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驻防海岛学游泳

5已有 185 次阅读  2019-02-22 21:00

              驻防海岛学游泳

                               赵 术 经

 我1961年当兵的时候,台海两岸的军事对抗日趋紧张。我们的军事训练,要求高,实施严,“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便是我们的训练口号。由于驻扎在海岛,四面为水包围,学会游泳是军事训练的重要课目,记得当时的训练计划中还有“武装泅渡”一项。

我们所在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山东省大钦岛边防派出所,是个不足10人的武装单位。到了夏天,全体干警就到东村东海岸进行游泳训练。东村东海岸上是清一色的鹅卵石,十分美观洁净,海边坡度很大,往海里走不到10步即可没过头顶,海水清澈透明,浅滩底部一览无余,是个训练游泳的好地方。为了防止溺水,岸边设有观察哨。

游泳训练从蛙泳开始,先卧在海边,身子浸在水中,双手撑岸,练习双足内收外蹬动作;进而在齐腰的水里,一人扶住另一人的腰部,训练手足动作配合。虽然在盛夏,天气炎热,但海水却仍然很凉,浸在水中没多久,个个便都嘴唇发紫,上牙磕着下牙直打哆嗦,浑身起满鸡皮疙瘩。听到指挥员一声“休息!”令下,我们便纷纷冲上岸来,迫不及待地趴在岸边的鹅卵石上。说来有趣,海水虽是凉的,岸上的鹅卵石却被太阳炙烤得发烫,岸上水下可谓冰火两重天,趴在热乎乎的鹅卵石上,太阳晒着后背,鹅卵石烙着胸腹,十分的舒服,待一会儿再翻个个儿,三翻两翻,冻紫的嘴唇便红润起来了,然后背着一圈一圈的红色烙印继续下海游泳。

游泳中,耳朵进水、呛几口海水都是习以为常的事儿,尤其是初学者。耳朵进水也无需慌,有经验的老兵会教我们,上岸之后揪着耳朵歪着头,哪一侧的耳朵进水,就用哪一侧的腿单跳,往往会很奏效。倒是呛了海水之后,轻了就咳一咳,吐一吐,若是呛得重了,咳几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能安慰自己,反正也吞下去了,权当享受海水的鲜味儿了,那咸涩的味道真的是能在口中回味上好几天。

海边玩耍很是容易“上色”,别说我们成日里在水里晒着,岸上烤着,几天之后,浑身上下便都被太阳镀成了古铜色。至秋风凉时,虽然武装泅渡未再学习,但战友们大都掌握了游泳要领,摘掉了旱鸭子的帽子。而我,不但学会了蛙泳,还掌握了自由泳和仰泳技能,因为在水里一个姿势时间长了,难免累得慌,换个姿势,仰卧在大海的怀抱,望着蓝天白云,看着海鸥展翅,时不时地蹬一脚,疲劳很快得到缓解,十分惬意。这期间,我还学得半拉潜水,潜不了多深,只两米左右。有时赶海,潜入海底看海草飘动,鱼儿漫游,海葵在一张一合,螃蟹立起双钳向你示威,鲍鱼静卧礁石……真的是好美!而且偶尔还有收获,有一次我竟逮到一只巴掌大的鲍鱼,当日就被我们打了牙祭。

   渔民几乎没有不会水的,这是他们的基本生存技能;军人常驻海岛,会水也是打仗必备的技能。学了这个本领,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1964年秋初的一个星期天,我到海边散步,在东村东海岸南头,只见一条小船孤零零停在水上,好奇心让我过去一探究竟。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条拉货的船,不知什么原因,货掉在了海里,他们正在潜水打捞。见状,我脱下衣服上前加入打捞的队伍,那天风平浪静,散落海底的鞋子清晰可见,水深不足两米,正好在我的“势力范围”以内。我深吸一口气,脚一蹬,头向下一拱,扒两把就到海底了,抓住几只鞋子,划转身来,憋足劲儿双脚用力一蹬海底,“呼”地就钻到海面。这样反复了不知多少次,累了就抓住船帮休息一下,或者采取仰泳躺在水面上,调匀呼吸,再钻入海底,直至落水货物全部捞完。此事后来不怎的让我们的领导知道了,给我评了个“学雷锋范”还到当时的烟台公安边防支队参加大会并发了言。

原本军人学游泳便是为了保家卫国,为民服务,这次我的游泳技能可算是用在点子上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