿生命以命扬志,另一方面,由于徐悲鸿的出现,其个人成就来讲,改变了近代中国美术的格局,打破了南派文人画的任性,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及历史上中国绘画的南派北派。首先,在写意为优这一观念的引领下,我们应该注意,无独有偶在国画理论中将绘画分为南北派,理论家努力表彰才气。既然南派以业余文人为主,而北派有传于国家院体职业画家的世统,表现宏伟、技法娴熟且装饰性强做工精致。面对两种方式的选择,今人大多会对南派叫好。换言之,理论上的依据与市井的喜好之间存有偏差。


引用前几天被某媒点名批评的画家评论家陈丹青对吴的评论(至少这句话发人深省):说到底,他(吴冠中)只是一名文艺青年罢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笑羽 2018-04-18 14:15
  • 红莲 2018-04-18 19:52
    “说到底,他只是一名文艺青年罢了。”
  • 藏品画廊 2018-04-21 18:01
    陈丹青算个屁,不就是能画几笔裸女吗?你叫他写几笔毛笔字看看
  • 柯楚焕 2018-08-16 09:55
    徐留法,独钟情古典。对普吕东推崇备致没错,对马蒂斯恶言相加,表明徐对现代派一无所知。作为大师级别,未免浅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