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雅昌专访】陈岩:要想做好书画鉴定,必须自己动笔

2已有 524 次阅读  2014-08-27 13:56   标签blank  outline  山水画  target  关山月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潘慧敏

导言:中国著名书画鉴定家、画家陈岩先生近期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举办了“大好河山”陈岩山水画全国巡展——深圳展。陈岩自幼喜爱绘画,四十余年文物工作中,饱览历代书画精品,与诸大师过从甚密,耳濡目染,受益良深。加之勤学苦练,潜心作画数十年从而形成了自身独有的绘画语汇与表现形式,创立了现代画坛上独树一帜的积彩山水画法。雅昌艺术网有幸在关山月美术馆采访了陈岩老师,他畅所欲言了自己的绘画创作与书画鉴定之间的关系。

  雅昌艺术网:陈老师您创作已有三十余年,为何钟爱积彩画法?

  陈岩:这种画法是真正体现大自然的美,是将红黄蓝等七色呈现在我们面前,并且从光学原理上源头来自阳光阳光照射以后形成了植物、动物各种颜色,大自然的环境本来就是我们,因为受到不同的限制、不同的想法的约束,或者是物质条件约束,不能这么画,这种画很复杂,色彩对比非常复杂。从色彩学来看,中国没有色彩学,是外国来的。我本来要写一本书,要说一说中国画。水墨这次我单画了一幅纯水墨,有纯净的美。那是一方面的,并不是不能画,但是大自然当中原生态的绿不喜欢吗?非得都画成黑色吗?在北方黑的时候是冬天,春天、夏天怎么办,这个环境就是这么呈现出来的,我们为何不真实地反映呢!

  雅昌艺术网:您在创作过程中强调“身临其境”,是不是经常自己到户外写生?

  陈岩:绝对要自家走出去,我经常外出写生。

  雅昌艺术网:陈老师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绘画创作?早期主要受哪位老师的影响?

  陈岩:我一直在画画,从1962年参加工作以后,学习书画鉴定,从那儿开始我就一直在画,没停过。要想做好书画鉴定,必须自己动笔,这是我的书里写的。我看过启功、徐邦达、谢稚柳、唐寅、程十发这些大家的作品,他们就是因为画得好,看东西也准。因为他们经常看,他们画得也好,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我注意到这个问题就不停地在画,没有停止过。当时不是为了画画,是为鉴定打基础,我周围都是大师级的画家,对于当一个画家想都不敢想,只是为了训练。毛主席说过‘要想辨别梨子的味道要亲口尝一尝就是这个道理’,因为画画不等于就是一为批评家。好比做食品批评或者做理论批评,包括做工业批评或者文艺批评,就得会写文章会画画,不见得这样。但要是会画和不会画还是有区别的,不画画的人看画的好坏、层次会不一样,我注意到这个问题就不停地画,老是画、一直在积累。

  雅昌艺术网:您提到书画收藏鉴定在这个时代没有权威,您觉得这个时代是因为时代的缘故产生不了权威,还是现在本身没有权威,还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环境,所以没有诚信才产生不了权威。

  陈岩:任何事情里头没有规则就成为乱世,你说这个没有规则,你说现在你看看贪污多少亿在贪污,有这么贪的吗?正因为没有规则,在这种情况下,有的规则就是潜规则,演艺界、金融圈、政治圈都有潜规则,这个规则下怎么权威呢?见不得人,权威是公开承认的,它是逐渐形成的,大家公认的才是权威,比起暗箱操作能见人吗?将来很多事要揭发出来,这里虽然谈的是一个书画问题,实际是不单单是书画问题。

  雅昌艺术网:虽然现在鉴定界这么多问题,您怎么看年轻一辈的鉴定家,如何让他们鉴定走上正道呢?

  陈岩:就我自己而言,高中毕业以后从事鉴定工作,那会儿根本谈不到权威问题。在逐渐的过程当中也掌握了知识,慢慢地形成一种专业,现在这些年轻人除了这些个投机倒把,还真练就了一帮火眼金睛,不是都在那儿瞎搞。他们本身是藏家,有这个眼力,我领教过,不都是胡闹,有些大的藏家,收藏的书画、瓷器各有所爱,就凭自己感觉在收藏,这是真有一大批这样的一些年轻人。早年,我们接触的毛主席周围几位大秘书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非常有学问,田家英、陈伯达他们喜欢收藏书画。那时他们只挣点儿工资,一幅郑板桥几十块钱,一幅对子十来块钱,一般两三块钱很便宜,但是买得起,当时他们就是这么一个状态。现在全民都在搞这个,发财发得快,今天买张齐白石画作三百万,明天一卖就两千万了。包括金融界的资金大量进入,他们一进入对市场不是一般的冲击。比方我手里有齐白石两千万,再炒就两个亿了,现在一幅对子十来块钱或者最开始一万块钱,启功的对子,我昨天听说香港卖好几百万,为什么炒?他们有意地炒作,这都不是正常现象,包括房地产一样,购买了一个区得地皮就开始炒,炒高价格了就放出去,这种市场很不规范。我们必须有自己的一套管理,这么下去以后是不行的,但是你们说的这个行业,任何一个行业有存在还有一个必然性,或者是非需要不可,不需要的时候想要存在也不可能。

 雅昌艺术网:目前在中国像您这样资历的鉴定家,很多都不做了。

  陈岩:不管别人做不做,反正我不做了。要是有朋友需要看,我只能说是参考,不做决定,我帮忙的时候从来不收人钱,现在收钱的很多。他们也劝我说您为什么不收钱呢,鉴定都按照比例收钱,我说收钱得负责,什么人都有。全民都要发财,好多的价值观,引导整个社会的健康不是这样的,都想投机取巧,这个不是作为社会的教育,不应该是这样。我周围好多干部自己就抱怨说,‘我干了一辈子也没挣二三百万块钱,自己家里的老婆买套房子,卖套房子一下挣了好几百万,价值观都这样了,社会的价值观扭曲了。这钱怎么来炒的,都是老百姓的钱。

  雅昌艺术网:在这样一种比较混乱,没有规则的情况下,如果是真的热爱收藏的人怎么去进入这个市场?

  陈岩:一真正要懂的两个方面,懂得真假,懂得市场。比如说我的单位,那是国家单位,我们有目的地收集这些流散文物,现在全方面进入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本身就定义,只能打造一个平台。我们做生意,政府什么都不能干涉,现在我们国家出问题就是干涉,他去找你去了,一找你就行贿、受贿,人情关系不能解决的都解决了,耕地也给了,盖房子就给变了,为什么多少个亿的贪污,就是这个关系。

  我喜欢画、陶瓷,但喜欢与懂不懂是有关联的,是让人家给你买的还是你自己买的,这个很复杂。有人拿耳朵买东西,听人家说,有的人拿眼睛买东西,自己看,所以玩收藏懂得文物、懂得真假,不见得懂它的规矩,你懂得规律又懂真假,记性就很好,单纯地是喜欢。我有时候也是劝说大家,有条件的买一些文物,书画的确是好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精神调节剂,不是用来发财。“文革”的时候谁家有文物跟****似的,我老婆就觉得是文物不敢烧,搁在水里头,害怕,家里抄出四旧一个是交,一个是挨揍,但是文化大革命过去剩下的东西更值钱,所以家里存点儿文物,一个是文化修养,一个是有一些发生困难了,总有一些保留,别的地方没有这个东西。我说的全民搞这个不是坏事,但是要正确,不是单纯为了炒来炒去的,确实是喜欢。自己喜欢便可从中得到教育,整个提高国民素质,所以我们现在中国的驴友到国外让人讨厌,因为没有教养,我说不要紧,中国人有钱了,这是第一步,慢慢就有教养了。他们都看着中国人富、阔了、发财了,不顺眼,有这个方面的因素,所以说对对于收藏不是坏事,就跟唱歌一样,大伙儿唱歌有什么不好,正确方面引导,日子好过了,不要胡作非为,要有各方面管理。

  雅昌艺术网:您接触了很多老一辈的收藏家、鉴定家能不能举一个例子,比如说什么样的态度正确地对待文物的态度。

  陈岩:严格地讲收藏是不来回捣腾,买了卖了就不是收藏家,是倒卖,这叫古董贩子,文物贩子,真正收藏家不会折腾的,只能淘汰买错的、不喜欢的,逐渐地积累。这个很简单。但是作为一个自己爱好,不用太严格,我喜欢又买了玩儿,我喜欢吃了多点儿买肉、鱼有什么关系,这个文物是精神食粮。现在最麻烦的是演一出戏就是大明星了,唱歌就是大慈善家了,吵闹不是这么回事了,要有一个积累过程,有没有基本的积累,社会混乱不是一方面,全方面,因为女孩子结婚要买房子,咱们国家都奇怪到这种现象,刚结婚就要买房子,农村要娶个媳妇得买十万块以上的汽车,不是房子的问题了,要求没关系,是不是太过于现实。

  雅昌艺术网:陈老师刚刚您也提到现在造假技术越来越高明,在您看来我们现在的鉴定的技术发展是不是要落后于造假技术?

  陈岩:有点儿,跟不上。很普遍的东西,我自己都害怕,稍微一疏忽可能会出差错。瓷器现在造假,瓷器造假包括年代造假都是很容易的,旧的瓷器粉碎了再烧就可以了。你说什么成份,化学到几点都是一样的,书画相对是印不印的问题,经常介入,很多方法是你想不到的。用30多吨的豆腐干压了以后变成象牙,还有压纹,玉器把石粉粘合以后变成石料,电视介绍的很多了。可是我接触那些年轻人这方面很精到的,会担心有没有鉴定?不会的。

  雅昌艺术网:您有没有想过有可能以后您的画可能也会被人造假,您会不会从现在开始进行一些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或者在自己画作里边设置一些不为人知的一个小机关什么的?您自己做这方面的保护工作了?

  陈岩:现在已经在做了。做这个方案,植入基因。在你的画某一个地方取出一点来,纳入电脑,成份就存在了,谁也会不知道,知识产权他们在搞这些东西。这个东西说起来因为什么呢?是陆续的,你从我这儿没有问题,唐宋元明清那么多,也是一个大问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