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莫斯科:一处风景两种风情——苏联老宅俯瞰

1已有 1700 次阅读  2012-05-14 14:50   标签莫斯科  原始森林  苏联  公园 

去年底,离开莫斯科时,曾日记如是——
“几近一个月时间,我却不知道自己身在城的边儿上。
这座靠近莫斯科大环,有702、214、97、211路公交途经的地点。
有学院站、佛拉基米尔站每日经过视线。
这座拥有11个原始森林公园的城市,即便是在城的中心,也会以为是在边缘上。
就说这些个站名,同车而雅宾斯克一样,经过一个站,便以为又来到了一个城......
虽在城市的边缘,却总觉得和我原来住的撒过宁卡斯泰罗2栋没什么区别。高楼俯瞰,有着一样的楼前广场;有着一样的二层老屋。以至于迷蒙中常错觉我还在撒过宁的卡斯泰罗。
有点怀旧,想卡斯泰罗了。在那里,无聊时我经常一个人俯瞰楼下,在这里还是。
想着,那座除了陈旧,没有任何特别的苏联老屋,看得久了,竟然有了四个季节的变幻,鲜活起来,有了思想。

这些,我都记在了我的随笔 ——《四季眼中的苏联老屋》中——
几年的光景,对于我,一如人生----
一个季节步入另外一个季节。这样的跨度,对于一个人是明确的。可对于楼下的那幢苏联老屋``````
季节的眼中,苏联时期,老屋是这个样子;俄罗斯的今天,老屋依然如此。
风物长宜放眼量。老屋什么时候老的?不知道.只知,我来那年老屋是这个样子,今天还是---

大工业痕迹,陈旧、班驳,开间广阔,
这就是几年中,我看着它老谋深算的样子,心理所有的感触。
我始终不知,这幢老屋的用场。灯,通宵地亮着,却少有人往。
这样的老屋,一定是老于世故的---
铅华散尽,归于老成。

(链接:四季眼中的苏联老屋(视觉记忆))
这就是卡斯泰罗的老屋给我的印象。歪歪斜斜,沧桑破败,一如曾经的苏联。
随着我的观望,老屋突然地有了历史感,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如今,在车而雅宾斯克街,星期天,为打发寂寥,我依然独守窗前,无目的地看着楼下,依然有类似的老屋,和我曾经的卡斯泰罗一样,这恐怕,就是我在边缘,却有所不知的缘由——
便想,生存的些许况味往往如此——只要你自我,以自我为中心,你相对地就是一个城。
如今,老屋已不再令我感动,我在看老屋前面的街区——绿色的植被,鲜艳的花朵,都因雪而消逝,
我在想:雪是画家笔下颜料,它能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原始如初。
繁华的季节过去了,它将是又一个繁华的萌发么?
时间恰好在年的岁末......

这是五个月前,我的日记,如今,我复又来到莫斯科这座城的边缘上,隔窗俯瞰——
一重别离,却已完全地两样风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