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不是钱的事儿

2已有 407 次阅读  2017-07-11 10:53

有些日子没去潘家园旧书摊逛了。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正好赶上周六,是潘家园旧货市场开市的日子,决定前往,出门前顺手将一塑料袋塞进了兜里。

周末的潘家园人总是那么多,淘书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转了两个摊位,发现一本《中国诗歌美学》,肖驰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社出版。要价5元,还价3元,4元成交。接着往前走了几个摊儿,没甚入眼之书。接着走,到了下一个摊位,天哪!那不是任继愈著的《汉唐佛教思想论集》吗?它就静静的插在一排廉价的书籍之间,我拿起了它,而且品相极好。这本书我以前在潘家园其他的书摊上见到过,只是要价太高了,30元而且还不还价,没买。两周前,去灯市口中国书店,在书店的旧书区再遇此书,标价也是30元,看来大家对此书价值的认同是一致的。这些年实体书店十分萎缩,旧书店就更不用说了。于是我抱着支持实体店、支持旧书行业的“崇高思想”买下了此书。还花了30元买下了另一本书,曹聚仁著的《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那天,60元买了两本旧书……。此刻,我拿着这本《汉唐佛教思想论集》,直觉告诉我,我那本一定是买贵了!真想,可又不忍心开口向摊主询价。“这本书多少钱?”终于忍不住,我问了一句,摊主看来我一眼,稍微迟疑了一下,说:“你给十块钱吧”。以我多年的买书旧书的经验,这本书8元拿下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得!什么也别说了,白扔了二十大毛,心里那叫一个堵!还是用那句“支持旧书业”的话来安慰和填平我那被损失所带来的虚空吧。其实,不是钱的事儿!

潘家园旧书摊分东、西两个区,每次我都是从西门进入西区的书摊。此时,我手里拿着那本《中国诗歌美学》,心里装着“支持旧书业”不怕自己受损的“损己利人”的精神,向东区的书摊走去……

东区是一条直直的、东西走向、不宽的小路,两边是书摊儿,给行人走的路很有限。没走几步就听到一个女人的阵吆喝声:“甩货啦!5块钱一本!随便挑……”5块钱一本在潘家园不算最便宜的,最便宜的地摊价是2块钱一本,如果你有时间和耐心,在书堆里翻来翻去常常会有意外惊喜。我顺着女人的吆喝声走了过去,只见她正在从她身后的铁皮书柜里往外扔书,一边仍一边大声吆喝着,吆喝声引来了不少人,我挤了进去,地上是一堆文史哲类的旧书,几本三联书店出版社八十年代出版的《中国哲学》很显眼,我拿起一本翻着,里面有几乎中国当代所有顶级的大家写的文章,如梁漱溟、张岱年、任继愈等等。我心中窃喜,准备全部拿下,旁边的一位先生把手中一本《中国哲学》放到了书堆上说:“可惜,不全啊!”我这才发现《中国哲学》是一套系列丛书,只有第一、三、四、五、六、八、十、十一辑,其中第六辑还有装订错误。这套系列丛书到底有多少辑,我至今也没查到。不管这些了,缺的再慢慢配吧,拿到这几本后,又以淘金的心态继续翻着,一本中华书局1963年版的《中国历代哲学文选》宋元明编;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哲学辞典—中国哲学史卷》;中华书局的《中国哲学史教学资料选辑》下;中华书局的《魏晋南北朝佛教论丛》;山西人民出版社的《念旧企新——任继愈自述》;社会科学出版社的《四书集注简论》,我简直无法掩饰内心的喜乐,刚刚在西区的那份堵心,被遇到的这些喜爱的书冲的无影无踪了,继续翻……!老子曰过:福兮祸之所伏;俗话说:乐极生悲。我虽然没有翻到“祸”,却又翻到一本让我“生悲”的书,那本让我在中国书店花了30元买的《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在这才仅仅5元,刚刚疏通的心立马儿又被堵上了!其实,不是钱的事儿……!其实,就是钱的事儿!60元在中国书店买两本书,在潘家园最多只需15元。省下的45元我在潘家园……就今儿,在这个书摊儿上,我能抱走9本书!看着眼前我淘的这一摞书,数了数共14本,正发愁怎么拿走时,忽然想起出门前我塞了个塑料袋在兜里,于是,结账,走人!

当你对某一事物产生了嗜好时,就会上瘾,而且会为其不惜金钱,却又常常斤斤计较。这种心理不会因为你是穷人还是富人而有所改变。想想真的很可笑,生活中的大手大脚不知浪费了多少个45元,却没有引发这许多的感受。说到底,真不是钱的事儿,是你所喜欢的事儿,对我,是书的事儿。当初花60元买两本书时,没有犹豫,虽然知道在潘家园肯定会便宜,但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碰到呢?因为喜欢书,因为想读,所以不愿等,所以不怕多花钱。这也是淘书的乐趣                        

                                                 2016530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