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说画二 ——“笔墨当(倘)随时代”

1已有 1088 次阅读  2013-02-13 22:08   标签    exactly  style 

说画二

——“笔墨当(倘)随时代”

 

拿到了我的《书画册》的部分朋友,给了一些意见。或是“高帽子”,不必“小人得志”;或是“凉水盆子”,也不必妄自菲薄。很正常,只要不是搅到人事里的,别说批评,批判更好,更珍贵,乐意请酒。

倒是一位画家朋友的 “黄宾虹、林散之、卞雪松一路的画,大宗大派,天下多少人想进入都找不到门子,而你是衣钵正传,却去画林风眠、吴冠中一路的东西,实在叫人遗憾”, 这话使我不得不再说两句了。

一、“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

1、康熙三十九年1700某个夏日,60岁的石涛在跋画时写下了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淡,如汉魏六朝之句。然中古之画如初唐盛唐,雄浑壮丽。下古之画,如晚唐之句,虽清洒而渐渐薄矣。到元则如阮籍、王粲矣。倪黄辈如口诵陶潜之句,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恐无复佳矣。” 

2笔墨当随时代这句话,被现代人用烂掉了,尤其是在“央美” 、“国美”那些大教授的嘴里。但我从来就没见过一个人能真的读懂这句话。

3、其中的“当”字,应解为倘(tǎng、假使。

4、完整句:“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可以祥译为:笔墨(国画)如果能够随着时代风尚的变化而变化,(那么它就能够)(以魏晋风骨、盛唐法度为代表的)文章、诗歌那样地因时而变了(就能流传千古了)(而不是像倪瓒、黄公望的画那样,如洁癖的女人不停地洗澡、把已经烧开了的白开水再不停地烧开,无休止的同义反复、无病呻吟了)

5、这句话的主题是论国画技术,而不是论表现对象。简单地说是论“怎样画”,不是论“画什么”。

6、明眼人不难看出,石涛的这句话,是在与当时画坛的如日中天的“四王”的那股酸腐习气及其风气针锋相对。

二、民族性?时代性?

1、太师祖黄宾虹云:画有民族性,而无时代性;虽有时代改变外貌,而精神不移……”

2、国画,只有民族性,没有时代性。时代性与民族性两个问题,是不在同一个层次的。那种高喊着“既要民族性,也要时代性”的,都是靠嘴皮子混饭吃的“教授”,没一个是能画得好的主儿。

3、民族性到底是什么?见《说画一·传统方法即民族国粹》。没有中国书法线条的国画,历史上是传不下去的。

4、先生卞雪松云“画,要能画出自己内心里的趣味。你在画的时候,心里并不舒服,硬要去画,那画能好吗?”也就是可以这样说:我虽然是卞雪松弟子,但我如果强迫自己去画卞雪松一路的东西时,我就已经不是真正的、精神层面上的卞雪松弟子了。

三、梦境

1、梦境的东西很纯粹。一因潜意识时是宁静的;二因潜意识出现的东西是内心深处的。

2、梦境的东西,潜意识→浅意识→半意识→明意识→理性思考→技术技巧加偶然效果。

四、人瑞的六步

1、知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立徳,立功,立言。

2、一般来说,这六步,要60年。

3、人类社会几千年,也就老子李、亚里士多德、孔二丘、老佛陀几个人最明白人和人类是个射门东东。

4、书画家,必须是要有一定的思想。技术与思想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5、至于书画的价格与书画的价值,没正比联系。书画的价格,是商业;书画的价值,是文化。两回事。现在的那些书官、画官的几百万一张的字画,不要100年,擦屁股都会嫌硬。

 

顺祝各位网友新年全家幸福快乐。

 

2013/2/74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