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是谁袭击了艺术家?

已有 1417 次阅读  2008-12-13 15:29

是谁袭击了艺术家?

 

 

11.8宋庄事件过后,99艺术网进行了几个当事机构和个人方面的采访,这个做法很客观,虽然这个事件"没有结束"的结束了。但在这个采访中,现任艺术促进会秘书长李学来,以及艺术促进会成立时任宋庄艺术促进会副会长和理事的栗宪庭先生的一番话,我想再不厌其烦的说几句。

他们搞作品,只要通过审查,我们还能维护一下秩序。”(李学来语)

     我个人觉得,李的言论很“中肯”和“坦率”,他说出了我们这个国家的言论自由和艺术自由的现实状况,这个状况那里都客观存在着!小堡村委会是国家机构的基层部分,艺术促进会是隶属宋庄镇的民间机构。他们非常明白的领会着我们国家的文化政策,不通过审查,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包括黑社会式的袭击。

只要通过审查,我们还能维护一下秩序”(李学来)。

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若通过他们的审查,秩序就有保障,歹徒就不来骚扰。这至少说明,歹徒是他们(艺术促进会)可以控制的。先不讨论小堡是不是他们家,就类似于你到他家未经他同意,有狗来咬了你他不负责任,因为狗不是他放的。如果是通过他同意的,他可以不让狗出来。狗万一冲出来,他也可以控制,不让它咬人。

而且,问题的焦点正是我们艺术家所追究的审查”问题。根据这个论调,即便你要审查,审查也不如从前了,连“审查制度”都没有了,而是黑社会化了。

事件发生时我不在场,动手的也不是大队的人。不过这事在宋庄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我已经处理了不少这样的事情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在小堡村搞行为艺术没跟我们打招呼,想怎么搞就怎么搞,这怎么行。没这个规矩。”(李学来语)

     

     首先,这段话的说明动手”的不是大队的人,但他又回避了到底是谁。同时又在警告和威胁: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们在小堡村搞行为艺术没跟我们打招呼,想怎么搞就怎么搞,这怎么行。没这个规矩(李学来)。这种警告意味深远。按他的意思说,除国家之外,小堡是个家庭,他们是家长。先不讨论这个话的无知程度,你们制定一个“家规”出来看看。但这个“家规”在11月8号前是没有的,后来制定了一个,严重违反了《宪法》。

     

     并且他说他我已经处理了不少这样的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指什么事情?11.8袭击这样的事情吗?怎么处理的?也是黑社会方式?而且几乎天天发生”。不过我感觉他说的可能是审查作品的事情几乎天天发生,这可能是事实。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当然这也符合中国国情”。我的毛骨悚然有点造作了。

李学来表示要建立场地提供给行为艺术,我个人很支持他这个做法。但我认为,我们的抗争不是场地问题,而是中国的审查制度、言论及表达自由的问题。如果我们做艺术愿意接受审查,场地对我们来说早就不是问题了。

 

 

 

99艺术网采访了栗宪庭先生:

    99艺术网:参与干预行为艺术家活动的是哪些人您知道吗?

    栗宪庭:都是不同地方的负责人,他们是分片的,每一个片是一个公司在管,就是村里面的公司。

     “都是不同地方的负责人”。多么恐怖的负责人!是黑社会的负责人吧。

     他说的公司”让我非常不能理解,公司有执法权吗?我想在这里问一下栗先生,凭着正义的立场,您能告诉我们这些受害艺术家们是那个公司吗?什么名称?我们得不到警方任何答复,总可以知道是谁所为吧。     

     

     11月8日当天,警方说是村委会指使的。那谁说的对?

     

     栗宪庭很肯定的说:

不是李学来,是他们下面管那片艺术区的人出来干涉的。

在这里,又变成“他们下面管那片艺术区的人”。这些人是谁?既然是“他们下面

”那就应该由他们(艺术促进会)这个“上面”来负责吧。

栗先生一边搪塞,一边又怎么能对应你所公然表达的态度呢:

我表明了我的态度,就是户枢不蠹,流水不腐,一定要给艺术家自由。宋庄艺术家村落之所以能形成,就是因为他自由,才逐渐地聚集了这么多人。”(栗宪庭)

 连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还在说宋庄是自由的,你一直以来所说的“自由”是不是要重新考虑?是艺术界领会错误了罢。

      当然,我本人无意于来做私家侦探,知道真相和得到一个结果于我们的文化理想无补。但我遗憾这样踢来踢去的态度。

      到底是谁袭击了艺术家?

      在中国的这样芜杂的状况,这样的一个艺术界。我看,或许是这些艺术家“自己袭击了自己”罢了。      

                                                   

                                  王楚禹2008年12月13日

 

 

另外:

我要在这里校正栗宪庭先生在采访开始的那段话:

还有一次王××在网上说,他要在里面做行为,我不置可否,我说:这里面有一个展览,你可以在外边做,你在别人的展览里面做艺术行为,不合适,你可以在另外一个场合做。其实我当时就是拒绝了"(栗宪庭)
99网证实,这段在采访里,栗提到的王XX指王楚禹)

有必要在这里澄清栗宪庭这段话的错误:
1 本人从未在网上提过这样的要求或言论
2 我在<我们为什么退出宋庄制造展览>,这篇文章在网络里流传。文章中只写了一句话:
我们打电话给宋庄美术馆负责人栗宪庭,想用宋庄美术馆,被婉言拒绝.(顾及到栗先生的难处,我将被他把断然拒绝的事实写成“婉言拒绝”)

3 当时的真实经过是这样的:
  2006年12月下旬,因为遭到宋庄艺术促进会方面的审查,艺术家们要退出"宋庄制造"展览,5、6个艺术家在我住处商量是否可以联系其它场地.将退出的作品继续展出.大家觉得宋庄美术馆是一个由公共税收建立的美术馆.不是某私人垄断的.当然,当时我对这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也不抱什么希望.试探的态度我拨了栗宪庭的电话,一个女人接的,她说栗老师在忙,她去问一下,半个小时后给我答复.我们等了半个小时后,这个女人回电话说,美术馆一个月内都有展览,不能用.我说门前广场能用一个下午吗?她回答说:不能.宋庄美术馆是公共资源,连门前广场也不能给我们使用,我很愤怒。调侃说:楼顶能用吗?她说不能.我说谢谢,挂掉电话. 这件事情让我明白不接受审查,是没有场地的,即使打招呼也不给你用。
这个事情的整个过程中我从未与栗宪庭直接通过话.栗宪庭所说的这段话是从那里演绎来的??
我从未听到栗宪庭说过可以在外面做的话。通过那个女人的传话来看,是断然拒绝的!包括"外面"场地都是断然拒绝!而不是栗宪庭现在说的"不置可否"
                                              

这个采访的详情请参见99艺术网页面:http://www.99ys.com/zt/SZH/songzhuang.html

                                 王楚禹2008年12月13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