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沧海行舟,暗夜登山

已有 3437 次阅读  2010-12-03 00:17   标签登山  沧海  行舟 

 

 

沧海行舟,暗夜登山

 

 

 

11月中旬我和剧组一行十人进藏拍片子,尤其夜宿萨迦寺县城招待所,剧组里有三人高原反应强烈,其中甘苦,无法言表。张建林老师的工作态度很严谨,近乎虔诚,北寺废墟的拍戏记忆如在剧场里,依然历历在目。剧组的大、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张老师,一路上都喜欢和他坐同一个车,生怕漏掉藏学、佛学、考古学方面的知识,我与张老师朝夕相处的一周,被他的渊博的学术和高尚的人格深深打动,他是我心中的上师和精神上的父亲!张老师真有古人情怀。回到北京片子后期的合成和剪辑是巨大的工作量,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

 

 

 

尤其记得我们在萨迦县半夜里起来登山到尼姑庵去听早课的真切感受,远处有犬吠、人声、风声交织在一起,皓月当空让我想起了:“月朗星稀,朱雀南飞”的句子来。清晨尼姑庵里浓浓的酥油茶味道和早课诵经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我们很难分辨这种视觉、嗅觉、听觉混合的复杂感受。老尼们沉吟低唱、苍茫枯寂,如海潮之音绵延不绝。心灵的梵音真的可以穿越时间的暗河吗?那一刻犹如:沧海行舟,暗夜登山。

 

 

 

我今年成功突破4.0,奔5,0而去了。我的生日是和景活、海波、彭弢、春尧等朋友一起过的,很温暖,回到成都的记忆是那么的亲切,自从调离交大后十分想念成都的一切:仁厚街旧书铺、梨花街书市、文殊院茶坊、交大的十八楼工作室、还有成都的师友们……真是天堂的后花园记忆啊!虽然时空在不停改变,但思念却越来越强烈。回到重庆,我已近是一个“外地人”了,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唉!感觉又在读书了,人生真是荒诞,更是千回百转,辛辛苦苦又回到了解放前!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