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用两支笔描绘世界》 ——孟昌明先生访谈

8已有 974 次阅读  2014-12-17 13:50   标签孟昌明  艺术  访谈  天津日报  新金融  观察  荷花  绘画  水墨 
《天津日报》《新金融观察》2014年12月15日刊发


《用两支笔描绘世界》

         ——孟昌明先生访谈


采访人:《天津日报》《新金融观察》副刊记者 韩煦
受访者:艺术家孟昌明
时间:2014年12月


  不仅是“出淤泥而不染”

  孟昌明喜欢荷花、喜欢画荷花,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喜欢一件事物,有时也许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孟昌明讲起对荷花的喜爱却头头是道:“荷花于我是一种拟人化的精神象征,同时,作为一个美术的‘符号’,荷花也有许多动人的元素。我曾经在自己的后花园养过一盆荷花,经历了荷花一生的生命图解,一片清灵的嫩叶,尖尖露出的小苞,盛开的花朵到干涸的莲蓬,一切都是那般的饶有生机,尤其是莲蓬,我说能从老莲干裂秋风的倔强中读出生命本质苦涩高贵的余音。历经风霜而不改身段的莲蓬,总给我一种人格化的暗示,一个高贵而不落俗套的纯粹与本真。”

  自周敦颐高喊“予独爱莲”,荷花也开始和梅兰竹菊一样,成为文人雅士争相吟诵的对象,爱莲、写莲、画莲,荷花在艺术作品中高洁脱俗的形象不可撼动。而在孟昌明的眼里,真实的荷花与意象化的荷花却有着明显的区分,或者说他并不愿荷花成为某一特定意义的符号象征:“对于意象的荷花,我个人以为它不单单是自然的‘出淤泥而不染’的植物属性的荷花,它同样也不只是拟人化的、蕴含着士大夫式的清高、红尘不到的荷花。它应该是自然客体和艺术家二位一体、含情脉脉的审美信号,是承载着艺术家欣喜、悲哀的大美之境。”

  从第一幅荷花作品至今,孟昌明对荷花的理解不同,喜爱不变。《四个四重奏》、《莲语系列》、《晴空万里风荷举》、《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分别体现着不同时期孟昌明对荷花的不同解读。

  这些作品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在2009年完成的20米长、2米高的水墨荷花巨制《晴空万里风荷举》,追寻其创作起因,竟源于内心小小的“不甘”:“这幅作品花费我几近二十年的心力,当年在巴黎的橘园美术馆第一次看到莫奈的荷花7米长卷,我有一个倔强的想法,这样的题材和作品应该由东方艺术家来完成。然而当时我的年龄、社会阅历以及对中国画火候的把握,还不能让我轻松自如地完成这样一个鸿篇巨制。因此,二十年的春夏秋冬,我多次画过荷花长卷,终于在2009年金秋,完成了这件作品。它像一个多声部的合唱,既有我对荷花这样的自然生命的赞美,也有我去国经年,对家国土地的怀思;就形式本身,它含蕴着中国古典水墨精神的某些特质,同时,它更是一个现代进行时的美学奏鸣。”

欲把豪情对酒扬 68×68cm 2014年 

  文化“不苦”旅

  水墨荷花长卷的成功并非仅限于带给人们视觉上的震撼,浓郁的乡情是存在于其作品中最显而易见的真实感触。

  孟昌明1990年移民美国,20多年的海外生活,很难不把乡趣、乡情常挂嘴边,然而孟昌明却说:“海外生活对‘乡情’是个借口,在海内生活的艺术家大概也有同样的乡情依恋,现代人精神生活中有总体的、普遍的‘无归属’感,印象派画家高更的《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多少揭示了现代文明和传统生活方式的矛盾与无奈。无论我们生活在哪一个空间,艺术对土地山河的依附,对童年生活的某种依依不舍的恋情,最终都会是形式语言中不可忽视的肌理。”

  利用海外生活的便利,孟昌明完成了一件“大”事——跑遍世界著名的美术馆、博物馆。

  “我利用移民美国后的第一桶金,跑遍世界各地,包括埃及、希腊在内的博物馆、艺术馆,以至于在思想方法的逻辑层面,有了对艺术的崭新认识。它不光是东方‘惚兮恍兮,其中有象’的情感先行的诗化呈现,它更应该是人类思想、情感这些多重因素引发的一个‘由头’。这样的方舟将承载东西方审美的某种趋同,也因为如此,艺术和艺术家才能走得更远。在寻访博物馆、艺术馆的旅途中,我试图静下来,用自己另一支笔来撰写关于西方艺术史的一系列理论书籍。”

  每一个画家都免不了有一段艰苦的学画过程,当问及孟昌明是否也经历了一段艰苦的岁月,回答新金融记者的也不过是寥寥数语:“算算,从学画开始到眼下,几近半个世纪,一个人对一件事情一旦着迷,吃苦是必然的。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受教于‘文革’,十五岁参军,在学画时常常有饥饿的经历,没钱买书、买学画的材料和工具,买艺术参考书对我是一种奢侈,我的‘西方哲学’是花了两年时间从书店里‘偷读’来的。”的确,从那样一个时代走过来的每一个人都吃过苦,能成才者更甚,忆苦不是目的,最重要的还是给生活、给艺术多一点甜头。

水面轻圆一一风荷举 34×138cm 2014年 


对话孟昌明——艺术应注重学术意义

  新金融:相比起画家,你给人的印象更像一位文化学者,你自身更希望哪重身份被人认可?

  孟昌明:我更希望自己是一个画家。如吴冠中先生所说,画家都是手艺人,手艺的说法是必须对技能有要求。文化学者所具备的一切知识结构和素养,对画家也是必须具备的条件。身份的认可并不重要,关键是作为一个画家、学者,离不开一个自我认识;离不开专业水准的高度和绘画技术性手段和理论素质修炼方面的精良。

  新金融:你身兼艺术家与作家双重身份,这二者分别带给了你什么?担负的责任有什么不同?

  孟昌明:两支笔给予我两个不同的身段,让我从不同的角度去透视、过滤生活。正如2005年我在台北诚品艺术空间的一个演讲《绘画的理由和写作的依据》中所说,写作的笔可以是一个延伸,把我在绘画里面无法更准确和深入表达的某个概念、思想,继续用写作的方式来作进一步论证。而绘画同样有某种不可言喻的妙处,它弥补了我写作过程中的某些局限,让我以一个更宽大的视野和高度去探寻客观世界。就责任而言,两支笔殊途同归,不过是以不同的媒质工具来阐述真理的纯粹与崇高,来表达艺术家主体对客体世界的一往情深。

  新金融:在你看来学术意义对艺术创作来讲是必要的吗?

  孟昌明:学术意义对于画家来说十分重要。古往今来,从西方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德拉克罗瓦、保罗、克利,到中国的八大山人、石涛、金冬心、黄宾虹、齐白石,绘画只是他们的一个基本切片。除却绘画本身不说,他们都是一流的学者和理论家。在现代文化环境中,一个没有人文含量的绘画作品不过是个工艺、一个手艺活计。作为现时代的画家,我以为画家除了对色彩、笔墨、纸性、甚至装裱这些技术性因素烂熟于心以外,更须常具一种哲学思辨的能力,一个美学认识上出类拔萃的见境,进而把这些相关的多层次、多肌理的美术学因子熔为一炉,锻造属于自己的亦有着引领时代审美风尚的作品。

  新金融:你认为即便是在艺术史上留存下来的艺术也有好坏之分,那什么才是“好”的艺术?

  孟昌明:一部艺术史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正史和野史中都不乏伟大的作品。同样,各种各样的原因之下流传下来的作品也有高低之分,艺术品好与坏的定位既有画家明确的个人因素,也有社会审美一统性的误导,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是多么难以被世俗社会在一个同样的时间轨道上加以认识和接纳!在我看来,一个好的作品发自艺术家真诚的感情,同时在形式语言上要具备鲜明的个人风格。同样,对自己艺术的捍卫和坚持也是艺术家的天责。

  新金融:你的题跋很有特色,似乎与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审美形式有很大差别?

  孟昌明:在这么多年艺术的学习和创作实践中,我对中国画的传统语言形式有了自己的看法,对题跋、笔墨语言及形式本身都有一些个人的观点,也许这些因素构成了我和传统元素有差异的原因。在现代绘画艺术中的题跋,已经不仅仅是绘画的一个演绎、题解。它本身应该是绘画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否则就没有意义。马蒂斯曾经说过,绘画中绝没有可有可无的东西,不是有利的就是有害的。因此,题跋同样取决于艺术家的内在修养和智慧。

  新金融:你曾坦言中国画目前的整体素质和前人相差甚远,这是什么原因?

  孟昌明:随着社会变化,我们生活中某些软性的、温情的、有机的元素不断为机器文明的科技逻辑硬件所诱导、所损毁,物欲的贪婪让人们渐渐失缺生命本真的光华,加上物欲、权力等客观的情感的干扰。对一个学问精深博大的研究往往流于一个表象的、肤浅的层面。一个中国画家所具备的某些基本条件,包括意识、见境和技术上都弱前人一筹,这是社会环境的原因,也是个体修为的结果。

  孟昌明,美籍画家、书法家、艺术评论家,曾经在美国、日本、中国等地举办过七十余次个人画展,作品为世界各地博物馆、学术机构及私人所收藏。出版有《思想与歌谣》、《孟昌明现代水墨》、《孟昌明画选》、《寻求飞翔的本质》、《群星闪烁的法兰西》、《孟昌明书法》、《我毫厘不让》、《我看着你的美丽与忧愁》等学术专著与画册,作品和文章见诸全世界三百余家著名报刊、杂志并多次获奖。


加歇医生 138x68cm 2012年

蔡家桥札记 145×368cm 2014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岁月读者 2014-12-17 22:23
    赏读问候
  • 【古-留-香】 2014-12-17 23:51
    精彩 祝福
  • 世界伟人 2014-12-19 20:06
    艺术是高雅之事.古今中外的大画家们,能进入史册的人,都有创新,或者,开山立派的记录.不但如此,有些大家更是"钦点"的.不易啊.绝大多数人哪有机会去认识各国元首们呢?因此,绝大多数的平民艺术家们,是通过比赛来赢得名声.当然,比赛也有二种,一种是比赛规则不公开的,全靠评委暗箱操作,这里就不谈了.
    另外一种是比赛规则全公开的.因此,根本就不需什么评委了,天下人有目共睹之.这就是古今中外的画家们通用的,道德高尚的比赛.道德高尚的比赛,又是用怎样的方法,来比较,谁的画画水平更高的呢?

    (1)视觉艺术画一幅最拿手的,最高境界,最难的画.非视觉艺术根据视觉艺术的画,也画一幅,比比高低.
    (2)非视觉艺术画一幅最拿手的,最高境界,最难的画.视觉艺术根据非视觉艺术的画,也画一幅,比比高低.
    因此,比赛双方,都得到了以上的公平机会.两次比赛结果的总分,谁高,谁就是赢家.
    既然是,文人雅事.大家比的是友爱,高风亮节.因此,也就没有输家了.因为,在比赛场,有人可以没赢.但是,能作为竟争的对手,同伟大的艺术家一起进入文明史册.这件事的本身,就赢了,而且,赢大法了.这就是输的,不输身份地位,反而,输出高尚情操.赢的,保持谦虚.这才是,文人雅事的真正宗旨.

    (1)当视觉艺术,画最拿手的画时,视觉艺术肯定输了.因为:
    (a)在数据时代,电脑印刷机已经普遍到每个家庭.因此,大家都懂了一个真理,用点的技艺,去模仿他人的作品,可以达到百分之一百的精确的成度。
    (b)非视觉艺术的画,普通是在 2 毫米 X 3 毫米尺寸上画的作品.如有需要,当然,也可在 1 毫米 X 1 毫米的尺寸上作画.这事实证明了,非视觉艺术的笔尖,画出的点,必然是世上最小的,最精确的点.不然,就无法画,这么小而精确的画.
    (c)以上就是用点的技艺,去模仿他人的作品.科学证明,可以达到百分之百的一摸一样,就象彩色复印机的原理和效果一样.更精彩的是,非视觉艺术画出来的点,要比彩色复印机更小和精确,不信?大家都可让彩色复印机在 1 毫米 X 1 毫米的尺寸上复印,或者,画画.不行了吧.彩色复印机,根本就无法达到如此精密的成度.因此,在第一局比赛,非视觉艺术可以赢全世界古今中外任何一位大师.以上,是不是碰巧呢?当然,不是.不信?非视觉艺术可让任何一个大师三次,够不够?6次?9次? 十次总该够了吧,因为,艺术比赛的科学结果,是相同的,无法改变的.

    (2)非视觉艺术,画一幅最拿手的画,视觉艺术根据非视觉艺术的画,也画一幅,比比高低.
    非视觉艺术的画,是在 1 毫米 X 1 毫米尺寸上画画.全世界6千年的文明史上,无人达到过这样的记录,有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为证.因此,在第二局比赛,非视觉艺术也可以赢全世界古今中外任何一位大师.同样,非视觉艺术也可以让任何一位大师十次.总够了吧.
    (3)早在31年前,达利就对杨勤荣说:我真羡慕你,拥有了可以战胜古今一切大师们的原**.这就是达.芬奇,伦伯朗,梵高等一切大师们想往的,精确的,至高无上的,神密的,点的绝技啊.31年前,世上还没有彩色复印机.可是,达利以他敏锐的艺术天才,感觉到了:点的绝技,拥有艺术上原**般的震撼力.真是不可想象超前的领悟啊.
    以上,从理论到实践,证明了非视觉艺术的超前性.原**,氢弹是40年代的尖端科学技术,彩色复印机是21世纪的尖端科学技术.彩色复印机的科学性,不会比原**落后到哪里去的.相比之下,直得令人庆幸的是,手工操作的非视觉艺术,也并不比尖端科学的彩色复印机,它的能力差呀.有人问:为什么,彩色复印机不再向更精密,去发展?因为,再精密下去,全世界就无法分辨真**票了.因此,能不有限制吗?这就同原**一样,只能限制它的破坏力,向高精度,小破坏力去发展,不然,地球就没了.对有极大副作用的东西,加限制.这本身是好事.有一句大家都喜欢的话:明天会更好!
    和平,美好的艺术世界,已经被伟大的,划时代发明照亮,这对全人类的文明作出了伟大,壮丽地贡献.因此,重要的是保护,推广创新发明,让广大人民享受到更多的科学,艺术发明的新成果.
    这就是为什么,非视觉艺术之父-杨勤荣被科学和史实证明了他是有史以来,画的最好的人.
    全世界的首脑们,新闻界,艺术界,早就评定了该史实,中肯实在.
    抛砖引玉,以求更好的文章问世.

    非视觉艺术作品的普通尺寸: 2 毫米 X 3 毫米.如有需要,也可表现在 1毫米 X 1 毫米的精密尺寸上.

    参考:
    (1)我的日志:震惊世界的春雷-非视觉艺术.
    (2)选择视觉艺术,还是美术,哪个名字,能够更为确切的描写油画这画种?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