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吴永强:旧梦依稀引丹青——霍嘉顺中国画《锦城旧梦》系列(人民日报2013-05-26)

11已有 3146 次阅读  2013-05-27 04:14   标签吴永强  人民日报  霍嘉顺  旧梦  丹青 

旧梦依稀引丹青

                                                                 ——霍嘉顺中国画《锦城旧梦》系列

吴永强

(来源:人民日报2013-05-26

 

                十家院坝(中国画) 霍嘉顺

霍嘉顺的中国画系列《锦城旧梦》,再现了画家心中的老成都印象。它们源自作者儿时的见闻,虽然纸墨犹新,却泛着旧梦的颜色。这是由个人记忆镌刻的一座城市的历史,与集体书写的编年史判然有别;这也是经孩子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把大时代的激动亢奋或痛楚悲伤统统留给了成人的记忆。如果我们在其中看到了恢弘,那只是一个孩子置身于自然时空中所感受到的天辽地阔,从中望不到历史车轮滚过时扬起的尘烟。但同时,仍然留下了属于成人世界的沧桑之慨。

霍嘉顺生于成都,长于成都。数十年游于斯钓于斯,对故土风物有着如数家珍般的熟悉。展开《锦城旧梦》系列,倘要一口气念完其中出现的老成都地名,纵然不必有说相声的功夫,也要令人望而生愁。可是,霍嘉顺却以寻梦之笔,让所有这些地方显露出昔日的质感,散发出过去的温度,重现了当时当地街坊四邻曾经鲜活的生息之态。我们可在其中过街市,穿里巷,寻陌问阡,思接千载。想当年,薛涛井边制诗笺,送仙桥上吕祖还。丞相祠堂,草堂诗庵。宽巷子中藏深宅,少城碑铭辨前朝。浣花溪,百花潭,皇汉绣庄,金河吊桥。农人赶脚早,学童嬉戏忙。雾锁清溪浣衣女,绿满阳春林荫街。锦官四合院,风过晾衣杆。十家院坝里,邻人谈笑欢。沿堤岸,溯流光。水痕起皱,烟波浩淼。隔河柳梢头,水边乌篷船。渔父撒网,罟师荡桨。瓦屋升烟,沙船起岸……此情此景,梦已不在,纵有千般感慨,亦难成言!

顺着画家的丹青所引,我们聆听光阴的故事,感通天地的妙理,以此应答着作品向我们提出的“人与物游”的要求。我们在画家怀旧的心曲中,谛听到一种沉郁顿挫的回声。因为画面中的梦境,那些记忆的细节,如今,都在高歌猛进的经济发展和破旧立新的城市拆迁运动中,被永久地改变了。但霍嘉顺并不是在为一个落后年代书写挽歌,而只是在以艺术的方式摸索个人的记忆。由于忠实于艺术,《锦城旧梦》画出了成都在过去岁月中所具有质感和呼吸;由于忠实于记忆,《锦城旧梦》不虚美,不隐恶,为这座城市提供了历史的见证,从而与延续城市文脉、保留文化记忆的时代主题不期而遇。

《锦城旧梦》所描绘的成都,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成都。那时,中国大地为落后和贫穷所困。可是,在一个孩子的世界中,即使再贫乏的岁月也有童趣,再苦闷的日子也能自得其乐。正是带着一双孩子的眼睛,霍嘉顺笔下的画卷超越了所有的宏大叙事,把传递在成人间的慷慨激昂阻挡在画面之外,使我们在这座城市中看到了日常生活的平实和丰富,也使老成都现出了其自在的肌理。如果说艺术的真谛在孩子的世界中得来全不费功夫,那么在这次寻找锦城旧梦的历程中,霍嘉顺便与其再次邂逅了。

然而,霍嘉顺终究是以一双中国画家的慧眼来探索旧梦的。他尤能以山水画的悟性来处理风俗画题材,故能以大观小,大气磅礴,不为细节所拘。其谋篇布白、措景写物,均不见斩刻雕镂之痕。他往往以宏阔的视野来经营位置,构成画面,近取其质,远观其势,在平远中透出深远,在深远中又把观者的视线带向高远。观其气象开阔处,荡胸生层云;品其精致缠绵处,盘桓不忍去。展开这组画卷,我们尤能觉察到北宋风俗画的遗韵。尽管它不像《清明上河图》那样,将一个城市的所有内容尽收一画,而是选取记忆的片段,以典型的场面,独立成章,但终不失大开大阖、仰观俯察之致,令人远而可观,近而可游,游而忘返。

霍嘉顺有着有漫长的从艺经历,却从未在现实生活中投师问门,认祖归宗,历史上所有的大师都是他的老师。古人讲“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中,得乎其下。”以大师为师,使霍嘉顺一开始就得以取法乎上,并超越门户之见,广受博取,采众家之长。他坚信六法中的“传移模写”之法,练就了极强的临古功力。通过日积月累的临摹,他对中国画的种种表现技法豁然贯通,勾、皴、点、擦与破墨、泼墨、落墨、没骨、泼彩皆能得心应手。他虽工写兼能,却特别擅长写意。即使在需要用工笔之时,也忘不了写意的情趣。在《锦城旧梦》系列中,人物的刻画、风物的描绘,林林总总,似工实写,不失逸笔之天放。然而,其逸笔所至,却并不失之粗简疏狂。我们看到,画中所有措景造型,既生动活泼,又紧贴对象的物理结构展开,不纯为传统中国画的造型方式了。由此可见,霍嘉顺不仅在中国画的师承上超越了门户之限,而且把西画之长融入国画的表现,整个地超越了中国画的门户。

《林泉高致》提出“三远”之说来概括山水画的透视,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高远、深远、平远。其实,照我读来,一个“远”字,实能贯穿郭熙绘画观的全部细节。在作为中国画独特透视法的“三远”之外,还应该有身远、心远、意远之“三远”。它们又恰恰是我从霍嘉顺的《锦城旧梦》系列中得到的至深感受。唯其身远,画家所以能踏遍老成都的大街小巷;唯其心远,画家所以能追梦其少小的时光;唯其意远,画家所以能使故土的风物消净人间的烦恼。郭熙写道:“欲夺其造化,则莫神于好,莫精于勤,而大于饱游饫看。历历罗列于胸中。”说出了画家之能致远的功夫所在——在霍嘉顺的艺术中,我们能找到其典型的见证。                                 

                                                                 作者 吴永强:艺术批评家,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峨嵋高桥小景(中国画) 霍嘉顺

 

本文发表于《人民日报》2013526日第12版。此为原稿;发表时有删节)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 吴永强 2013-05-27 12:03
  • panqiqun 2013-05-27 15:50
    再读好文章,又见好文彩!
  • 李国麟油画 2013-05-28 03:18
    成都是我们的家园,《锦城旧梦》画出了成都在过去岁月中所具有质感和呼吸。
  • junchuan_chen 2013-05-29 13:38
    拜读教授美文。
  • 谢云斌 2013-05-31 19:38
    拜读吴老师好文章!
  • 高维洲 2013-06-06 08:38
    吴兄好。好久不见。
  • 野风草堂主人 2013-06-06 09:04
  • 高维洲 2013-06-07 17:48
    六法中的传移模写,概括到底,不过一“气”,一个“写”。它作为创作论,其地位极髙。它包含了实在的气化层次。是法中之法。传;神思,迁想,移:物我共化。模:模仿,模式,写:绘画创作。写是气的外延,气是写之闪核。所以画之物像,即自像必须经物我共化,通过骨力用笔,以水施墨,点线成面,去完成艺术品之品质。一切的多维髙远,深远,平远方能体现。
  • 高维洲 2013-06-07 17:49
    吴永强:
    六法中的传移模写,概括到底,不过一“气”,一个“写”。它作为创作论,其地位极髙。它包含了实在的气化层次。是法中之法。传;神思,迁想,移:物我共化。模:模仿,模式,写:绘画创作。写是气的外延,气是写之闪核。所以画之物像,即自像必须经物我共化,通过骨力用笔,以水施墨,点线成面,去完成艺术品之品质。一切的多维髙远,深远,平远方能体现。
  • 高维洲 2013-06-07 17:49
    junchuan_chen: 拜读教授美文。
    六法中的传移模写,概括到底,不过一“气”,一个“写”。它作为创作论,其地位极髙。它包含了实在的气化层次。是法中之法。传;神思,迁想,移:物我共化。模:模仿,模式,写:绘画创作。写是气的外延,气是写之闪核。所以画之物像,即自像必须经物我共化,通过骨力用笔,以水施墨,点线成面,去完成艺术品之品质。一切的多维髙远,深远,平远方能体现。
  • 高维洲 2013-06-07 17:49
    panqiqun: 再读好文章,又见好文彩!
    六法中的传移模写,概括到底,不过一“气”,一个“写”。它作为创作论,其地位极髙。它包含了实在的气化层次。是法中之法。传;神思,迁想,移:物我共化。模:模仿,模式,写:绘画创作。写是气的外延,气是写之闪核。所以画之物像,即自像必须经物我共化,通过骨力用笔,以水施墨,点线成面,去完成艺术品之品质。一切的多维髙远,深远,平远方能体现。
  • 吴永强 2013-06-25 00:05
    高维洲: 六法中的传移模写,概括到底,不过一“气”,一个“写”。它作为创作论,其地位极髙。它包含了实在的气化层次。是法中之法。传;神思,迁想,移:物我共化。模:模仿,模式,写:绘画创作
    高先生好!
  • 高维洲 2013-06-25 06:58
    吴永强: 高先生好!
    您好。有机会见见。
  • 刘国寅 2013-07-21 22:58
  • 刘西藏 2013-09-03 23:50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