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楚寻欢的日志

楚寻欢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文/楚寻欢 在区区眼里,人生无处不艺术。 IT、金融、政治、商业、教育等等皆可成艺术,艺术圈伴随着人类文明永生,这就好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逃不逃都在圈内。譬如春秋末期的范蠡因有“三聚三散”——多牛逼的行为艺术而被后人奉为商圣,他成为了智慧与气格高超的化身,亦为商道(韩国电视剧《商道》主人公林尚沃
    3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他们抄袭过去式?中国有抽象吗?从意象与抽象来看中西绘画的和而不同|

    2019年4月14日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文章《中央美院副教授被曝作品涉嫌抄袭,校方已成立调查组》截图 文/楚寻欢 最近当代艺术圈潜伏多年的“抄袭”客被频频曝光,可谓拔出萝卜带出泥,对艺术的崇敬之情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如果说叶永青涉嫌的“抄袭”图式观念明显,但至少还能看到他或多或少地介入了某些中国元素的
    分类: 书画|14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卑微里藏着宏大——致高宏】 文/楚寻欢 画/高宏 四月的黎明 四月的兄弟 你从薄如蝉翼的故纸堆里 烟熏火燎地降临 带着未干的油彩席地而坐 水墨泛滥 万兽逃遁 你在飞天入地的春光里与自己博弈 直到诞下 另一个雌雄同体的你 填满心宽自在的注目 直到遇见 那个在清冷世界与你把酒言欢的人 热烈地
    分类: 书画|4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高宏:风回望亭一点青-纸本水墨-2018 【喜欢一朵花时就该装下过往】 文/楚寻欢 我们不期而遇 在阳光怀春之季 共赏一株襁褓中的骑士 于京郊阴郁不前的车轮中 明媚地撒娇 我反复想起 那群面孔朝后的遗民 手擎春药 进入喧嚣贫瘠的大地 倔强地媾和 喜欢一朵花时就该装下过往 我们依然生机沸腾 2019/3/12
  • 衲子:兰,纸本水墨-27×18cm-2019 (近作“瓶中兰”较之前同作苍润之外更见沉雄稳健) 文/楚寻欢 己亥之春,衲子2019近作展在京城琉璃厂亮相,95岁的黄老顽童(黄永玉)去看80岁的衲子画展。 黄老头见面便说:“大龙开画展我特高兴,当年‘万荷堂’三个字苗子(黄苗子)写了两遍,丁聪看了说:‘小孩写的’。”
    分类: 书画|2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戊戌有年,墨古堂主白岩峰以水墨为酒,浅斟低唱。干湿浓淡枯,酸甜苦辣咸,于黑白之间,尽得风流。如是:花鸟鱼虫纸上飞,陌路相逢谁相识?一点一滴悄然去,一枝一叶总关情。——楚寻欢 【图/白岩峰 文/楚寻欢】 1 一枝一叶乃天生,相逢相识皆是缘; 人间有情无挂碍,平凡之中得自在。 2 读懂
    分类: 书画|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叶永青代表作《鸟》,北京翰海2010秋拍“油画雕塑Ⅱ:中国当代艺术”专场25万落槌 文/楚寻欢 近日,艺术圈因为一个善画鸟的知名画家叶永青的一桩关于抄袭的“鸟事”引起轩然大波。 事件源起于比利时媒体HLN在2月19日发表了题为《中国人通过复制克勒伊斯贝尔亨艺术家克里斯蒂安·希尔文变得富有:“他甚至胆敢在布
    分类: 书画|47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

    “射墨”射出一个时代虚妄与荒诞的高潮

    (“射墨”横空出世,模仿者众) 十年射墨,一朝大火。打了假疫苗的“射墨”一脸无辜:原来那些步步为营,都是在给别人做嫁衣。 ——楚寻欢 文/楚寻欢 终于要写写“射墨”了! “一位留着浓密络腮胡子的男子,手持几根灌满墨汁的注射器,在一排靓丽姑娘手举的宣纸上动作夸张地射出一条条墨迹,美女羞
  • “化痛苦为快乐,小事情中不失大目标”这是我始终信奉的人生信条。 ——杨平飞 (琴语时光) 文/楚寻欢 夏日晨曦,经本心姐引荐,有幸拜访了一耕美术馆的女主人杨平飞。 一耕美术馆位于全世界最大的艺术家群落——北京宋庄,是一座由书画篆刻家陈一耕先生名字命名的私人美术馆。青灰色调的美术馆明亮挺拔,
    9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如果说音乐的解读是一种亵渎,文字的解读是一种虚妄,那么绘画的解读便是一种累赘。李明绘画,抽丝剥茧,定义命名如是:高境不言,看图说话,且为心声。——楚寻欢(独立艺评人) 李明 职业画家 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 1987年生于淄博 现居济南 个展:2009年“水痕墨迹”首次个人画展(山东师范大学美术馆) 2013
    分类: 书画|84 次阅读|没有评论
 50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