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拾零偶记和先锋艺术

1已有 1326 次阅读  2018-07-06 06:03

拾零偶记和先锋艺术

作者:赵哈童

当下所处时刻前的任意一个时间或者时段:昨天、以前、很久很久以前......

以前发生的事,至今潜移默化对今天产生着影响......

1

上世纪80年初,新潮的现代派先锋美术兴起时,那时,我喜欢跟现代派先锋画家们混在一起。这批现代派先锋画家是一帮子在校大学生,大学老师和编辑。这批现代派先锋画家肯带我一个小孩玩儿,说到头是因为我对现代派艺术产生强烈好奇赖在他们中间想一睹风采。                                                                                                                         那时,我对一切似懂非懂,就当时的理解能力来说,现代派先锋画家们在北京马克西姆西餐厅的谈话是长城风火台的狼烟,比进口三五香烟的烟雾来得更浓烈。现代派先锋画家们思想不可捉摸。

2

现代派先锋画家们谈天时,我会与北京马克西姆西餐厅外一只猫相望成趣,那猫的身影在夕阳里被拉得很长,猫象是在时光中行走,一步一步缠绵......对猫有更多认识还是后来我到意大利读书以后,猫作为最受欢迎的神灌输埃及历史,这一文化延续到了罗马时代,罗马人崇拜猫为神,更把将猫与自由和神联系在一起,猫是唯一允许在罗马神庙周围自由行走的动物, 猫被罗马人描绘为自由神的相伴者。

  3

上世纪80年代晚期,中国新潮现代派的先锋美术被谢幕,与女艺术家肖鲁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展厅中向自己的作品连开两枪,以“中国美术馆枪击事件”有直接关系。到那时,浙江美术学院(现称:中国美术学院)依然是中国现代派先锋艺术的大本营。

我在浙江美术学院上学时,有一次在校园里见到宋怀贵女士,方才知道北京马克西姆西餐厅是由宋女士经营主理的。

浙江美术学院的现代艺术风潮吸引亮男俊女到校参观访问欣赏画作,小松(宋怀贵之子)的到访自然使我们荣幸。另一个机会,我有幸见到浙江姑娘陈娟红。

                                                                                                             

在浙江美术学院,我慢慢有机会进一步认识中国现代派先锋艺术......没有生命力的艺术形式是及易被真诚掩埋,一旦除去时间的虚饰,它们就很快以老朽过时的面貌现于世人,艺术没有显示出与生命,力量的坚实联系就会毫无意义。我渐渐远离一些浮夸的现代派艺术家,我看出他们没有诗人的热情,没有市井的信条。这种情绪下,我一度把现代派先锋画家们看作猫(罗马人豢养的猫)或言之认为他们是西方文化的精神奴仆,被沦为奴仆不是因为他们的文化气质,只能说是艺术上迅速西化形成的思想空摆。


4

世事沧桑,岁月如梭。宋怀贵已作古12载。宋女士在美术届界耳熟能详,1956年年底,她的婚事得到周恩来的亲自批示曾是美术届的第一起涉外婚姻,她的生活和事业是美术届的热捧话题。

星移斗转,日月轮回,听说,名模陈娟红在打理北京马克西姆西餐厅的事......

5

如今,肖鲁依然以她鹤立独行的风格叱咤美术界。拾零中国现代派先锋美术,所关切的应该并不止如此。如果仅仅要求新艺术担当传统美术的救助者角色,那岂不是在很大程度上浪费了他们的开创性?艺术形态的转换不是政治家善行的结果,是艺术强行者与时势的巨大拥抱和冲撞的产物,然而,就艺术家本身而言,坚强的心灵在自己的纪堂中潜修默炼才是正途。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