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欲望神经

8已有 1833 次阅读  2013-07-22 09:51   标签乙妍  作品  评论 

在玫瑰开放的地方,女人的唇开启了欲望,眼睛开始迷茫。这些香艳的精灵们,依然珍存着玫瑰的隐喻-- 爱情、美丽、女人、欲望。。。我看到她们依然遭受永恒的玫瑰刺痛她们的身体和愿望


谁赋予她们浓浓的玫瑰味?谁赐予她们淡淡的玫瑰香?经年演习的剧情里,女主角携带着她的玫瑰摆弄着撩人的姿势,耐人寻味的香气四处飘溢,她们以美丽温柔征服着令自己“被支配”的情感,她们缱绻于安全的堡垒里做着关于骄傲与自尊的涓涓白日梦。但终究像最初温柔的与爱情相处的浪漫许诺,像激情的穿越异性路途的美妙幻想,现实的险滩阻断了旅行的畅遐,抒情的梦,常常被失望侵扰,不愿意沉沦的眼睛变得忧郁,而忧郁的眼睛再睹风雨。


她们奔逐的是另一个难以轻安的所在。在这个趋于形而上的性别的二元对立的社会方阵里,令人沮丧的文化外衣下包装着怎样的她所占据的位置?这些被称之为“身份”的各色各样的封皮套装着怎样的生物性个体?每一个人身上,概念的性别总在两极间摇摆,社会性的男女怎能用概念的外套来确定?衣服底下往往掩盖着复杂的、融合的、混乱的、或许是截然不同的性别。当我们套用理论时,就如同穿上一件滑稽的性别外套。这种文化惯例时常诡异的开着似是而非的玩笑。当女性主义以抗衡之姿,争取在象征性次序中与男性平等的权利却遭遇暗伤的时候,或者是强调性别差异从而否定男性秩序,以“反意识形态”的作法而被动陷入逆向性别歧视的漩涡的时候,我看见她们无可奈何的被困入了尴尬境地。她被驱逐了那个古老的、赖以生存的领地,她逃离了那个剥夺她自身地点的领地,却又被引向这个掩盖自身地点的领地,或者是不断的成为异性的领地。她在混杂的环境里面矛盾得难辨虚实,她在被挤压的空间里难以藏身。


在理想的流动性和遗传的宿命之间,怎样量度那种使芸芸女性找到找到自性的途径呢?有些人随波逐流,有些人成为斗士,有些人死去,也有些人成为天人,还有些人能够两次降生。。。我惊讶的洞悉到自己也跋涉过的隐迹,那个想要自在自立的她,想在狭小的领地保持她与生俱来的空间关系的她,走不进也回不去的她,开始靠自己的躯体行动,以期从中创造需要的慰籍。于是,她开始自我“分裂”,开始“增生”,开始改装换面,开始与自己谈情说爱。她在狭窄的空间里开创自我,她在异化的基础上重塑自我,她在被同化的因素中找寻自我,她在被遗忘的记忆处虚拟自我。烦恼的、任性的、美丽的、慵懒的她,快乐的、温柔的、聪颖的、勤勉的她,理性的她,感性的她。。。她常常接触自身。有时候她从自身分离出一些闲言碎语,一个感叹号,半个秘密,半吞半吐的一句话;有时候她射出大断的告白,惊人的预言,灵魂的隐秘!


塑造不同的象征,刻画不变的本质。那是内心纠葛的化现,那是心灵投射的图景。她们《思念》、《双生》、《困惑》、《临镜》。。。她们有的惊异,有的木然,有的调笑,似乎观看着,思念着,迷茫着,暧昧与情色。似是而非,端倪不尽。这些心灵图像赫然的与欲望紧密相连--我发现流动的理想,变化的个体,虚无缥缈的爱情。。。恒久不变的只有欲望。从过去到现在,在感情的征途中,也许我们唯一做过的,是把欲望中潜在的动力变为现实。欲望含恨在现实与理想的间距里,潜伏在眼睛的哀伤与嘴唇的饥渴处,舞蹈于主体与客体的远近关系的变化中,驻足于形式与内容之间的吸引或冲突隔阂间,欲望是永恒不灭的"爱情神化"的幕后主宰,是"性本能"的使者,是美丽与哀愁,是男人也是女人。欲望当然也渗合在我所描绘的情与色的精神锁链里,演化在我《觉爱》的性感符号里。

                                                                                       乙妍/2008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