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探索“流动水墨画”的过程

2已有 123 次阅读  2019-03-27 09:36

探索流动水墨画过程

艰难探索

我探索流动水墨画的起因,是由地质学家李四光的一句话而开始的。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到一所学校去办事,在走廊里挂满了名人的画像与名言,当我看到李四光的名言:知识是重要的,但道路的重要性不亚于知识本身。时我茫然了……因为知识就是力量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而道路是什么?它为什么比知识还重要?我百思不得其解……

由于自已的个性喜欢刨根问底,追根溯源,所以从此以后,一有空,就琢磨道路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它与知识是什么关系?……虽然绞尽脑汁但也找不到正确答案,苦闷了好长时间。有一年夏天,我偶然见到一篇关于袁隆平的文章吸引了我——这篇文章的大意是:过去的权威理论认为,自花授粉植物没有杂种优势。但袁隆平认为这个理论没有试验根据,因为六十年代初他发现了一株优势非常强的水稻,他如获至宝,以为找到了一个特别优良的品种。第二年袁隆平把它种了下去观察,每天都望品种成龙,结果一抽穗之后,大失所望,穗子的高矮大小不一……失望之余袁隆平突然产生了灵感——“为什么会有分离呢?可见我选取的那一株水稻,是一个天然杂交水稻的第一代。这给我很大启发,所以我立志搞杂交水稻,方向对了,这非常重要。看到这里,我眼前一亮,袁隆平走培育杂交水稻之路,不正是道路的正确答案么!

我的思路也豁然开朗——如果说把人类的已知知识比喻成一个园的话,那园周就是权威理论,园周以外就是广阔地人类的未知领域。人类知识的积累过程,大致都是这样的:先以人类的已有知识为出发点,突破权威理论的束缚,在未知领域内找到一个新的知识点。实现这个知识点的过程就是——道路。

李四光所以说:知识是重要的,但道路的重要性不亚于知识本身。这句话正是告诉人们,光局限于学习已有知识,这远远是不够的,因为它只是在园内折腾,这对人类的知识发展没有什么作用。而只有在园外的未知领域内找到新的知识点,并克服重重困难取得成功时,才会对人类的知识发展作出贡献。

在中国画领域,当一位画家创新出一种新的画法以后,这种画法就和该画家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人们一看到这种画,就会想到该画家。一提起该画家,在人们的头脑中就会想到他的画。如: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潘天寿、王雪涛……他们的艺术水准都达到了人与画合的最高境界。

我国宋朝画家米芾说过:适目之事,看久即厌。郭熙也讲:人之耳目,喜新厌旧,天下同情也。他们说的中心意思是,从事于中国水墨画的人,必须创新。如果只是重复别人的艺术语言则会令人生厌。然而创新何其容易,因此水墨画家的苦闷,徘徊,思索就是常事。有一天,我在整理画案时,从一个抽屉里发现一个旧的电动剃须刀,装上电池一试,运转正常……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如果把水墨画笔装在电动剃须刀上,让它动起来作画会是什么样……”与其凭空想象,不如实际行动。我当即找来材料,自己动手,很快一只电动水墨画笔就制造出来了。从此就开始了漫长的水墨画创新实验之路……

 慎重定位

我们知道犹如语言一样,不是先有人制定好了一种语法,然后人们才学着说话;相反地,语法是从语言由简单到复杂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改进演变而成的,它是存在于语言本身中的。”——(沈尹默《书法漫谈》)。 流动水墨画也是如此,试验之初也不可能有什么框框,只有一个想法——画起来再说。就这样用我自制的电动水墨画笔在宣纸上一张接一张的勾、皴、柒、点……进行试验。

经过近二十年的实践,不敢说埋笔成冢,研铁如泥但用去的宣纸却不计其数,画也画了不少。但是对这些新画法的画如何定位?应当叫做什么画?却让我很费脑筋。一开始,想了几个名称,但是这些名称不是浮浅,就是有点表面化……后来经过全面地,系统的反复研究,我才逐步认清了流动水墨画的原理——当水在宣纸上流动渗化的过程中,适时的用特殊工具把墨加在水上,让墨随水的流动渗化而运动,当这个过程结束时,宣纸上就会展现出一种水墨流动的效果。于是我就把这种画法定位为——“流动水墨画

流动水墨画有一个独特的唯一性:它既不能临摹,也无法手工复制。我们知道,传统水墨画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它的技法非常丰富。归纳起来共有一勾、二皴、三染三大技法。我的流动水墨画在渲染这一技法中,使用了我自已独创的流动渲染之法,它的工艺流程是:先把水洒在纸上,让水在宣纸上流动、渗化,请注意这种流动、渗化的时间很短,也就二、三秒钟,然后你要适时的用动态绘画工具把墨加在水上,让水与墨在运动中调和。等这个过程结束,画面上就会形成水墨流动的效果,这就是流动渲染的画法。总之,传统渲染方法是把水与墨先调和,然后画在纸上。而流动渲染方法则是让水与墨在运动中调和。因此可以说流动水墨画为传统水墨画的发展注入新的内容,在中国水墨画的创新道路中迈出了勇于尝试的一步。

 走出新

从画家的角度来看,美术史更象是内涵丰富的车辙。这是因为无论多么伟大、天才地画家,他都有一个开蒙初学时。换言之,他都有一个蹈人之辙的阶段,蹈老师之辙,蹈自已心仪的前辈画家之辙。他要想独辟蹊径,形成自已的车辙,就必须摆正继承与创新的关系……

在八达岭长城景区,有一个很吸引人的景点——一段古代的车辙。当你看到在石板路上,看到一道道半尺深的车辙,那岁月悠悠的痕迹,确实使人感慨万分……在绘画领域,何赏不是如此呢?画家李可染说的好:人类文化的前进发展是接力赛。说的确切些就是车辙的接力赛,一些画家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在美术史上留下深深地车辙,而后来的画家又以最大的功力打进这些车辙,学习这些车辙……然后再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开辟出自已的车辙……特别是在近、现代绘画中,留下最深车辙的画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如何走出新?如何独辟蹊径?绘画的道路如何走?这些问题是每个画家毕生都必须认真面对的大问题。当然在一些实用美术领域,靠逻辑推理,靠理性思维就可以得出比较正确的答案。如以女装设计为例——当设计师研究过露肩装露背装露胸装露脐装的发展脉络以后……就可以靠逻辑推理,靠理性思维就可以得出下一步女装发展的必然趋势就是在露臀装上作文章了。(现在西方已经出现了露臀装

然而在绘画领域,靠逻辑推理,靠理性思维是得不出正确答案的。绘画领域中的推陈出新、走出新、独辟蹊径……则靠的是长期的艺术积累,靠的是你对量智性智的全面的认识与理解,靠的是灵感、顿悟……靠的是你长期坚持不懈的努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