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转载吴树博文 我因出口自制外销瓷高仿品曾遭海关通缉

4已有 2579 次阅读  2013-01-29 12:18   标签收藏  鉴赏 

 

“我因出口自制外销瓷高仿品曾遭海关通缉!”

    采访时间:2010年8月30日15时-18时

    采访地点:北京古玩城藏珍阁

    受访人:李广琪,著名仿古陶瓷艺术家、电视连续剧《雾里看花》文物总监。

    特长:高仿明清两代外销瓷器,曾因出口自己仿制的明清两代外销瓷,被疑作“走私珍贵文物”嫌疑人,受到海关通缉,逃亡一年之久。他在上世纪仿制出口的“明清外销瓷”,近年经常被国人从海外市场高价回购、上拍。

    吴树:李先生,早就听过您在仿古陶瓷领域里的大名。景德镇一些高仿者多半隐居乡村,而您却“大隐于市”,公然在北京古玩城开店……

    李广琪:哈哈,那是因为我心中坦荡,“制假”不卖假。至于别人拿我的产品去拍卖、去骗人,那不是我的错!

    吴树:能给我讲讲高仿瓷的一些事情吗?

    李广琪:高仿瓷自古就有,从晚清到民国更甚。包括中国陶瓷鉴定顶级权威、故宫耿宝昌先生的师傅孙瀛洲,早年都做过高仿艺术品,其中包括明清官窑器和外销瓷,当时做出来都是从琉璃厂销往欧美国家,挣了很多钱。

    没想到一个轮回60年过去了,孙瀛洲等老先生当年做的那些高仿明清官窑瓷器又重新被国人从国外拍卖公司、古董商那里给买回来了,而且连本带利花了数百倍的钱。据我所知,有一只几十公分的清早期大盘,那时候是1000大洋卖出去的,头些年被人花几百万人民币给拍回来了。

    现在我们文物市场上,包括拍卖公司的那些所谓回流的东西,相当一部分是当年从琉璃厂卖出去的仿品。这就应了那句老话,叫“父债子还”!当年我们蒙了那些洋鬼子的钱,现如今小洋鬼子反过来蒙我们的钱,一个轮回,笑话!所以我的儿子我不让他玩古玩,我的徒弟也不让他们涉足古玩,你学做新工艺品就是工艺品,别去沾古玩……

    吴树:(笑)免得也“父债子还”,遭报应是吧?

    李广琪:……其实,仿古瓷本来也是一个重要的艺术品门类,只是被人当成赝品去炒作才改变了艺术家的初衷。我非常反感XX电视台的《XX收藏》栏目,凡是新东西就“咣当”一声砸了。这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观众:老东西值钱,新艺术品不值钱!

    现在的媒体不宣传中国文化,盲目忽悠人们炒作古董,只要是老的就值钱,新东西不好,要砸。其实解放后,那些新艺术品为国家挣了不少外汇,一个鼻烟壶几毛钱、一个瓶子几块钱,那时候我们有多少东西可以出口赚外汇?就这个,有功之臣啊!

    吴树:我们还是来谈谈您自己的事儿吧!很多圈内人,包括孙学海、李宗扬两位老前辈也告诉我,您是仿造中国明清外销瓷的第一高手,是吗?

    李广琪:究竟第几我不敢说,我研究景德镇明清外销瓷器已经有10几个年头了,自1993年开始,我用了大量心血从国外购买有关资料和实物,花费了几十万资金。我开始研究这个东西的动因是什么?历史上,丝绸、茶叶、瓷器这三大产业是支撑中国经济的三角支柱。明清外销瓷器在世界各地的人群当中都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可以说比官窑瓷器的影响面大得多,我为什么不可以重抄老祖宗的旧业,一方面不让外销瓷的技艺失传,一方面赚点老外的钱?

    我自己做的东西,内销部分主要就在这里卖,开诚布公告诉收藏者我这官窑、这些外销瓷都是仿造的工艺品。有些藏家进来看了说,“您就别蒙人了,这明明是真东西,怎么就告诉人是假的呢?”不管人家怎么看、怎么说,我还是按照工艺品的价格收钱。我现在不缺钱花,我就是想传承外销瓷文化,绝不坑蒙拐骗!

    吴树:据我所知,您在景德镇有窑厂,就您这个十几平米的小店面能卖出去那么多东西?

    李广琪:我做外销瓷主要是销往国外,开始国内人不清楚,只知道我在做外销瓷,但没见我卖这些东西,都觉着奇怪,李广琪的高仿瓷哪儿去了?现在我可以公开这个秘密了,都卖到国外去了。开始销往新加坡等亚洲国家和美国,后来扩展到整个欧洲市场。

    吴树:您有没有算过一笔账?这么多年您制作的外销瓷,一共销出去多少?

    李广琪:我在欧美主要国家都有代理商,大概先后一共出口几十万件仿明清外销瓷。像这样一个20公分的仿乾隆粉彩盘子卖到80美金!

    吴树:呵,几万件东西加起来,您也是当年的“美元侯”啊!

    李广琪:那时候我第一个做,卖得可好呢!挣起钱来像流水一样!

    吴树:我在琉璃厂看到一位外商卖的明清外销瓷,跟你店里的这些东西十分相像。

    李广琪:他们是哪个国家的?

    吴树:是××国的。

    李广琪:(笑)那是我销售外销瓷最多的国家。但那一家有没有我卖出去的东西我不知道,我没去看过,不好妄下结论。

    吴树:您这个乾隆粉彩人物盘子多少钱一个?

    李广琪:几百块钱。

    吴树:跟那里的一只一模一样!我在那家老外的店里提出想买,他给我的优惠价还要两万多!

    李广琪:(笑)那当然,在我这里是仿古工艺品,在他们店里卖的就是乾隆本年的古董价格了!

其实我看到很多事情,都不点破。比方说,头些年我曾经花了三个月的功夫,做了一对仿乾隆粉彩大瓶,运到美国卖了6000美金。两年后,国内一家单位花了近百万人民币从另一个国家将这对瓶子买回来。我的徒弟发现后回来告诉我:“师父,您做的东西又回来了!”我去看了一眼,都不敢吭声,吓死我了!后来那家单位又将瓶子卖给了别人,卖了一百多万人民币……

    这能点破吗?不能啊!许多人以为自己的眼力好,花大价钱去国外乱买东西,其实许多所谓回流的外销瓷都是不同时期的仿品。

    吴树:像您现在这样,做仿品而不卖赝品,怎么挣钱啊?

    李广琪:有人进门就习惯性地问,“您这儿有没有老东西?”我说您看看吧,这里面就数我最老,其它都是工艺品!我做得非常到位,您可以买回去摆看、欣赏!价格不贵。

    还有人问,“您不卖老东西为什么这店名叫藏珍阁?”我开玩笑说,藏珍藏珍,“真”东西藏起来卖假的、卖复制品呗!哈哈……

    吴树:您这样说东西还卖得出去吗?

    李广琪:是啊,人家不信你的真话,撇下我几百、几千块钱的高仿品不要,到别人家去买几万、十几万块钱的“真品”。哪来的官窑真品?还是买了低仿品!没办法,做这一行生意,好的商人挣差价,坏的商人靠欺诈!

    吴树:您有没有统计过,您做的仿品,有多少被人当真品卖了?

    李广琪:这无法统计。反正是常有的事,年年都有,国外更多见。我有一个洋徒弟,他爸爸是美国华人收藏协会的会长。那年我烧制的一只青花玉壶春瓶摔断了头上一截儿,被他要去摆在美国的寄卖店里,给一位当地人看中了,认为是老东西,花两千美金买回去。两周后,那个美国人打电话给我徒弟,经鉴定你那只玉壶春瓶子是新仿品。徒弟说:“我没有告诉你那是什么时候的东西,我看不懂。您觉得是仿品就拿回来退钱呗!”

    又过了一周,那人没来退货,徒弟出于诚信打电话告诉他,那只“割头玉壶春瓶”有可能真是仿品,您赶快拿来退钱回去吧!您猜那人怎么讲?他说:“不退、不退了,我拿qu 大英博物馆鉴定,人家说是货真价实的元青花玉壶春瓶残件,付给我10几万英镑买去收藏了!”

    吴树:哈哈,您可得小心别成为外国人的文物公敌呀!

    李广琪:我的东西卖到外国去,运货单上写的就是仿古工艺品。人家非得当老东西买卖,那我也控制不住呀!不是吗?”

    吴树:您怎么看现在的中国文物市场?

    李广琪:中国文物市场现在就是一个金字塔型,从玩民窑到玩官窑、玩宫廷器、玩极品,当大家都爬上8888米的高度后,进入盲点,路在何方?无路可走了,没什么可玩的了!最后玩的不是挖坟掘墓就是造假作弊、坑蒙拐骗!我觉得我现在做仿古艺术瓷是在弘扬中国文化,是倒金字塔,由真品开始精细复制,逐步推广开,让越来越多的人学会欣赏中国古代文化、买中国的文化,而不是为了急功近利倒卖赚大钱。但是只要你的东西做得好,得到国内外客户的认可,钱也没少挣。这样的路我觉得会越走越宽!

    吴树:我很欣赏您这种境界,您不仅是个优秀的商人,听上去更像是一个非常有见地的文化人!您给《雾里看花》摄制组当文物总监,是不是也有您的文化目的?

    李广琪:是呀,我协助拍摄电视连续剧《雾里看花》,给他们当文物总监,帮助他们一起修改剧本,耗费了几年时间、大量精力,目的就是让更多人了解中国文物市场现状,看穿其中各种欺诈手段。在大家都昧着良心靠卖假货去赚黑钱的时候,你一个圈内人单刀单枪去挑战市场主流,去戳穿别人的骗术、敲别人的饭碗,压力的确很大。但是有时候一想啊,看不过去啊,这么乱的市场!

    吴树:您对中国文物鉴定业的情况怎么看?

    李广琪:总的不看好。目前中国鉴定业处于一种特别混乱的状态!首先是国家对专家队伍的业务水准、道德修养都没有标准、没有规范、没有监督。目前很多专家学者搞理论的多,没有多少实际经验。只要学历够了,工龄30年,研究员。20年,副研究员。这些人就会写文章,搁在市场上实战立刻就死。而像我们这些真正从文物市场的血与火中拼杀出来的人,不在体制之内,国家看不上眼,一个都不要。

    其次有些专家不是专业水平不够,而是道德水准差。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交钱就给证书,开一张证书两三千块钱。

    其实总体上说,鉴定中国文物当然我们国内的行家要比国外的专家要强,毕竟我们拥有大量的资料和实物。但是,我们国内的专家没有人家那么敬业、那么一股子钻劲。比方说,人家就一个官窑的款识,国外研究中国瓷器的专家都要列出大量的数据,做各方面的考证、比照,全方位研究,找出细微的差距作鉴别。而国内专家的研究就不可能这么细致。

    再一个,外国专家的专业性很强,分工很细,主攻什么就是哪方面的专家。不像我们国内的专家什么都懂,什么都懂不透,只要给钱,什么都敢认,研究瓷器的鉴定玉器,研究书画的敢去鉴定青铜器!

    吴树:在我们中国几大类文物当中,有哪些是可以准确鉴定的?哪些比较难鉴定?

    李广琪:不管是陶瓷器、玉器,还是金银器和青铜器,哪一行都有一些非常杰出的人才,为了做好文物复制品,他们可谓是呕心沥血。就如同我当年做高仿瓷一样,首先从源头找到乾隆时期的官窑瓷片,带到上海硅酸盐或北京历史博物馆去做科技测试,进行化学分子分析,取得各方面的数据,再按照机检出来的结果整理出配方。回景德镇后,再按照配方和泥。调好了、烧成瓷饼子再拿去上机检测,哪里不对又返回重配。如此反复多次,直到与乾隆本年的配方完全一致了才最后拉坯成器。

    吴树:您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就可以顺利通过机器测试了?

    李广琪:可以呀,我下功夫做的每一件东西都不怕您拿去做机器测试!

    吴树:可是这样做出来的高仿品成本也不会低吧?假若不当真东西卖,岂不会亏本吗?

李广琪:是啊,来回折腾,时间、精力、经费全耗进去了,如果不“杀猪”(卖假),不说亏本,利润也不会多。人家从我这里当工艺品几百、几千块钱低价买去,然后当真品拿去倒卖,甚至上拍,几十万、几百万成交!

    吴树:像这种能过机器检测关的,眼学专家就更没办法识别真假了?

    李广琪:怎么识别?全瞎了!从我这里出去的高仿品,有的被国内外大收藏家收藏,有的甚至被国内大博物馆收藏。给你讲个笑话吧,那年我从XX海关出口几十件外销瓷,被负责文物鉴定的专家断定为国家二三级文物,说我违法走私,并且发出通缉令。这事别人专家做过鉴定,你自己是百口莫辩、很难讲清楚。害得我东躲西藏,等风声消停以后才敢回家。躲过风头以后我告诉他们,我在景德镇开了工厂,专门复制明清两代外销瓷器,不相信我带你们去实地察看!(6-2)

    吴树(笑):你自己卖出去的东西你自己能认得出来吗?

    李广琪:我自己当然能识别呀!我自己造出来的儿子我能不认识吗?

    吴树:你仿造的艺术品,尽管你没有骗人,可是被别人当真品拿出去骗人,面对那些上当受骗者,您有什么办法让那他们避免上当受骗吗?

    李广琪(笑):我没有办法,只有一句话劝告那些搞收藏的朋友,别买古董了,喜欢它就当新东西买吧!

    吴树:据我所知,已经加入淘宝大军的人,是不会听您这种劝导的。解铃还需系铃人,难道就没有别的路子识别高仿品了?

    李广琪(摇头):我有一个朋友,是拿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顶尖级科学家,应该很聪明吧?人之杰啊!多年前就开始搞收藏,他家里除开我送给他的两个清代民窑青花罐子是真的,其它收了一屋子假货。我也真心想帮他呀,让他别买了,可是没用!空一段时间没去,又买了一大堆,屋子里到处摆满了,厕所房间到处都是。我让他老伴劝他,老伴也无可奈何,说:“反正买得都不贵,只要他开心就行!”我一想这样也行啊!所以我只有劝告那些搞收藏的朋友,实在好这一口,千万别买贵东西,往往贵东西高仿的多,更不靠谱!

    吴树:对于那些热衷艺术品投资的富豪藏家,您能给一点建议吗?

    李广琪:最好是别搞,万一要收藏,我建议这些人自己不懂,必须依靠信誉好、眼力好的艺术品经纪人,依靠他们为自己长眼。对于中产阶级和普通藏家,最好是别玩了,要作为投资一定会亏本,现在基本上没漏可捡!再不听劝告,只有上八宝山,谁都救不了!你想啊,如同上面讲的那位高级科学家,要论智力有多少人赶得上?可一搞收藏他就瞎了。好在他现在不买了,为什么?没地儿放了,送给别人都没人要!

    吴树:谢谢广琪老弟,泄漏了这么多“绝密档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llyymm 2013-02-26 23:25
    呵呵。。。五千年文化就不玩了行吗呵呵;360行五千年的底蕴一定真品比仿品多呵呵只是看精不精而已;不会欣赏美的人一辈子也教不会;就像吴冠中说的美学不是每个人都能学来的,建议别玩了是指不会玩的人没有美学能力的人退出为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