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湘波:美术馆要善用社会资源

已有 763 次阅读  2013-12-21 17:47
陈湘波:美术馆要善用社会资源

    本报记者  高素娜

    陈湘波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1994年即参与了关山月美术馆的筹建,并于2008年开始担任馆长,在他主持美术馆工作的十多年间,关山月美术馆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关山月美术馆在建馆之初就开始探索从美术展览馆到美术博物馆的转型,随着时代的变化,美术馆的收藏、学术研究、审美教育功能不断得到了强化和发展。当前,我们明确地认识到美术馆是以收藏为基础、研究为龙头、展览为载体、以为市民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和审美教育为目的的公益性的文化服务机构。”陈湘波说,今后将要把关山月美术馆打造成为集展览、教育、文化、休闲、餐饮、画廊于一体的生活体验平台。

    美术馆更应是

    一座生活体验馆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场所?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馆不仅是观看展览的地方,它更应是一种生活体验馆,是城市文化创意的孵化器。关山月美术馆早在2007年初,就已经在全国率先向市民免费开放,但免费开放其实是很基本的服务,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发展和市民的需求。在我看来,美术馆的教育功能不同于学校的强制性,它更像一个超市,可以给市民们自由选择自己喜欢东西的空间。因此,它需要营造一种文化氛围,用展览带动文化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为此,关山月美术馆正在探索强化各种配套设施的可能性,比如增加一个开放的、专业的艺术图书阅览室供市民免费阅览;引进一家高端艺术类专业书店,销售艺术衍生产品和专业书籍,其中包括美术馆研发的特色纪念品;增设咖啡馆、茶馆这样的休闲场所。这些公共文化休闲服务的场所,将探索引进专业队伍进行管理,尽最大努力满足市民文化、休闲的要求。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要如何吸引公众并真正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中呢?

    陈湘波:美术馆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是个长期的、循序渐进的行为,我们不可能期望一夜之间公众就爱上美术馆。美术馆要吸引公众,使他们把看展当成日常生活的习惯,首先就要求我们能提供高品质的展览和良好的环境与服务。这些年我们都很注重展览的学术品质,注重学术性与普及性的结合,了解公众想看什么,让公众欣赏展品的同时也能读懂作品。在具体的展览中,我们会制作详细的作品背景说明,还定期安排专业人员与义工对展品进行讲解,此外,还会在每次展览时都设立观众意见本,给公众一个表达意见以及和我们沟通的渠道,通过这些措施拉近美术馆与公众的距离。

    通过社会服务购买

    进行公共教育的完善

    美术文化周刊:关山月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做的很有特色,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陈湘波:本馆在公共教育方面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专业人员指导与监督,充分发挥文化义工的作用”。我们是国内最早招募文化义工的美术馆,开始以学生为主,后来扩展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些义工来自不同的阶层和社区,使我们可以了解到不同阶层的需求,进而调整美术馆的公共服务方向,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同时,通过参加各种培训,文化义工不但成为美术馆的忠实粉丝,也成为了美术馆与普通观众之间沟通的桥梁。

    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人员应具备丰富的知识,但实际操作中,这样的人员总是不够。因此,自我馆拥有义工开始,就让他们协助专业人员开展公共教育。在义工服务的过程中,这支优秀的队伍也逐渐成为了我馆公共教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环节,一些公共教育品牌活动甚至还以文化义工为主导,我馆的专业人员只是全程进行指导和监督,以确保活动符合美术馆的方针和原则。如此,公共教育专业人员便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共教育活动的设计与计划上了。

    美术文化周刊:你在参与公共教育实践中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陈湘波:我感觉美术馆由于编制、资金等限制,很难满足社会需求,因此,需要整合社会资源来把美术馆做强,让更多人受益。我认为,“购买社会服务”是美术馆的发展趋势。我们的人和资金有限,想做的事情又多,可利用社会资源取长补短。目前我们的编制只有40人,很多好的展览项目都是通过社会招标实现的。通过几年的实践,目前已经把美术馆的很多基础服务剥离出去了,例如美术馆的布展、设计等,委托专业公司操作,一年的花费还不足30万元。这要比美术馆设立相关部门、招聘相关人员的成本低很多。

    美术文化周刊:你对美术馆的文化传播还有什么建议?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衍生品的开发也是文化传播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美术馆可以将藏品做成“高仿”或文化礼品,如通过丝巾、茶壶、U盘、笔记本等载体变成人们需要的文化产品,这对文化艺术的传播也很有意义。但这些仅靠美术馆自己的力量肯定不行,一定要有专业机构来参与,因为他们更了解市场。在这点上,我认为其实开发不是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销售。因此,全国的美术馆应该联合起来,相互合作,提供展示和销售不同艺术衍生品的平台,达成共赢的局面。

    名家馆应承担

    对名家作品的鉴定责任

    美术文化周刊:在全国美术馆的发展格局中间,名家馆应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呢?

    陈湘波:名家馆确实可以在全国美术馆中间发挥其独特作用,特别是一些小馆。目前我国各种类型的名家艺术馆、名家纪念馆大概有三四十家,文化部或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可以成立一个关于名家馆的研究基地或平台,指导他们在名家艺术研究、文献整理、数据库建设等方面如何做得更加完善和到位。同时,鉴于艺术市场赝品繁多的局面,管理机构也可以成立一个鉴定中心,使有能力、有学术深度的名家馆通过一定的规则、程序认定、专业人员配置等在艺术品鉴定方面发挥其专长,并逐渐形成相应的标准,建立比较科学的鉴定机制,这对于规范艺术品市场和文物鉴定行业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美术文化周刊:名家馆在城市建设中还可以发挥哪些功能呢?

    陈湘波:目前国内的名家馆有几种情况,一是艺术家亲属经营,政府支持;二是企业投资,艺术家捐献作品;三是政府投资。同时,有些名家馆可能只是挂名而没有藏品,也有一些可能有藏品但没有专业人员。所以,名家馆要想长远、健康地发展,应该形成联盟或彼此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同时,名家馆也要结合当地的美术资源和现实条件与当地的美术家、美术机构有所联系、有所研究和合作,在当地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促进政府投入。比如关山月美术馆一直都致力于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以关山月艺术与20世纪中后期中国美术研究和展示作为我们一个重要的品牌,另一方面就是对于当代设计艺术的研究和展示,这两方面是我们的主要学术方向。我们不仅将关山月美术馆定位成纪念馆,它同时也是一个城市的美术馆,我们很重视它与城市文化的关系。因此,我们从2003年开始对设计进行关注,并在去年承办了首届中国设计大奖赛,今年又将承办一个关于“中国设计30年”的文献展。关山月美术馆就是通过这些与所在城市相关的展览和活动,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陈湘波:美术馆要善用社会资源

    本报记者  高素娜

    陈湘波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1994年即参与了关山月美术馆的筹建,并于2008年开始担任馆长,在他主持美术馆工作的十多年间,关山月美术馆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关山月美术馆在建馆之初就开始探索从美术展览馆到美术博物馆的转型,随着时代的变化,美术馆的收藏、学术研究、审美教育功能不断得到了强化和发展。当前,我们明确地认识到美术馆是以收藏为基础、研究为龙头、展览为载体、以为市民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和审美教育为目的的公益性的文化服务机构。”陈湘波说,今后将要把关山月美术馆打造成为集展览、教育、文化、休闲、餐饮、画廊于一体的生活体验平台。

    美术馆更应是

    一座生活体验馆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场所?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馆不仅是观看展览的地方,它更应是一种生活体验馆,是城市文化创意的孵化器。关山月美术馆早在2007年初,就已经在全国率先向市民免费开放,但免费开放其实是很基本的服务,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发展和市民的需求。在我看来,美术馆的教育功能不同于学校的强制性,它更像一个超市,可以给市民们自由选择自己喜欢东西的空间。因此,它需要营造一种文化氛围,用展览带动文化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为此,关山月美术馆正在探索强化各种配套设施的可能性,比如增加一个开放的、专业的艺术图书阅览室供市民免费阅览;引进一家高端艺术类专业书店,销售艺术衍生产品和专业书籍,其中包括美术馆研发的特色纪念品;增设咖啡馆、茶馆这样的休闲场所。这些公共文化休闲服务的场所,将探索引进专业队伍进行管理,尽最大努力满足市民文化、休闲的要求。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要如何吸引公众并真正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中呢?

    陈湘波:美术馆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是个长期的、循序渐进的行为,我们不可能期望一夜之间公众就爱上美术馆。美术馆要吸引公众,使他们把看展当成日常生活的习惯,首先就要求我们能提供高品质的展览和良好的环境与服务。这些年我们都很注重展览的学术品质,注重学术性与普及性的结合,了解公众想看什么,让公众欣赏展品的同时也能读懂作品。在具体的展览中,我们会制作详细的作品背景说明,还定期安排专业人员与义工对展品进行讲解,此外,还会在每次展览时都设立观众意见本,给公众一个表达意见以及和我们沟通的渠道,通过这些措施拉近美术馆与公众的距离。

    通过社会服务购买

    进行公共教育的完善

    美术文化周刊:关山月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做的很有特色,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陈湘波:本馆在公共教育方面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专业人员指导与监督,充分发挥文化义工的作用”。我们是国内最早招募文化义工的美术馆,开始以学生为主,后来扩展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些义工来自不同的阶层和社区,使我们可以了解到不同阶层的需求,进而调整美术馆的公共服务方向,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同时,通过参加各种培训,文化义工不但成为美术馆的忠实粉丝,也成为了美术馆与普通观众之间沟通的桥梁。

    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人员应具备丰富的知识,但实际操作中,这样的人员总是不够。因此,自我馆拥有义工开始,就让他们协助专业人员开展公共教育。在义工服务的过程中,这支优秀的队伍也逐渐成为了我馆公共教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环节,一些公共教育品牌活动甚至还以文化义工为主导,我馆的专业人员只是全程进行指导和监督,以确保活动符合美术馆的方针和原则。如此,公共教育专业人员便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共教育活动的设计与计划上了。

    美术文化周刊:你在参与公共教育实践中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陈湘波:我感觉美术馆由于编制、资金等限制,很难满足社会需求,因此,需要整合社会资源来把美术馆做强,让更多人受益。我认为,“购买社会服务”是美术馆的发展趋势。我们的人和资金有限,想做的事情又多,可利用社会资源取长补短。目前我们的编制只有40人,很多好的展览项目都是通过社会招标实现的。通过几年的实践,目前已经把美术馆的很多基础服务剥离出去了,例如美术馆的布展、设计等,委托专业公司操作,一年的花费还不足30万元。这要比美术馆设立相关部门、招聘相关人员的成本低很多。

    美术文化周刊:你对美术馆的文化传播还有什么建议?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衍生品的开发也是文化传播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美术馆可以将藏品做成“高仿”或文化礼品,如通过丝巾、茶壶、U盘、笔记本等载体变成人们需要的文化产品,这对文化艺术的传播也很有意义。但这些仅靠美术馆自己的力量肯定不行,一定要有专业机构来参与,因为他们更了解市场。在这点上,我认为其实开发不是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销售。因此,全国的美术馆应该联合起来,相互合作,提供展示和销售不同艺术衍生品的平台,达成共赢的局面。

    名家馆应承担

    对名家作品的鉴定责任

    美术文化周刊:在全国美术馆的发展格局中间,名家馆应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呢?

    陈湘波:名家馆确实可以在全国美术馆中间发挥其独特作用,特别是一些小馆。目前我国各种类型的名家艺术馆、名家纪念馆大概有三四十家,文化部或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可以成立一个关于名家馆的研究基地或平台,指导他们在名家艺术研究、文献整理、数据库建设等方面如何做得更加完善和到位。同时,鉴于艺术市场赝品繁多的局面,管理机构也可以成立一个鉴定中心,使有能力、有学术深度的名家馆通过一定的规则、程序认定、专业人员配置等在艺术品鉴定方面发挥其专长,并逐渐形成相应的标准,建立比较科学的鉴定机制,这对于规范艺术品市场和文物鉴定行业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美术文化周刊:名家馆在城市建设中还可以发挥哪些功能呢?

    陈湘波:目前国内的名家馆有几种情况,一是艺术家亲属经营,政府支持;二是企业投资,艺术家捐献作品;三是政府投资。同时,有些名家馆可能只是挂名而没有藏品,也有一些可能有藏品但没有专业人员。所以,名家馆要想长远、健康地发展,应该形成联盟或彼此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同时,名家馆也要结合当地的美术资源和现实条件与当地的美术家、美术机构有所联系、有所研究和合作,在当地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促进政府投入。比如关山月美术馆一直都致力于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以关山月艺术与20世纪中后期中国美术研究和展示作为我们一个重要的品牌,另一方面就是对于当代设计艺术的研究和展示,这两方面是我们的主要学术方向。我们不仅将关山月美术馆定位成纪念馆,它同时也是一个城市的美术馆,我们很重视它与城市文化的关系。因此,我们从2003年开始对设计进行关注,并在去年承办了首届中国设计大奖赛,今年又将承办一个关于“中国设计30年”的文献展。关山月美术馆就是通过这些与所在城市相关的展览和活动,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陈湘波:美术馆要善用社会资源

    本报记者  高素娜

    陈湘波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1994年即参与了关山月美术馆的筹建,并于2008年开始担任馆长,在他主持美术馆工作的十多年间,关山月美术馆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关山月美术馆在建馆之初就开始探索从美术展览馆到美术博物馆的转型,随着时代的变化,美术馆的收藏、学术研究、审美教育功能不断得到了强化和发展。当前,我们明确地认识到美术馆是以收藏为基础、研究为龙头、展览为载体、以为市民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和审美教育为目的的公益性的文化服务机构。”陈湘波说,今后将要把关山月美术馆打造成为集展览、教育、文化、休闲、餐饮、画廊于一体的生活体验平台。

    美术馆更应是

    一座生活体验馆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场所?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馆不仅是观看展览的地方,它更应是一种生活体验馆,是城市文化创意的孵化器。关山月美术馆早在2007年初,就已经在全国率先向市民免费开放,但免费开放其实是很基本的服务,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发展和市民的需求。在我看来,美术馆的教育功能不同于学校的强制性,它更像一个超市,可以给市民们自由选择自己喜欢东西的空间。因此,它需要营造一种文化氛围,用展览带动文化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为此,关山月美术馆正在探索强化各种配套设施的可能性,比如增加一个开放的、专业的艺术图书阅览室供市民免费阅览;引进一家高端艺术类专业书店,销售艺术衍生产品和专业书籍,其中包括美术馆研发的特色纪念品;增设咖啡馆、茶馆这样的休闲场所。这些公共文化休闲服务的场所,将探索引进专业队伍进行管理,尽最大努力满足市民文化、休闲的要求。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要如何吸引公众并真正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中呢?

    陈湘波:美术馆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是个长期的、循序渐进的行为,我们不可能期望一夜之间公众就爱上美术馆。美术馆要吸引公众,使他们把看展当成日常生活的习惯,首先就要求我们能提供高品质的展览和良好的环境与服务。这些年我们都很注重展览的学术品质,注重学术性与普及性的结合,了解公众想看什么,让公众欣赏展品的同时也能读懂作品。在具体的展览中,我们会制作详细的作品背景说明,还定期安排专业人员与义工对展品进行讲解,此外,还会在每次展览时都设立观众意见本,给公众一个表达意见以及和我们沟通的渠道,通过这些措施拉近美术馆与公众的距离。

    通过社会服务购买

    进行公共教育的完善

    美术文化周刊:关山月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做的很有特色,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陈湘波:本馆在公共教育方面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专业人员指导与监督,充分发挥文化义工的作用”。我们是国内最早招募文化义工的美术馆,开始以学生为主,后来扩展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些义工来自不同的阶层和社区,使我们可以了解到不同阶层的需求,进而调整美术馆的公共服务方向,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同时,通过参加各种培训,文化义工不但成为美术馆的忠实粉丝,也成为了美术馆与普通观众之间沟通的桥梁。

    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人员应具备丰富的知识,但实际操作中,这样的人员总是不够。因此,自我馆拥有义工开始,就让他们协助专业人员开展公共教育。在义工服务的过程中,这支优秀的队伍也逐渐成为了我馆公共教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环节,一些公共教育品牌活动甚至还以文化义工为主导,我馆的专业人员只是全程进行指导和监督,以确保活动符合美术馆的方针和原则。如此,公共教育专业人员便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共教育活动的设计与计划上了。

    美术文化周刊:你在参与公共教育实践中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陈湘波:我感觉美术馆由于编制、资金等限制,很难满足社会需求,因此,需要整合社会资源来把美术馆做强,让更多人受益。我认为,“购买社会服务”是美术馆的发展趋势。我们的人和资金有限,想做的事情又多,可利用社会资源取长补短。目前我们的编制只有40人,很多好的展览项目都是通过社会招标实现的。通过几年的实践,目前已经把美术馆的很多基础服务剥离出去了,例如美术馆的布展、设计等,委托专业公司操作,一年的花费还不足30万元。这要比美术馆设立相关部门、招聘相关人员的成本低很多。

    美术文化周刊:你对美术馆的文化传播还有什么建议?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衍生品的开发也是文化传播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美术馆可以将藏品做成“高仿”或文化礼品,如通过丝巾、茶壶、U盘、笔记本等载体变成人们需要的文化产品,这对文化艺术的传播也很有意义。但这些仅靠美术馆自己的力量肯定不行,一定要有专业机构来参与,因为他们更了解市场。在这点上,我认为其实开发不是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销售。因此,全国的美术馆应该联合起来,相互合作,提供展示和销售不同艺术衍生品的平台,达成共赢的局面。

    名家馆应承担

    对名家作品的鉴定责任

    美术文化周刊:在全国美术馆的发展格局中间,名家馆应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呢?

    陈湘波:名家馆确实可以在全国美术馆中间发挥其独特作用,特别是一些小馆。目前我国各种类型的名家艺术馆、名家纪念馆大概有三四十家,文化部或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可以成立一个关于名家馆的研究基地或平台,指导他们在名家艺术研究、文献整理、数据库建设等方面如何做得更加完善和到位。同时,鉴于艺术市场赝品繁多的局面,管理机构也可以成立一个鉴定中心,使有能力、有学术深度的名家馆通过一定的规则、程序认定、专业人员配置等在艺术品鉴定方面发挥其专长,并逐渐形成相应的标准,建立比较科学的鉴定机制,这对于规范艺术品市场和文物鉴定行业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美术文化周刊:名家馆在城市建设中还可以发挥哪些功能呢?

    陈湘波:目前国内的名家馆有几种情况,一是艺术家亲属经营,政府支持;二是企业投资,艺术家捐献作品;三是政府投资。同时,有些名家馆可能只是挂名而没有藏品,也有一些可能有藏品但没有专业人员。所以,名家馆要想长远、健康地发展,应该形成联盟或彼此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同时,名家馆也要结合当地的美术资源和现实条件与当地的美术家、美术机构有所联系、有所研究和合作,在当地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促进政府投入。比如关山月美术馆一直都致力于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以关山月艺术与20世纪中后期中国美术研究和展示作为我们一个重要的品牌,另一方面就是对于当代设计艺术的研究和展示,这两方面是我们的主要学术方向。我们不仅将关山月美术馆定位成纪念馆,它同时也是一个城市的美术馆,我们很重视它与城市文化的关系。因此,我们从2003年开始对设计进行关注,并在去年承办了首届中国设计大奖赛,今年又将承办一个关于“中国设计30年”的文献展。关山月美术馆就是通过这些与所在城市相关的展览和活动,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陈湘波:美术馆要善用社会资源

    本报记者  高素娜

    陈湘波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1994年即参与了关山月美术馆的筹建,并于2008年开始担任馆长,在他主持美术馆工作的十多年间,关山月美术馆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关山月美术馆在建馆之初就开始探索从美术展览馆到美术博物馆的转型,随着时代的变化,美术馆的收藏、学术研究、审美教育功能不断得到了强化和发展。当前,我们明确地认识到美术馆是以收藏为基础、研究为龙头、展览为载体、以为市民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和审美教育为目的的公益性的文化服务机构。陈湘波说,今后将要把关山月美术馆打造成为集展览、教育、文化、休闲、餐饮、画廊于一体的生活体验平台。

    美术馆更应是

    一座生活体验馆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场所?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馆不仅是观看展览的地方,它更应是一种生活体验馆,是城市文化创意的孵化器。关山月美术馆早在2007年初,就已经在全国率先向市民免费开放,但免费开放其实是很基本的服务,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发展和市民的需求。在我看来,美术馆的教育功能不同于学校的强制性,它更像一个超市,可以给市民们自由选择自己喜欢东西的空间。因此,它需要营造一种文化氛围,用展览带动文化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为此,关山月美术馆正在探索强化各种配套设施的可能性,比如增加一个开放的、专业的艺术图书阅览室供市民免费阅览;引进一家高端艺术类专业书店,销售艺术衍生产品和专业书籍,其中包括美术馆研发的特色纪念品;增设咖啡馆、茶馆这样的休闲场所。这些公共文化休闲服务的场所,将探索引进专业队伍进行管理,尽最大努力满足市民文化、休闲的要求。

    美术文化周刊:美术馆要如何吸引公众并真正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中呢?

    陈湘波:美术馆进入公众的日常生活是个长期的、循序渐进的行为,我们不可能期望一夜之间公众就爱上美术馆。美术馆要吸引公众,使他们把看展当成日常生活的习惯,首先就要求我们能提供高品质的展览和良好的环境与服务。这些年我们都很注重展览的学术品质,注重学术性与普及性的结合,了解公众想看什么,让公众欣赏展品的同时也能读懂作品。在具体的展览中,我们会制作详细的作品背景说明,还定期安排专业人员与义工对展品进行讲解,此外,还会在每次展览时都设立观众意见本,给公众一个表达意见以及和我们沟通的渠道,通过这些措施拉近美术馆与公众的距离。

    通过社会服务购买

    进行公共教育的完善

    美术文化周刊:关山月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做的很有特色,能否简单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陈湘波:本馆在公共教育方面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专业人员指导与监督,充分发挥文化义工的作用。我们是国内最早招募文化义工的美术馆,开始以学生为主,后来扩展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些义工来自不同的阶层和社区,使我们可以了解到不同阶层的需求,进而调整美术馆的公共服务方向,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同时,通过参加各种培训,文化义工不但成为美术馆的忠实粉丝,也成为了美术馆与普通观众之间沟通的桥梁。

    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人员应具备丰富的知识,但实际操作中,这样的人员总是不够。因此,自我馆拥有义工开始,就让他们协助专业人员开展公共教育。在义工服务的过程中,这支优秀的队伍也逐渐成为了我馆公共教育系统中不可或缺的环节,一些公共教育品牌活动甚至还以文化义工为主导,我馆的专业人员只是全程进行指导和监督,以确保活动符合美术馆的方针和原则。如此,公共教育专业人员便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共教育活动的设计与计划上了。

    美术文化周刊:你在参与公共教育实践中的最大感受是什么?

    陈湘波:我感觉美术馆由于编制、资金等限制,很难满足社会需求,因此,需要整合社会资源来把美术馆做强,让更多人受益。我认为,购买社会服务是美术馆的发展趋势。我们的人和资金有限,想做的事情又多,可利用社会资源取长补短。目前我们的编制只有40人,很多好的展览项目都是通过社会招标实现的。通过几年的实践,目前已经把美术馆的很多基础服务剥离出去了,例如美术馆的布展、设计等,委托专业公司操作,一年的花费还不足30万元。这要比美术馆设立相关部门、招聘相关人员的成本低很多。

    美术文化周刊:你对美术馆的文化传播还有什么建议?

    陈湘波:我认为美术衍生品的开发也是文化传播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美术馆可以将藏品做成高仿或文化礼品,如通过丝巾、茶壶、U盘、笔记本等载体变成人们需要的文化产品,这对文化艺术的传播也很有意义。但这些仅靠美术馆自己的力量肯定不行,一定要有专业机构来参与,因为他们更了解市场。在这点上,我认为其实开发不是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销售。因此,全国的美术馆应该联合起来,相互合作,提供展示和销售不同艺术衍生品的平台,达成共赢的局面。

    名家馆应承担

    对名家作品的鉴定责任

    美术文化周刊:在全国美术馆的发展格局中间,名家馆应如何发挥自己的作用呢?

    陈湘波:名家馆确实可以在全国美术馆中间发挥其独特作用,特别是一些小馆。目前我国各种类型的名家艺术馆、名家纪念馆大概有三四十家,文化部或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可以成立一个关于名家馆的研究基地或平台,指导他们在名家艺术研究、文献整理、数据库建设等方面如何做得更加完善和到位。同时,鉴于艺术市场赝品繁多的局面,管理机构也可以成立一个鉴定中心,使有能力、有学术深度的名家馆通过一定的规则、程序认定、专业人员配置等在艺术品鉴定方面发挥其专长,并逐渐形成相应的标准,建立比较科学的鉴定机制,这对于规范艺术品市场和文物鉴定行业也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美术文化周刊:名家馆在城市建设中还可以发挥哪些功能呢?

    陈湘波:目前国内的名家馆有几种情况,一是艺术家亲属经营,政府支持;二是企业投资,艺术家捐献作品;三是政府投资。同时,有些名家馆可能只是挂名而没有藏品,也有一些可能有藏品但没有专业人员。所以,名家馆要想长远、健康地发展,应该形成联盟或彼此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同时,名家馆也要结合当地的美术资源和现实条件与当地的美术家、美术机构有所联系、有所研究和合作,在当地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促进政府投入。比如关山月美术馆一直都致力于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是以关山月艺术与20世纪中后期中国美术研究和展示作为我们一个重要的品牌,另一方面就是对于当代设计艺术的研究和展示,这两方面是我们的主要学术方向。我们不仅将关山月美术馆定位成纪念馆,它同时也是一个城市的美术馆,我们很重视它与城市文化的关系。因此,我们从2003年开始对设计进行关注,并在去年承办了首届中国设计大奖赛,今年又将承办一个关于中国设计30的文献展。关山月美术馆就是通过这些与所在城市相关的展览和活动,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