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穿越历史的时空

3已有 2511 次阅读  2010-08-29 22:34   标签台湾画家  庄明中  时空  历史 

穿越历史的时空

——读庄明中的画所感

 

我們從一件簡單的作品開始莊明中的話題。《平安進行式》(2009)是莊明中新近的作品,畫面的圖像比較簡單,兩條在空間漂浮的魚,空間的後面是民間的剪紙,有著喜慶吉祥和年年有餘的意思。畫面的組合是超現實的,儘管魚和剪紙都是實在的東西,但在時空的錯位中,這種並置或排列卻有著另外的意義。簡單地看畫面,可能就是“年年有餘”的意思,因為剪紙的文字和真實描繪的魚都暗示了這個意思。這來自一個古老的習俗,剪紙的樣式也象徵了文化的久遠,而魚則顯得有些真實,與平面的剪紙相對應,魚是用立體的油畫語言來塑造的。平面與立體在這兒有了某種象徵性。平面的剪紙是習俗的、凝固的和歷史的,立體的魚是真實的、運動的和現代的。作品的標題是《平安進行時》,而實際上這種對比隱藏著一種不平安。因為剪紙與油畫不只是兩種不同的藝術種類,而且還是兩種不同的文化,剪紙代表的是東方,油畫則是西方,同時,剪紙的形象祥和吉慶,魚的形象則有幾分兇險,剪紙是穩定的、固定的,魚是進入和橫貫畫面,穿越平安的背景,兇險在破壞著平安。由此看來,作品不是“年年有餘”的表徵,不是平安的象徵與訴求,而是相反,是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地域與全球化的衝突。

這種解讀似乎不是藝術家的本意,因為他是談到魚、海洋和生命敍事。但是個體的生命本來也是歷史的產物,藝術作品也有語境的規定,被歷史、社會、文化建構的人,不可能還原到本質的人。其實人是莊明中的主題,而且就是在文化的建構與本質的人之間這種關係的主題。在《平安進行式》中沒有人物的出現,但我們感覺到人的在場,在那種文化的夾縫中人的生存狀況和精神狀況。《平安進行式》表達了一種危機和創傷,表達了人在文化衝突中的夾縫式生存。對於歷史與文化,莊明中有一種深刻的敏感,但他不是直接地言說,而是在對繪畫的迷戀、題材的承載和符號的拼貼中體現出來。更深層的是他的自我意識,對於鄉土,對於身份,對於個人經驗的體驗。

如果看他現在的作品,很容易判斷出他的學院派基礎,尤其在人體的表現上。但看他早期的作品,卻發現他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學院主義,而更多的是早期現代主義的東西。學院主義的東西應該是學院訓練的結果,主要表現在人體。在他的早期創作中,很少出現人體。雖然他的人體反映出他有良好的學院基礎,但他並不把這種寫實造型作為藝術的目的,甚至還有可能,他通過逃避學院的要求來尋找適合自己的藝術表現方式。因為在他的人體與風景之間有很大的差距。儘管莊明中的畫看起來比較老實,但骨子裏有一種不安分的力量。在他的早期創作中,有兩個特點是他後來的創作中沒有的。一個是立體主義,一個是都市景觀。這兩者有時糾結在一起。如《城市夜景》(1990),是一種典型的仿立體主義風格,這種模仿很難說是自身的體驗,基本上是為立體而立體。同時期的另一件作品《傳說》(1990)也採用了立體主義的手法,但題材由都市變成了鄉土,雖然鄉土還不是很明確。立體主義的形式在他後來的作品中都消失了,但卻留下了影響,最重要的就是空間分割,或想像空間。立體主義打破了單一視點的空間關係,為了形式構成的需要,把不同時空的物象進行超時空的組合。從表面上看,是一種形式組合的關係,但卻為不同形式的內在含義的組合與拼貼提供了可能。不管是什麼題材,莊明中都沒有走向抽象的形式,他總是離不開形象,離不開敍事,但早期的現代主義學習為他提供了與眾不同的形象表達和敍事方式。《畫框組曲》(1992)就是這樣一件作品,畫面上的東西都很平常,就像普通的靜物。但是這些東西都是在一種幻覺般的組合中,畫框不是在真實的空間,畫框裏面沒有作品,後面的牆上有一個牛的頭骨,使人想到某個立體主義畫家的作品,所有物品都有一種通透的重疊,強化了一種超現實的關係。不論是立體主義還是超現實主義,對他來說,都只是借鑒的手段,他的目的還在於形象的敍事。現代主義的風格是使他擺脫單一敍事的方式,在寫實的框架下實現敍事的多種可能性。早期作品《蘭嶼傳說》把這種觀念表達得比較充分。這件作品雖然非常寫實,但還是有立體主義的影子,而不是超現實主義的。超現實主義總是有精神分析的動機,有無法解釋的夢境與焦慮,而《蘭嶼傳說》則是有明確的立意與美的表現。畫面中心是兩個優美的裸體女子,她們身後是有著民俗趣味的船的造型,藍色的背景無疑是海的象徵,形象的組合與重疊壓縮了時間與空間,互不相干的兩個事物(船與女子)被作了超時空的並置,只有自然是永恆的。

莊明中的早期作品形成他自己的獨特的風格,其所以獨特,就在於多種手法的集合,哪一種手法都不是獨立的存在,在集合中產生意義,在集合中表達他的思想和意圖。在他後來的創作中,風格沒有很大的變化,但借助於風格所表達的思想一直在發展。集合的手法包括三個方面:寫實的造型、立體與超現實,每一方面都有獨立的價值,都聯繫到他的思想表達的某一部分。寫實是敍事的基礎,在這方面,莊明中顯得比較傳統,就每一個形象而言,他都塑造得真實而具體,這可能與他的學院派的訓練有關,更重要的是敍事的要求。他的思想包含在敍事中,離開了形象,敍事無從實現。他的寫實主要是景物與人物,其中人體的表現尤為重要。出現在其題材中的人體(女裸體)不是按照學院派的標準,不是那種理想美的動態和體型,而是非常樸素而自然的形象,正好與文明的雕琢相反,但卻是用文明的手段(油畫)來表現的。立體主義對他的啟發在於時空的表現,畫面空間的分割不是單純的形式關係,而是通過形象來體現的。比較典型的作品是《歷史光影中的布拉格》(1999),這個題材顯然來自他出訪歐洲的感受,在表現手法上有著明顯的幾何形的形式結構,但畫面並非單純的平面構成,而是將幾何形的平面作了縱深的排列,有一種空間的深遠感。這樣一種空間關係還不是他的目的,縱深的空間不只是視覺的關係,還有歷史的深遠。形式構成的教堂的內部和塊面拼貼式的城市景觀構成歷史的對比,深遠的空間就有一種時間與歷史的隱喻。實際上,這件作品還不具有他後來作品的深刻,他是把對現代藝術的追求與旅歐的感受結合在一起,基本上還是形式的探索,但這種探索,即對立體主義形式的獨特理解,為他後來的轉型奠定了一個基礎。

第三個方面,也就是超現實主義的影響非常重要。立體主義與超現實主義本來就有很密切的聯繫,但對莊明中還有不同的意義。立體主義為他提供了空間的語言,尤其是視覺空間向歷史或心理空間的轉變,這樣也使他接近了超現實主義。如《歷史光影中的布拉格》一樣,城市景觀和室內(教堂)空間的並置,本身也隱喻了城市與歷史文化的關係。其實,更重要的還在於超現實主義並不只是一種樣式,而在於它和精神分析的關係。一個超現實的空間,也是一個潛意識的世界,這個世界超越藝術家主動意識到的樣式,而將無意識的東西呈現出來,因而它更接近生命的本質和精神的領域。在莊明中的畫中,反復出現的一些形象,大海、船、魚、雞等,對於這些題材,莊明中認為是取材于臺灣原住民的生活,如用達悟族的飛魚祭來描述男人女人的生活,男女的下船儀式借用了原住民的圖騰,等等。其實,這些都只是表面的現象,這還只是把鄉土題材作為客觀的物件來表現,而決定他對這些題材的選擇並不是客觀的興趣,而是生命的使然。《平衡的美感》(2005)似乎是一件難解的作品,眾多的文化符號聚集在一個畫面,作品的標題似乎在暗示一種形式美的永恆,這可能是畫家的主觀意圖。畫面的中心是一個希臘女神的雕像,兩邊是希臘的神廟,這種均衡與對稱,甚至還有黃金分割的暗示,扣住了作品的主題,即用形式體現的美的永恆。但是畫中還有其他的符號,這些符號不規則地散佈在畫中,與古希臘的那種嚴格和規則的美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些符號不是無意義的置放,海水、海螺和魚骨與希臘的雕像和神廟並沒關係,卻是某種生命的暗示,這些都是逝去的生命,早已被歷史的長河所湮沒,然而,美卻是長存的。裸體少女是兩者的結合,既是美的永恆,也是短促的生命。作品的解釋似乎到此就結束了。其實不然,生命的意義不止於此。像海螺、魚骨這樣的符號並非一般的生命,而是自我生命的象徵,是從潛意識中湧現的生命意識。因為這些東西是他生命記憶的一部分,或者說是在生命成長過程中被遺忘的記憶,而在潛意識中,如在夢幻或藝術創作中,浮現出來,尋找自我的存在,探求生命的價值。像《平衡的美感》這樣的題材,是來自畫家真實的經歷,是在遊歷歐洲,遊歷藝術聖地時所產生的感慨。他不是一般地表達藝術的敬畏,而是將個人置於經驗的現場,這樣,永恆與短促、美的規則與個人的體驗、宏大敍事與個體的生存統一在一個畫面,形成他獨特的圖式。

主觀表現與潛意識的交融是莊明中藝術的特色,雖然他自己對此並沒有明確的意識。一般而言,他總是先確定題材的大致範圍,尋找自己要表達的主題,然後直奔主題而去。而生命的意識,個體的意識則是在這個過程中逐漸挖掘出來。後者實際上是不自覺的,是他自己無法解釋的。與他的“古文明演繹系列”一樣,“北京創作系列”也是一種心靈的撞擊。《掙脫》(2008)是他在北京的創作之一,圓明園是畫面的主體,但他似乎不是為了追溯圓明園所代表的歷史本身,而是表達個人對歷史的感受,這種感受對他來說是獨特而真切的,與他對歐洲文明的感受完全不同。因為他作為中華文化的傳人,這段歷史也是他自身的歷史,而且又是他此前不曾親身體驗的歷史。因此圓明園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他不是評價歷史或述說歷史,而是述說自身心靈的歷史。對他來說,中華文化的歷史只是在課本上,在教室裏,或者在博物館裏,到大陸後(早在20年前他就到西北追尋過中華文化的根源)才真正感受到歷史的震撼。在《掙脫》中,仍然可以看到隱藏的個人標記,那些像海洋生物一樣的東西漂浮在表面。這表示了作者的在場,這是他體驗的歷史,是他在歷史的廢墟中沉思,他看到了在廢墟中遊蕩的幽靈,如同文明的毀滅,也看到了希望和復興。一個從臺灣的漁村裏走出來的孩子,在如此宏大的歷史情境中,在思想的激烈撞擊中,會有怎樣的心路歷程,“掙脫”就是自我的昇華,是他對人生與精神命運的歷史性總結。

莊明中的作品運用很多現代的語言,但卻是立足于後現代的高度,他的表達是一種思想的圖式。可能我們從他的畫中可以尋找到很多審美的趣味和表現的技巧,但如果沒有思想的支撐,一切都會歸於平淡。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文化月刊 2010-08-29 22:58
    庄明中博士的毕业展作品我看过,易先生评论的很是到位。
  • 杨云祥 2010-08-30 18:27
    不就是画吗,干吗神神秘秘的说道那么玄乎,是不是花钱买的文字!
  • 杨云祥 2010-08-30 18:30
    一个绘画的人去读博士,本身就画不了什么好东西,古代的大师谁上学呀!
  • 桑建国 2010-08-31 11:14
    最好能附图,看画可以与文章对照,更有意义。
  • WZX1881 2011-12-19 18:16
    杨云祥: 一个绘画的人去读博士,本身就画不了什么好东西,古代的大师谁上学呀!
    同感,只怕是没有能教会博士的导师。
  • 富春77 2018-01-23 15:52
    蘭嶼傳說60號。徵收藏。

    《蘭嶼傳說》則是有明確的立意與美的表現。畫面中心是兩個優美的裸體女子,她們身後是有著民俗趣味的船的造型,藍色的背景無疑是海的象徵,形象的組合與重疊壓縮了時間與空間,互不相干的兩個事物(船與女子)被作了超時空的並置,只有自然是永恆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