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为什么很多艺术品市场分析只是“事后诸葛”? 》发表于《财富堂》2014-02

11已有 1115 次阅读  2014-02-18 17:05   标签艺术品  center  style  财富 

为什么很多艺术品市场分析只是“事后诸葛”?

刘晓丹

 

事后诸葛的口头禅是:“我早就知道一定会这样”。证券市场中不乏事后诸葛,特别是广泛露面于各类媒体的股评家,他们往往能在市场下跌后找到下跌的理由,在市场上涨后找到上涨的理由。艺术市场亦然。目前业内的艺术品市场分析可谓铺天盖地,在空间上大至一个艺术品类,中及一个艺术家群体,小至一件拍品;在时间上短至一位买家举牌的眼神,中及年度或拍季大势,长至几十上百年的市场沉浮。几乎所有的分析,都能在事后为发生的一切找到充分依据,似乎所有的分析者都“早知如此”。

在投资行为学中,事后诸葛被称作“后见之明偏好”。

后见之明偏好(Hindsight Bias)是指人们经常在不确定的结果出现后,把已经发生的事情视为必然,认为自己具有先知先觉能力。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曾做过一个有趣的调查:19871019日纽约股市发生大崩盘,几乎所有大公司的股票都狂跌30%,在美国政府积极救市、上市公司大规模回购之后,股市才逐渐回升。希勒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当天就知道什么时候会反弹吗?”有近半的交易者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而实际上当时的市场情绪混乱不堪。当他们被问及是什么让你认为知道何时会反弹”时,答案多是直觉内心想法等,很少提到美联储的干预等具体事实。

专业人士更容易因过度自信,成为事后诸葛。

人类倾向于从无序中看出规律,尤其从一大堆随机的经济数据中,推出所谓的规律。虽然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提供的大量统计证明,许多事件的发生完全是由于运气和偶然因素,但人们更愿意通过直觉,从一些数据的表面特征推断其内在规律。过度自信者往往会夸大自己预测的准确性,当他们所期望的结果确实发生时,尤甚。特别那些成功的专业人士,经常将成功归因于自己知识的准确性和杰出的个人能力,过度自信还会随着个人在任务中重要性的加大而增强,这让投资领域中的基金经理人、股评家、证券分析师都充满自信,总认为自己有能力跑赢大盘。

艺术品市场的分析者同样自信满满。胡懿勋的《也说艺术市场与艺术批评之关系》一文述及,在台湾地区,艺术品市场中有一类分析评论完全以市场交易记录、行情起伏为核心,多见诸实时性的报纸和杂志、电子、网络等媒体,撰文者除了院校学者,还包括市场从业人员、经纪人、策展人或独立操作的艺术品交易者。他们以市场价值为导向,从国际大环境分析到某场拍卖会的成交记录,畅谈实时的市场动向。因为与价格紧密相连,他们让一般读者受到相当程度的催眠。在大陆,因为艺术品市场发育较晚,专业人士的分析更被读者关注,特别是一些成功人士的预测性分析尤其被看重。

然而,市场分析对投资的指导意义可能相当有限。

美国《旧金山纪事报》曾做过一项大猩猩选股实验,让大猩猩向写有股票代码的纸板上投镖,从中选出5只股票组合,将其与《华尔街日报》8位知名分析师精心挑选的5只股票组合相比较,结果二者的收益率不相上下。1960年代初,经济学家尤金·法马(Eugene Fama)则在分析数十年的股市数据后提出,股市具有内在的随机性,分析师用来分析股市的各种工具和模型“纯粹是胡说八道”。至于国内,李清明在《股民必读》一书中说,股市上所有的规律都是事后总结出来的,如果股价运动真有明显规律可寻,股评家只需按自己的预测,在跌宕起伏的中国股市不用几年就能致富,而实际上,他们绝大部分赚的不是股票的钱,而是股民的钱。

事后诸葛毕竟只是事后的诸葛。在证券市场,新入市的股民一般逢股评必听、逢股评必信,结果,不该套牢的套牢、不该踏空的踏空者居多。相对于股市,艺术品市场走势的成因更为复杂,趋向更不确定,分析清楚过去市场的来龙去脉已属不易。所以,艺术品投资者如果把那些对市场过去式的生动分析,当作对其将来时的准确推断,很可能会大失所望。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