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心随境转”与“如如不动”——王红刚油画作品中的“变”与“不变”

2已有 1488 次阅读  2015-04-03 22:27   标签center  style 

“心随境转”与“如如不动”——王红刚油画作品中的“变”与“不变”

耿纪朋

    王红刚的油画作品有两种不同的面貌,如果将中间过渡的尝试也当作一种作品面貌,则可以认为三种。这种面貌的变化,一方面从创作的艺术手法上可以区分,另一方面则是观众的视觉效果并不相同。是什么引起画家作品的变化?艺术创作的技法变化只是外在的因素,内在的因素或许是时间的变化。

    王红刚2006年至2012年的作品总体趋于完全的写实,这种写实的对象主要集中在亲人和自己生活的环境。亲人动作的某一瞬间或许并没有特别的意义,或许有构图上的因素考虑,或许只是真实的一个场景,但是凝聚在画面上,传递的却并不是一种简单的视觉记录,而试图凝聚长期记忆中的情感,这种情感在王红刚的作品中是始终存在的。人的情感是复杂的,人对待外在的环境也具有不同的情感。画家将自己复杂的情感凝聚在作品中,观众通过作品获得部分情感的认同,这种认同不是画家直接赋予作品之中的,而是观众在参观的过程中独特的感触。画家将变化的情感抽象的凝聚在作品中,试图“固化”,观众通过作品获得新的场景,从而产生一定的情感呼应,这种情感呼应并不基于作品,而是基于自己的人生经历和阶段性的情感积淀,作品只是开启的“钥匙”。观众的情感随着参观的变化而变化,而这种变化并未脱离自己的情感基础,是以自己的记忆为前提的。

    劳作或休息中的父母、农村的环境、农业社会的人情礼往、农民工在城市的奋斗、街道上的茫茫人海,这些场景和记忆在作品中被定格后展现出来。有过类似生活经验的观众能够从作品中感受到深深的眷恋之情。而没有类似生活经验的观众则可以从“好奇”的角度了解农村生活的一个侧面。《在路上》三联画最能让在北方都市生活的观众有直接的亲切感,场景的模糊几乎可以忽视都市郊区与小城镇的区别,熙熙攘攘的人群展现了一种“在路上”的状态,何尝又不是我们在人生路上的状态呢?

    2012年至2014年的作品画面中出现一种类似版画或电脑雕刻效果的视觉形象,艺术手法有了变化,题材也更多表现私密的人物形象、宠物和风景。画家的生活环境发生了变化,关注的对象也发生了变化,但是这些被关注的对象并不能给画家一种真实感。或许他还没有完全接受现在的生活环境,或许他还在质疑自己的城市生活,但是都不能逆转已经发生的心态转变。“清晰——模糊”的转变不是因为减法,而是因为加法,更为复杂的情感叠加使画家与表现对象之间拉开了一个有效的距离,这个距离更便于观赏清楚。

    这一时期的画家似乎想让自己的生活更单纯一些,有人之境的作品逐渐减少,增加了无人之境的作品。风景和动物的表现给画家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空间,通过不同物象的表现将自己的情感与思考物化为作品,这种内在的叠加更为复杂,而画面更倾向于审美形式的变化。

    环境在变,我们在人生路上或许不能停留在原地,只能在环境变化中适当调整自己。禅宗认为“心随境转是凡夫,境随心转是圣贤。”茫茫红尘之中,我们很少能够真的不被“心随境转”所左右。但是,无论环境如何变化,我们记忆深处对于故乡和父母的依恋却很少变化,只是有时会越埋越深、越久越浓。或许这些情感会物化到一些不相干的景物之中,但却能够通过对作品的欣赏而获得内心的呼唤。概而言之,王红刚作品中对于情感的叠加凝聚可以说“如如不动”,体现了其创作的动力和坚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