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我看葛涛山水画

已有 1705 次阅读  2013-01-22 13:06   标签山水画  九发居士  葛涛  刘家科 

我看葛涛山水画

刘家科

读书之余,我喜欢看画。我看画的过程大略有渐次深入的五个阶段。第一是浏览,有如劳作间隙在林下湖畔闲走,随随便便看风景;进入第二个阶段就有了观赏,偶见美境佳构免不得要驻足赏玩;而第三个阶段便进入了阅读,不仅要读出画里的内涵,还要读出点画外的韵致。第四个阶段则要发问,看得多了,想得多了,想法也多了,就生出一些问题,我不由得要追问一些为什么?待步入第五个阶段我就开始寻找。寻找什么?寻找我心目中的好画家,寻找能解答我问题的优秀作品。

最近,我找到了青年画家葛涛,看到了葛涛的一批山水画。葛涛山水画让我一些思虑已久的问题找到了解答的路径。这大概有三个方面,我把这三个方面的问题归结为三层关系:

第一层关系:笔墨与造化。山水画家必有自己的一副山水笔墨,这副笔墨是从古人和现代的师傅那里学来的;山水画家又必须宗法造化,让造化浸润心田,用造化的神性改造自己学来的那副笔墨。笔墨与造化相互作用,渐入默契,才造就出优秀的山水画家。那么,笔墨与造化的关系需要建立在一个怎样的支点上呢?我从葛涛的山水画实践中发现了几个要素。其一是借造化的神性启悟笔墨。比如他“乘物游心”,从游历山川时人的呼应提携,悟到笔墨的“呼应提携”。(《东崂印象之六》);再如他数访一景,从数次就一景写生,悟出“突出奇构,虚化为之”方能显现“圣洁”之效。(《北海禅宗》)又如他“苦行观化”,“与自然风化得自然之机”,悟出“自然”之气要以笔墨求之(《苦行观化》)等等;诸如此类笔墨的顿悟皆由造化而来。其二是用忠实的笔墨追宗造化。他“三日一山,五日一水,对景以水墨写生”(《太行石板岩》);他把名诗禅语之韵融入笔墨,在毫端墨影中彰显造化精髓(《崂山四水》《崂山九水》);他苦求知音,借墨润笔,以“曲高”而和山水之韵(《知音》);他“费慢笨之功,穷追画理”,其笔墨之忠实足可让造化为之动容。其三是用独具个性的中国画程式把笔墨与造化熔于一炉。葛涛的画追神,追山水之神;葛涛的画脱形,以脱形山水营造纯粹之境;葛涛的画善用积墨,积墨成玉,把造化与心悟汇于玉的辉光之中;葛涛的画重韵,以韵传神,让读画人去想象画外之境。

第二层关系:天造与心造。有评论家说葛涛的山水画“境由心造”。的确,这是很中肯的评价。但我同时又看出了另一面:心由神造。这个神是造化之神,亦即自然山水的神性。我发现在葛涛身上,自然山水有四个层面:一是心中的山水。葛涛用山水养心。不论是依山听泉(《依山听泉》)、秋雨赏荷(《最爱秋雨赏秋荷》),也不论寒林觅句(《寒林觅句》)、深山拜石(《拜石图》),他都是把一颗心交给山水,让造化的乳汁哺育。二是胸中的山水。葛涛用山水培气。大雨倾盆,整日不停,由山妻撑伞,伞下作画(《骆驼峰》);烈日挥汗,几欲晕倒,苦行探道,泼墨崂山(《崂山一水》);狂风过境,风力十级,巨木拔根,仍能勉力成画;自然山水之气,确乎壮其胸怀。三是情中的山水。葛涛用山水寄情。静观风雷(《静观风雷起》)是情的蓄积,携杖寻诗(《携杖寻诗》)是情的浸润,观雪忘归(《东崂印象之五》)是情的净化,泼湿江南(《泼湿江南》)是情的倾泻。四是意中的山水。葛涛用山水炼意。越“人生风华”“复归禅境”,方得《无上清凉》;过岁月之隙,看尘埃落定,始见《故园遗梦》;读古人禅句,悟“淡然言说”,便有“远眺九水”(《远眺九水疗养院》);随夫子上山,看烟波钓叟,始得《东崂印象》......用山水养心是根本,用山水培气是基础,用山水寄情是文脉,用山水炼意是精髓。四者俱备,才算有心,而“境由心造”才算有了源头活水。

第三层关系:传统与当代。葛涛山水画呈现的中国传统人文精神和传统笔墨工力在青年画家中是不多见的。而我特别看重的则是葛涛山水画的当代审美特质。其突出者有三:一曰朦胧美。打开它的画作,我首先感触到的是满纸云烟,濛濛雨雾,若隐若现,若即若离。它激起我的想象和联想,把我引入一种空灵而迷幻的艺术境界。二曰沉静美。我看到画中崎岖的山径,婉转的溪水,看到屋舍俨然,人静如禅。让我走进画的境界,忘记世事的喧嚣,得到一种静谧的抚慰。三曰散淡美。那有意无意的笔触,那信手皴染的墨块,那漫置山中的亭阁,那自然茂密的林木,都让我进入慢节奏、慢曲调、慢步履、慢思索,感受着一种久违的慢生活气息。

我想,当今已进入高清时代,一切都分毫毕现,一切都真切得无以复加,恨不得连空气的结构都要用肉眼分辨出来。人的视觉失去了空间,人的思维也失去了空间。这样的高清时代,人的内在审美需求应该是“朦胧”;当今又是喧嚣和浮躁的时代,似乎每个人都在为生存和利益而坐立不安,这样浮躁的背景下,人们内心的审美渴望应该是“沉静”。当今还是那种快生活时代,人们都在疲于奔命的赶生活,一切的一切都要求快,那么“慢”已经成为一种奢侈。因而“散淡”也应该成为当下人的审美需要。如此说来,葛涛山水画的朦胧、沉静和散淡就具有了时代内涵,就有了当代审美特质。

作为年轻画家,葛涛是坚定和清醒的,他既未因已有成就而自满,也未因好评叠加而飘浮,他依然费慢笨之功向着更高的人格更高的学养更高的笔墨标准而攀登。我也将一如既往地做我浏览、观赏、阅读、发问、寻找的山水画之旅,我希望积以时日,再找到葛涛能启我新思解我新疑的新的精品山水。

0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