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绘画是内心的修行

已有 764 次阅读  2018-03-05 17:52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慧能

 

    艺术创作的源泉是现实的生活场,世界上每个人都在这个场中呼吸着别人的空气,人与人互相牵连和共生。从古代出现绘画到当代绘画的边缘化,绘画经历了不断贴近生活,又逐渐远离现实的几个轮回,以至于当下的绘画依然没有摆脱现实的影子,即使抽象的作品也有其现实思考。

    自从2007年第一次开始创作,绘画伴随我的生活已经将近12年。我现在依然对那时最早的《镜子系列》印象很深,我只是想做一些不同于学院背景下的创作,对表达自我情感和精神的那种炙热的创作欲望支撑自己一口气完成了不太成熟的几张大画,略带着青春残酷和忧郁的自我形象开始在我的心底扎根,挥之不去。

    2008年是自己的第一次创作转折,我用了四年时间连续画了几十张《红帆船系列》,每张画里面都会出现一个象征自我精神状态的男孩,他的形象设计就是出自于《镜子系列》中若隐若现的主人公,略带忧郁,暗示着青春期欲望与残酷的纠结。这四年多,我品尝到常年进入创作状态的滋味,伴随心智和性格的成长,我感到自己被每个阶段的创作状态所牵制着,像风筝一样,总有一根线把我和绘画连接在一起。

     2013年后的《虚幻系列》是对《红帆船系列》的搁置和反方向拓展。画家的创作生命往往容易被模式化的艺术语言过早终结,我也在画了大量的红帆船系列后,感到后面的作品非要做大手笔的改变不可,感到自己的创作路子越来越狭窄,已经受制于这个系列的套路化。所以,《虚幻》系列是对自身绘画能力的解放和探索,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那两年我坚持读书读画,在中国传统艺术思想和观念方面是我用心研读最多的。在东方美学的积累上,我逐渐看懂了以前大学时代不屑一顾的古代山水画,并一直追随这些经典至今。出自中国古代绘画中的山水思想是最具有东方艺术气息和特质的艺术观,中国人内心深处与这些山水画有着天然的亲切感和向往。

    从2015年开始,我从牡丹花繁盛的花朵开始了《非花》系列,虽描绘的是花朵,是花瓣,但着力增强了画面中东方绘画思想的渗透,让我画的每一朵花都不是“花”,突出的是“非”的价值和意义。逐渐引申出以花来暗喻人的内心欲念和孤独。从”非花“中,我找到了自己,找到了那个可以充分而自由的表达自我的载体。我在作画过程中不断的尝试和琢磨,完成后如释重负,非常爽快。《非花》系列一直在延续,没有尽头,现在又延伸出来的《非石》系列和《非木》系列继续把东方特有的美学观念用绘画表达出来,最终还是为了表现当下生活中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心深处的真实一面。

     这四个阶段的作品有内在的关联,虽然它们看似有很多差别甚至是对立。有一条隐秘的线索把它们串联起来,而且越来越清晰。在我眼中的这条暗流源自东西方传统思想的根本对立,在差异中看到彼岸的西方和此岸的东方。也许是性情使然,深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东方情结与日俱增,尤其是我在日本有机会看到盛唐时期大量的珍贵文物和当今的传承后,与生俱来的就不断贴近传统的东方艺术观。与欧洲古代绘画不同,中国的传统绘画从来就没有把描摹自然作为其首要目标,山水、梅兰竹菊是要与画者的内心相连接的,由此产生的艺术不是对生活的模仿,它是另一个平行世界。就像禅宗在中国的传播和日常化一样,没有脱离生活却保持漂浮在生活之上的一种“避世”状态。我把它看作是一种精神的升华或净化,是“禅者的初心。”

     当下的艺术潮流中,个性张扬,审美怪异奇特的作品很常见。而我却始终没有离开中国传统审美习惯,认为艺术中对精神的升华依然是无比重要的。现在,人类面临的是这样的世界:我们的科技和文明似乎能不断的满足人们的欲望和好奇心,我们享受着几千年来人类物质发展所带来的丰厚回报。我们解决了大多数生活上的物质需求和困难,视觉上突如其来的碎片化信息,图像和影像把我们的视线范围塞得满满当当。可是表面的浮华和幸福美好并没有让人更快乐更轻松更充实,反而是那些不安的,紧张的,焦虑的情绪困扰着我们的生活。而古人的精神世界为何容易得到满足呢?这跟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分不开的。就好比集东方艺术思想为一体的“山水观”一样,不论是山水画还是盆景,其中蕴含的无不是那悠然见南山的闲适和超越世俗生活的烟云气息。

    我用自己的绘画行为提出这个问题,并试图用单纯的二维画面去缓解。《镜子系列》和《红帆船系列》保留了明显的西方学院派痕迹,以象征主义和超现实的手法表现真实想法。但在2013年的《虚幻系列》和最近的《非花》《非石》,借鉴传统绘画中处理对象和传达意境的方法,努力的回归传统,用现代油画的手段复活一种治愈当代精神危机的东方美学。

    东方传统艺术的特质就在于它对内心的满足,精神世界的滋养。而由佛教发展而来的禅宗,平行于人们的现实生活。在禅的影响下不仅产生的枯山水和水墨画,也体现了无常观和“负”的思想。资本主义社会普遍形成之前,人往往受制于生存环境的局限而不自由,后来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促使了科技和物质的繁荣,个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欲望也不断膨胀。社会中的经济活动是以获得自身个人最大利益化为目的,使人丧失了以前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人与人之间变得生疏和冷漠,人与自然隔离起来,使人感到无能为力和渺小。人类在文化发展过程中不断征服着自然也征服着生命本身,虽然取得了巨大的物质进步,但也遭受着生存环境被破坏,内心被压抑和扭曲长期困扰。

    自由的危机是人类欲望在现实中不断膨胀的结果,它使生命丧失了自我调节和克制的能力,使自由变成一种难以控制的洪水猛兽。与之相反的是,禅宗所认为的“自由”是按照事物本来的样子去看待世界,体会万物的“本来面目”,用一颗“初心”回归物质,这才是真的自由。而不是征服对象,改造对方。

    禅修是在静默的打坐过程中,一遍遍的审视自己的内心,清除心中一切杂念,将世俗社会的常识伦理道德,规矩教条等彻底丢弃,始终保持接近于“一切皆空”的境地,洞察人类生命本性的本质,对于深陷于物质和欲望双重漩涡的人们来说是深刻的警醒和点悟。

    《虚幻系列》中对禅的融合还局限在画面虚幻意境的绘画技法上,人物和其他物像依然强调现实中的写实和具象真实。在《非花》和《非石》中,罗斯科的抽象绘画给我很大的影响。我的花朵和石头全部以象征性的单色呈现,重组了它们的原始自然形态,是“非”在起作用,是“非”的涵义已诞生。    

    单色类型的艺术在罗斯科作品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尤其是那些红色矩形色块和蓝色色块组成的油画,模糊的边缘线和散发着理想光芒的纯色,让我联想起禅的修行和初心回归。他的画传达人类最基本的情感,色彩与形式是精神深度表达的依托。罗斯科说“能在我的画前落泪的人就会有和我作画时所具有的同样的宗教体验。”在他去世前的几幅黑色系列大作品中,更是将极端的宗教体验发挥到了最大限度,人们坐在放置他的这些作品的小教堂里虔诚的审视内心,冥想。

    罗斯科艺术是世界现代艺术极为重要的一笔财富,他把物质的外衣从绘画中脱离出去,仅仅通过抽象的手段冲击人们麻木已久的内心世界,唤醒人类精神的共鸣。我把罗斯科看作西方抽象绘画的顶峰,他用艺术介入生活,并成功的改变了人的心灵困境。然而,在世间生老病死,悲欢离合的折磨下,这位大师究竟还是没有超越现实的羁绊,只是将画留给世间需要拯救心灵的现代人类。

    罗斯科的抽象绘画和禅宗的思想看似毫无关联,可是,在对物质和精神方面的表达上都选择了精神性,也就是内在的需求。两者都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阐释“空”的道理,引导人们回归事物本身的属性,平常之心。禅不喜欢在生活表面存在的复杂和多样,生命本身是极其单纯的。禅强调从生命的整体去把握事物,从内部关照生命本身。

    近两年的创作我在围绕着“非”做文章,这和山水画中的“负”的作用有关。在枯山水和水墨画中那些用减法创造的“孤绝”和“边角”效果,散发出“闲寂”的气息。山石和苔藓拥有原始泥土的芳香和无修饰的古朴,水墨画忠于外表单纯而无造作的自然形态。单纯美好的事物被升华到艺术境界的高处,其中包含的要素便是禅学的渊源。

    千休利在茶室中的花瓶里放了一朵孤零零的白色牵牛花,顿时诺大的环境中凸显出那无言的凄艳之美,它远胜过开满山坡的牵牛花。这是减法艺术带给人的想象空间,精神空间。长谷川等伯的《松林图屏风》的独特性也在于画面上大量的“减法”造成“负”的空间大大增加,他用留白,省去背景和地平线,隐去边缘线,只重点描绘主体物的布局和虚实。

    我逐渐认识到“负”的手法的重要价值,在禅的影响下,体会到“一即多,多即一”的禅学本质性认识。“一”和“多”并不是相互独立的事物,也没有包含和被包含的关系,对禅者来说,每个时刻都是“一即多,多即一”。两个事物在任何时候都有同一性。也就是说,万物在无之中,从无中出,又进入无。

    作品中的“非”实际上的含义是“否定”,也可以看作是“正”的反面“负”。花朵和山石,树木本身就是禅思想的依托之物,为了强调外在背后的内在精神寄托和象征意义,我用“非”来否定其本身的“花”,“石”,“木”的概念,表现的是“无知”状态下的解放,丢弃世俗社会给予自然的种种概念和定义。以此像禅者的修行一样,回归原本的初心,用整体的眼光看待世界。

              

                                                                                                                                李梁

                                                                                                                                2018年2月8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