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钞氏兄弟心中的歌——《百年问道》

2已有 790 次阅读  2014-11-05 22:00   标签color  style 
钞氏兄弟心中的歌——《百年问道》
2014-08-20 周晓冰 西部陶艺杂志社

钞氏兄弟心中的歌——《百年问道》

周晓冰


(图为钞氏兄弟与其作品)


早些年,我在利川第四届韩国国际陶艺双年展上看到钞氏兄弟创作的《东方红》系列雕塑作品,我被兄弟两的奇思妙想的“选题”和精工雕琢的技艺震撼了,这种震撼感觉不仅仅是因为在异国他乡看到了那个曾经代表了一个时代标志的洛阳红色拖拉机,更多的是它唤起了我们对祖国的敬仰之情和震撼之后一种畅美的感受。作品描述了只有我们这代人才能够体会的文明的久远,生活的斑斓。作品给人以启迪,它本真,纯朴,庄严,有一种对皇天后土深切的情感。(周晓冰走访钞氏兄弟)

正如作者在他们的创作杂记中说的:艺术家应建立在严肃创作的基础上,具有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把生活符号转化成为艺术符号;选择典型事物,深化细节,关注社会,记忆过去,留下思考当代的作品。历经大半年封闭式创作的《百年问道》大型群雕即将完稿。这期间,我参观了两次制作现场,还与兄弟两个促膝交流。今天,仔细看了四个篇章的照片,同样是激动,感慨颇深;作品分明是一部交响音乐的四个乐章结构,它与传统的交响音乐构成大同小异.

第一乐章《苦难岁月》奏鸣曲式,低沉的管弦乐,慢板。

画面黑白颜色处理,则是对传统雕塑陶瓷色彩手法的大胆尝试和突破,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效果,更加突出作品的悲凉和沧桑。表现那个苦难岁月,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中国人正遭受列强的蹂躏和摧残,路途茫茫、举步维艰。

第二乐章《梦想启动》变奏曲式,快板。

进行曲在铜管乐队里展开意境,用写意和写实手法相结合,施以淡彩,我们称之为淡彩写意。作品突出那个时代典型的标志,身穿灰、绿军装、肩背为人民服务的黄挎包、胸带红袖章,他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写下了特殊的一笔。也许今天在我们看来那个年代的很多事情都很幼稚、很可笑,但这一切都是那个时代的典型特征,所以那是一个梦想启动的年代,不管梦想如何,都可称得上是一个熠熠生辉的时代。

第三乐章《希望之路》歌剧,中板。

手法相对写实,颜色相对鲜艳,像中国绘画中的工笔淡彩手法。这组作品有很多丰富多彩的人物形象,各类豪车、旅游车、房车、和动车等等,凸显时代大潮下的众生百像,有朝九晚五的工薪阶层、上班族、有跨海求学的洋学生、有刻苦钻研的土博士、有携手相伴的老夫妻、有追逐物欲的土豪大款和拜金女、也有高富帅白富美、有亲亲我我恩爱有加的小情侣、还有不得不舍家弃子,外出打工的农民工等等。构成了一幅中华万里江山、众生喧哗的多彩画卷。

第四乐章《太空》回旋曲式,快板。

表现博大的,高远的壮丽的场面。手法比较写实,色彩艳丽、用鎏金和重釉彩相结合,我们把它归纳为中国绘画中的工笔重彩效果。整个画面构成了一幅和谐、祥和、美好、温馨的太空大世界,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生活的地球真成了地球村,国与国之间、洲与洲之间、不再遥远,就像我们今天的邻里一样,可以自由交流、和谐相处。太空也许就像今天的城镇一样,很轻松的就过去了,这一切在今天看来,也许就像一场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在未来、在明天,或许都将变为现实……

我在钞氏兄弟的交响音乐——《百年问道》的实践中感悟到,他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新的雕塑语言,这个新的语言来自“生活”,其中“生”是在当代创作中的两层意思:一是生疏的“生”,未曾见过的新面孔;另外是“生命”的“生”,作品给人一种生机,体现时代的精神,表现了艺术家的历史责任感。

我反复欣赏这部史诗般的交响音乐,我更看到了兄弟俩拥抱着自己独特的艺术园地,守护着人们心灵的极地,我看见了他们正在做着那么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