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幅小画的跨洋故事

3已有 408 次阅读  2019-08-30 10:55
       
           一幅小画的跨洋故事

               昆明大观河写生(水粉) 1974

1974年,我还在滇南的普洱县文化馆工作。在那个疯狂“突出政治”的年代,十分重视文艺创作。还算是创作骨干吧,我有好几次得以参加省里组织到省外参观当时的全国美展,每次都收获不少!
这幅小水粉画《大观河写生》,是到北京参观全国美展回滇时,在昆明大观路边画的。那时的大观河、滇池水很清,可以游泳。30多年过去,现在的大观河、滇池污染已极其严重,流经市区的大观河浓黑浑浊!昔日的风景已不复存在!
前几年,我在《凤凰网》的博客里,也发表了不少和绘画相关的博文,现点击浏览人数达四百多万,其中不乏海内外博友。
这幅上世纪70年代画的水粉画《昆明大观河写生》也发在我的博客里,竟然引出一段佳话,结识一位移民美国的朋友。她一位生在昆明长在昆明,80年代移居美国的。她通过电子邮件对我说,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看到我的博客里的《大观河写生 》 ,这熟悉亲切的画面使她一下子泪流面颊……  她说:“我的家就在大观河边上,从我的卧室天天能看到大观河清粼粼的水和水面上点点的船帆。那画儿里的拱桥,当初真的和您画里一样,雪白雪白的。 我很熟悉河里撑船的渔夫,他们中甚至有我的“老朋友”……刘榕先生,我记忆里大观河曾经的婀娜和温婉都在您的画里了,您真棒”。之后,多次的电邮往来,得知她是一位文学才女,生长在军区大院,却放弃优越环境,飘洋过海去了美国成家立业。
后来,这位朋友带着她的爱子——长着一付“洋面孔”的可爱小男孩,回昆明看望父母,我们在军区大院她父母的家中见了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