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凤凰涅槃 浴火重生 ”——对景德镇陶瓷艺术创作与市场关系的考量

1已有 700 次阅读  2015-05-27 13:28   标签景德镇陶瓷  艺术创作 
业界评论:“凤凰涅槃 浴火重生 ”——对景德镇陶瓷艺术创作与市场关系的考量
 2015-05-26 15:53:56 来源:雅昌艺术网江西站专稿 作者:张甘霖

  2014年对于景德镇陶瓷艺术市场可谓冰火两重天,相对于近五年来景德镇陶瓷艺术市场瓶颈式的火爆,冷清的市场不由得让人唏嘘不已。人们把这种现象归结为“政府打击腐败力度的结果”,还有的归纳为“大师权力金字塔的垮台”。甚至有人叫嚣:“大师瓷现在以白菜价大甩卖。”百姓们得纷纷吐槽,对于陶瓷艺术创作与市场乱象见解想必由来已久。曾经景德镇陶瓷界的热词“拍卖=天价”“礼品瓷=政府”“大师瓷=抵一半房价”等等都成为过眼云烟,大家都很避讳却又心知肚明。

  依我看,这是一种外象,将陶瓷艺术市场繁荣与否过多依赖于外界环境的影响,它是一种典型的社会学的方法。政府提倡清明廉洁的大环境使得整个工艺美术的礼品市场受到创击,不仅仅是陶瓷艺术,甚至连木雕、玉器、漆器等等工艺美术界都是处于市场的寒冬之中。但是这些外象并不足以证明,景德镇陶瓷艺术从此一蹶不振。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在战乱纷争的晚清民国时期,景德镇陶瓷艺术界仍有以“珠山八友”为首的文人瓷画家们提倡“以瓷立国”,在那样一个白天比夜晚更黑暗的时代,他们仍给后世创作出如此众多惊人的艺术珍品。还有民国时期的杜重远、彭友贤、汪藩先生等前辈先任,正由于他们的努力,才让中国陶瓷在近现代艺术史上留下辉煌的一笔。所以,景德镇陶瓷艺术它历经千年时间的沉淀与淘洗,漫步辉煌的宋元明清,成就了近现代以来陶瓷艺术家们最好的个人发展时期。在今日中国民族文化复兴的**展时代,陶瓷这个最传统、最国粹、最国际、最现代的这样一个文化载体,没有理由发展不好,它的前景是光明的。它与中国改革开放来的文化市场息息相关,可以说景德镇陶瓷艺术创作与市场将经历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这种自我锤炼的铸就,也将是一场艺术自律性成长与蜕变的过程。以社会学的方法来观看,陶瓷艺术创作想要得到市场的认可必然将受制于市场。所以,市场发展中良性的与恶性的“肿瘤”自然会在移植过程中影响到陶瓷艺术创作,尤其是恶性影响的发酵,它必定经历一个很长的时期,才能在现象当中透视出来。我们在艺术史的选读当中,能够读出曾经在历史时代演变中有多少风华正茂、呼风唤雨的艺术家,在时间的历练与变迁中消逝在字里行间。就如我们品读中国陶瓷史,我们很少能够知晓陶瓷艺术创作者们的名字,零星的只如童宾、唐英等鲜见人物在坊间故事中传颂着。

  在艺术自律性的发展过程中,陶瓷艺术创作与市场有着各行其道的发展步骤。陶瓷艺术创作必然要符合时代的审美特征与艺术规律,这种规范的建立不会因人物身份地位的高低而确立。恰恰是在于陶瓷艺术界这种简单公允的创作标准的建立往往难以执行,所以我们往往常常看到某某官员入选某某大师,或者能够在更高级别艺术殿堂举办参加展览。更多弊端还在于评奖细则的不透明,奖项过滥,重复性获奖,代笔虚假现象等等细节,因为它的隐秘性、复杂性、艺术类特质等因素,常常给陶瓷艺术创作走向公允、公平、公正蒙上遮羞布。尤其是工艺类的民间组织展览缺乏规范有序的监管,成为当代陶瓷艺术创作的诟病。这种无视陶瓷艺术自身的规律,才会产生乱象,使得艺术向市场、向权力低头。所谓的陶瓷艺术创作自律性的建设,就是要建立一种长效的淘汰机制,来建立陶瓷艺术创作规范的奖项、展览、组织,介入当代传媒电视、报纸、网站、微博、微信等平台来监督和维护其有效性与长期性。通过各种分流的方式,学院派、传统派、民间派、技艺传承派等陶瓷生力军都各自建立自有的属性与标准措施。如此一来,我们的教授、大师、非物质传承人他们的艺术水准才会真心得让行业佩服,并真正引领陶瓷艺术行业的未来,给予更多的青年从业人员于信心和奋斗的目标。

  作为陶瓷艺术市场自律性的发展过程,一方面需要市场的实践检验,但不能无序化、自由无度发展,陶瓷艺术品并不像我们生活当中的日用品,有一种明确的市场杠杆。它作为一种创意产业,其心电图还是需要一定的规范性来引导。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陶瓷艺术市场的建立它要符合艺术经济的规则,形成美术馆、画廊、艺术品经纪人、拍卖行、文交所、创意文化市场、美术出版传媒、艺术评论等专门行业与专门的人才。这些行业都是为陶瓷艺术市场服务,有着一定的行业自律性。中国陶瓷艺术市场价格的虚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拍卖过程中存在许多不理性的行为:哄抬价格,制造伪成交量等等来欺骗消费者。这就需要国家相关部门对其严厉的监管及其实际的成交税收公开与透明。出版传媒与艺术评论不能一味凭借市场效益,而丧失职业的趣味与标准。如此种种不规范行径,曾在景德镇陶瓷业造成一种误区,艺术水准的高低与否是取决于成交量的数字,这种缺失的标准一度引导大众以头衔、称号、价位来论陶瓷艺术品位的高低。恰是如此将陶瓷艺术与市场划等号的考量,因其短暂性、偶然性、风险性使得陶瓷艺术市场如波浪线发展,从昨日的峰值到现今的谷底。从而大大打击了收藏群体的收藏信心以及损害陶瓷行业的良性发展。这种改变需要陶瓷人的勇气和行动,甚至还有破立的决心,恰如火中凤凰、浴火重生。它应该建立在艺术自律性的基础上,以线性上升的方式取得常态发展。这种陶瓷艺术行业共同环境的打造与维护,将是陶瓷艺术发展未来之希望。(另注:原文刊于《创作评谭》2015年第1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