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陈逸飞祭 葛永荟 张迎春

1已有 832 次阅读  2013-04-10 08:50   标签迎春  cla  border  style  逸飞 


陈逸飞祭
/葛永荟 张迎春


  黄河颂(油画) 陈逸飞

  浔阳遗韵(油画) 陈逸飞

  一个生命的悄然离去,往往是难以预料的。而对于那些伟大的生命更是如此。

  20054月初的一个午后,我正在画室里埋头创作,忽然接到南方一位亲友的电话,他不无惋惜地说:陈逸飞先生走了……”

  这一年的春天,无疑是值得铭记的,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里,有两位油画大家相继地离我们而去了。一位是蛰居于故乡近半个世纪之久的老一辈油画家沙耆先生,他以自己卓而不群的油画艺术傲然独立于画坛。另一位就是创作了一系列富有浓郁东方情调的油画作品、英年早逝的陈逸飞先生。他们像两颗不同轨迹上的巨星,忽然陨落了,留给世人们的只有无限的怀念与追思。

  陈逸飞生于书香之家,成长于艺术氛围浓厚的上海。虽然他少年生活是在寂寞之中度过的,但与同时代的画家相比,无疑他是幸运的,十几岁的时候就考入上海美专接受严格而系统的美术基础教育,成为年龄最小的油画专业六名学生之一,并有才子之称。19岁进入上海油画雕塑院搞专业的油画创作,刚二十出头就担任油画组负责人。26岁创作《开路先锋》、《黄河颂》,不到30岁就已誉满画坛。他的代表作《占领总统府》已成为中国油画史上的经典之作。为了继续提高自己的艺术造诣,34岁的陈逸飞怀揣38美元,于1980年赴美国留学,入纽约亨特学院攻读美术****。他是第一个从国内到美国学习油画的艺术家。是最早被纽约哈默画廊选中并签约,举办首次个人画展的中国画家。在3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为后世人留下了《浔阳遗韵》、《踱步》、《罂粟花》、《夜宴》、《琵琶行》、《家乡的回忆》、《水乡印象》、《霞飞路上》、《丽人行》、《山地风》……还有一大批描绘音乐的题材和西藏风情的油画作品。

  他画故乡的桥,画小桥流水,画流水中的倒影,画那个早已逝去的旧上海的繁华;画幽暗中满怀愁怅的古典美女,画他的恋旧情怀,其实他是在画他心中的一个梦……虽然他后期的一些作品流露出强烈的怀旧气息,但其中所弥漫的沉静与寂寞,却不觉使人心动与感伤。他的唯美画风融合了写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情调,他的画都是接近于诗的。他是一位对艺术充满了完美主义理想追求的视觉艺术家。他在《我有一双画家的眼睛》的文章中写道:其实,画家并不是在创造美,而是发现美,是把美的东西传达给观众。好的画家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文化人……选择什么样的形式表达美,在我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告诉人们什么。

  他是优秀的画家,公认的不可代替的才子,一个有魅力有才华的男人,是出色的导演,是艺术的商人,是视觉艺术家,……他或许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但他却是一个不断追求完美的理想主义者。他对艺术的追求是唯美的,是诗意的,是浪漫的,是追求那种美的极致的,他的智慧使一个静默的水乡小镇——周庄,从一个“藏在深闺无人识”的水乡集镇,在一夜之间名扬天下,成为了“中国江南第一水乡”,从此,游客们如潮水般纷至沓来。而他自己的一生却如同一幅尚未完成的油画,恰似一首戛然而止的乐章。他的骤然离世,留下太多的迷团和功过任后人去评说。

  陈逸飞对朋友很讲义气,是一个对生活和朋友充满了浪漫和善意的人。他的生前好友余秋雨、陈丹青、艾轩、高小华、夏俊娜、杨明义等都有过回忆和论述。逸飞相帮朋友不在话下,单为我,便热心忙过好几回。陈丹青先生在《回想陈逸飞》中这样写道。青年女画家夏俊娜回忆她曾应邀为逸飞服饰做过上百件的配饰。1984年以前著名画家王怀庆先生还没有自己的画室,只能在旧车库里作画,有了一个买房的机会却还缺一些钱。不久,突然收到陈逸飞从美国汇过来的1500美元的支票……

  陈逸飞将东方和西方的艺术精髓很自然优雅地融合在一起,将传统和现代的油画技法完美地贯通起来,同时他还把自己的创作理念拓展到时尚设计等诸多领域。他引领时代潮流,他把自己的名字变成了品牌,创造了视觉商业的奇迹。陈逸飞一度被称为引领中国时尚潮流的艺术家,他是艺术家更是商人。只要是跟时尚有关,跟美有关,陈逸飞似乎都很感兴趣,这也契合了他一直强调的大美术、大视觉的观点。他创办模特公司,开网站,办《青年视觉》和《艺术家》等多本杂志,做图书、报纸、家居、环境艺术、平面设计……做一切与美有关的事,用卖画的钱做逸飞服饰,拍电影,拍《海上旧梦》、《逃往上海》、《人约黄昏》、《理发师》,并在一个江南小镇《理发师》的拍摄现场倒下……他是一个善于把握机遇的人,他说:上帝没规定我只能是个画家,美是我的终极目的。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油画家孙景波先生认为他是这个时代杰出的艺术家,虽然他做得不盲目,很理智,仍然一直坚持自己是一个画家,但他做得太杂,太多了。就在他临终前还委托著名的水乡画家杨明义帮他准备毛笔、画毡,他想要开始创作中国画,并约好等电影拍完,一起去写生。

     上天将陈逸飞召唤去,怕他实在是太累了!

     他的骤然逝去,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离去,将给后世留下多少遗憾。

  陈逸飞先生之于绘画艺术和电影艺术的这一份挚爱和为知之所付出的不懈探索令人心生敬意并深深地缅怀。昨天下午天色阴沉,骤然下了一场早春的雪。那就让这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从遥远的北方飘至陈逸飞先生的墓前,适逢陈逸飞先生的祭日,带去我们对他的一片深深的哀思吧!

                     发表于 2011.4.11.吉林日报 艺园百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