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地主

已有 982 次阅读  2014-08-10 23:51   标签black  style  地主 

 

最近,留意到两个大学问家谈地主问题。

一个是梁漱溟,他在《这个世界会好吗》里面说,中国太大了,据我了解,地主和农民这个问题,很不相同。有的地方农民和地主是两个阶级,有的地方完全不是。梁漱溟三十年代在邹平搞乡村建设,他发现,邹平的农民几乎每个人都有少量土地,有的人替土地多的人耕种,但关系很平等,耕种之后按比例分成,交租的时候,地主要请替他种地的人吃饭,给他敬酒。

还有一个人是余英时。他在《我的治学经历》里说,1937年抗战爆发,他7岁被送回老家,在安徽潜山一个叫官庄的村子住了9年。他说,这段经历对很重要,他知道了中国社会的很多事情,例如拿阶级斗争来解释乡间的宗法社会,往往解释不通。他说地主压迫农民的事情,在官庄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有的农民是长辈,虽然他给你种地,但你照样要给他磕头,要尊重他。

    可是,有一种东西从小就在我们心里埋下了种子,那就是对地主的仇恨。

不是我们要仇恨地主,是无数的歌曲、电影、故事、连环画教会我们仇恨地主。

有一首歌,《听妈妈讲过去的事情》,开头几句,旋律缓慢,抒情;唱着唱着,曲调变了,短促、悲愤、激昂,妈妈开始声声控诉,控诉万恶的地主。从阶级教育的角度讲,这个歌曲是成功的,妈妈讲过去的故事,小孩听起来会特别入脑入心。

这类歌曲有一大批,当时家喻户晓,有的现在都还在唱。当孩子们一起唱这些歌的时候,无意中造成了一个假象,假设大家都有共同的家庭出身,共同的阶级仇恨。事实上当然不是这样的,在班上,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同学家庭里并不是贫苦出身,但是, 通过唱歌,大家能得到认同感。就算是出身不好的同学,在唱歌的过程中,也能暂时体验到都是自己的人的感觉。

除了唱歌,还有电影《白毛女》呢,还有动画片《半夜鸡叫》呢,总之,在那个时候,对一个孩子来说,不恨地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地主的典型形象,又是那么容易辨识:头带瓜皮帽,长袍马褂,不是肥头大耳,就是尖嘴猴腮;不知道为什么,地主的太阳穴上,总是会贴一块膏药。

对地主仇恨归仇恨,但是跟我有限的生活经验对不上号,我见过的几个真正的地主和电影里、连环画里的地主反差太大,简直找不到一点点可以痛恨他们的理由,除了他们身上的地主标签之外。

    这个问题一直让我很纠结,这也是一个难以启齿,很难跟老师、同学讨论的问题,为什么面对一个具体地主的时候,就恨不起来呢?

《雷锋日记》写道,有一次和战友们在一起议论,觉得南方的地主要和善些,北方的地主要凶悍些;马上,雷锋就意识到,不对,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地主都是黑心肠。看雷锋日记的时候,这几句话当时让我很是震撼,难道地主还真有较好的地主和更坏的地主之分吗?

1979年开始,在中国延续了几十年的地主成分取消了,但地主这件事在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曾经产生的影响和疑惑,并不是一纸文件就能马上消除的。

地主这件事,今天为什么还要提到它呢?因为它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生动的生活现实,从来就不是用简单的概念就可以描述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