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孟昌明:中国画范畴的“伪现代”和“真传统”

13已有 2095 次阅读  2014-09-25 15:18   标签孟昌明  艺术  水墨  绘画  观点  中国画  传统  现代  雅昌网 

非常理性的花儿之一  97x180cm 2004年


      今年二月,接北京一个杂志约稿,希望写一理论文章,观点鲜明,言之有据且不苟同理论庸俗的官样文章,恳请在短时间写毕,等稿子排版。熬了两夜奉上,编辑说文章不同反响,有论有据,主编喜欢感慨云云,最终久候不出,电话问及,吞吞吐吐之余答是负责人升迁国务院,说文章过右,杀之。这不讲信誉的事情在这个社会不算什么新鲜事情,所谓媒体能够站起来挺直腰杆的记者编辑亦是凤毛麟角。喜悦者我还有这么些火性,更喜悦者,一个万马齐喑的舆论时代已经被互联网突破,这一个所谓的约稿催生了我的思索和对中国画艺术的一腔情意。    孟昌明 2014 年秋



中国画范畴的“伪现代”和“真传统”


作为一种审美的符号,中国画必然要具备现代学科的纯粹和直白,而作为一个五千年文化传统的衍生物,又必然涉及到一个真正的古典人文因素的内核,这两个基点应该是鉴别中国画形式的变革、学术理论的深彻和美学质地及精神性质的高远雄阔的原初尺度,那么,真传统和伪现代,就不能不是中国画坛以及学界所面临的两个认知上的问题。 


毫无疑问,当下的中国画由于社会政治结构的诸种因素,并没有或者暂时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纯粹学术范畴的超然形态,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现代文明洗礼的现代文化,都会因为缺少工业革命的基本积淀、科学与逻辑的反省及批判,它更多是一种农民起义摇旗呐喊的热闹而缺少学科性质的、冷静的 “一加一等于二”式的真理绝对和崇高。这种没有一个理论思考的“笔墨”行为至多是文化官僚话语权力的镀金通行证;是江湖术士坑蒙拐骗的幡旗与号角;是资本开发投资的股票和赌局。因此,我们的时代和环境不可能产生塞尚、保罗•克利、杰克梅第、莫迪利阿尼、毕加索这样的勇士;也不可能产生杜桑和安迪•沃豪以及劳生伯格这样的文化叛徒和艺术的革命者——西方绘画源自古希腊、经中世纪、文艺复兴、德国古典、法国后期印象派、包豪斯、青骑士、现代主义整个发展历程是一个文化衍变的滚滚洪流和学术建设的铜墙铁壁;同样,也很难再产生范宽、八大山人、金冬心和黄宾虹这样的中国画艺术优秀的儿子。这些伟大的画家更是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中国传统艺术形式精、气、神、手、眼、身、法、步、修炼、体悟、打磨,在形而上学层面上合成与完善的典范。 


苏式契思恰科夫的素描加无产阶级“高、大、全”、“红、光、亮”,及无产阶级当家做主人理想化的审美模式,让中国画走了半个世纪的弯路,在形式和内容的厮杀中,中国画不由自主沦为一个服务工具,一个宣传教科图释,也客观造就了多少根本就是中国画外缘的、政治文化匠人式的“著名画家”,换句话说,这些不在少数的群体充当了两面业余的角色:一面是对现代艺术学术性质带着盲点的无知;一面是对真正中国画传统精神理解的浅薄和狭隘。其要害之处正在于对整个文化认知范围的狭窄和肤浅,以及形式上真正创新意识和举措的排斥、阻碍,基于这样的认知,现代是伪的,想当然的,而传统不过是一个边角切割下来的余料。 

现时代中国画坛对传统的认知基本上停留在宋元的精神境界和明清世俗化的技法层面,诗、书、画、印和传统程式化的题材,背后的审美依然是文人游戏式的调侃,“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到底还是个人命运过程中的呻吟和哀怨,这样旱涝保收雅俗共赏的审美不由自主又堂而皇之地把衣钵给了“新文人画”派,这必然导致了画家和文化人们在思考升官发财、论资排辈、逢场作戏论尺子像卖布一样卖画、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同时,却坐下来弹古琴、喝普洱、着汉服、挂珠子、薰香、打坐、看相算卦、把着文玩参禅论道这一番现代迷信的嘉年华会和人声鼎沸、灯火辉煌的彩排。 


我们不能不把我们的眼睛重新对准浪漫超然的西周;对准攻城略地、人喊马嘶的战国;对准“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秦和古朴执着的汉;对准风流野逸不愿随便食人间烟火的魏晋南北朝;对准笙鼓喧天的大唐对准马一角、夏半边的宋;对准元代四家萧疏惨淡的经营和明代单纯高贵、毫厘不让、删繁就减的确定——即使一把座椅也精雕细琢出落得如清水芙蓉,凡尘不及——我们应该重新回眸,对我们祖先伟大的遗产致敬;对《易经》、《论语》、《孟子》、《道德经》、《黄帝内经》、《史记》、《文心雕龙》、《脉经》致敬;我们同样要对卓越的青铜饕餮致敬;对马家窑充满人文主义关怀的彩陶致敬;向霍去病石刻、云岗石窟、麦积山石刻;向《开通褒斜道》、《石门铭》、《石门颂》致敬;向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话本小说致敬;向史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向顾恺之、梁楷、贯休、吴道子、周仿、赵佶、黄公望、八大山人、石涛、金冬心、吴昌硕、蒲华、齐白石、黄宾虹致敬——正是他们的生命热情和创造才华引发了东方绘画美学精深博大的一个个鸿篇巨制,谱写下一曲曲动人心魄、娓娓不绝的黄钟大吕。即使纸上的文人水墨,也在精神质地上和技法的锤炼上,由八大山人和黄宾虹锻造到一个后人难以企及的极致。前者“墨点无多泪点多”悲天悯人的美学心结和后者“墨团团里黑团团”、“点如高山坠石”,绘画认知弹拨着中国画动人的和弦,即使一支柔软的长锋羊毫,一个隔夜的宿墨,一盆浑浊的水也为黄宾虹先生举重若轻地置换出最佳的艺术情感图式——这样多层面、多经纬的里程碑式的楷模,我们没有理由绕过去,我们也绕不过去,对真理的熟视无睹正是因为我们的贫瘠和无知。 


 …… …… 


中国画实在不应该就以一点点变质的文人情绪的作为当一个审美的依据,青铜、彩陶、石刻、竹简、玺印、书法、武术、戏剧、园林和生活哲学——浩瀚的中国画传统不能仅仅是现时代艺术创作的一块缺少文化归属的遮羞布,也不能是学界和艺术界的一个人云亦云的麻木的语言游戏,对其再认识,再发掘,再反刍才有可能让当下迷茫的中国画艺术山回路转、柳暗花明。

 

孟昌明 2014-4-3 旧金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岁月读者 2014-09-25 18:40
    赏读问候
  • 【古-留-香】 2014-09-25 23:55
    欣赏 祝福
  • 似兰斯馨 2014-09-26 11:04
    赏读~~~
  • 世界伟人 2014-09-26 13:20
    (1)搞国画的人经常谈:传统.
    (2)有古汉语根底的人都知道:<传>字易得.因为,只要好学,多请益老师,把过去传下来的任何一家的技法,理论学到手,就成.
    (3)<统>字难成.谈到统,就是集成大统的意思.也就是,要学多家的技法,理论.并且,要把这多家技法,理论化开,自成一家.用今天的白话文解释,就是:创新-开山立派.
    总结:历史上传下来的画家,都是开山立派的人.因为,过去每一个时代,读书人多少都会画上几笔.如果按今天的说法,读书人都成画家了.岂不有太多的传世画家?
    另外,历代开山立派的人,都是极少数.他们在任何时代,都饱经风霜.同样,不管哪个行业的领袖人物,都活的不容易.反之,历代都有一些人自己开不了山,立不了派,靠骂人,希望成大家.有目共睹,哪个人,在历史上成了气候的?
  • tang_1947 2014-09-26 18:15
    说起当代抽象水墨,好象不见小副的,要么丈二大副,要么半个蓝球场的巨幅,不知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震撼人,大,特大,巨大好象成了当代水墨的一种规律,大就一定是艺术吗?
  • 墨夫评艺 2014-09-26 18:21
    赏读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