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祭张巍媛文

已有 32 次阅读  2017-12-29 11:06

                  祭张巍媛文

                                      阴山云写于201712

          张巍媛---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教授,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和我中学同学。去年夏同学聚会,始知突然离去。初闻惊,既而叹。何以?因她是我一首诗歌《煤的话》的见证人。1971年我上山下乡六年了,突然获得回城机遇,最初安排是去当中学教师。不想政审没通过,又同当年高考不取一样,被打了下来。几经波折,最后当了杀猪屠户的学徒工。甚是悲哀,在工坊的取暖火炉旁写了这首诗歌。在那个时代,这种诗歌是不可示人的,更不要说公开发表了,只能在几个好友间传阅。张巍媛在1972年秋看过我的诗作。除《煤的话》外,还有《秋雨》等,她很是赞赏。因为有人赞赏,这两首诗歌才不曾丢弃,保存至今。不想三十多年后,她还记得。也是同学聚会,她一下飞机,刚安排好住处,半夜里就给我打电话“老同学我来了。你有什么新作,一定要让我看。”还说“你的诗歌《煤的话》我还记得。”听此我很感激,我不曾想到,一篇伤悲之作让她印象深刻。她的话也让我顿感轻松。因为1980年后有个无韵白话诗人,在中央电台发表了一首诗歌《我要燃烧》,出了名。其构思竟和我的《煤的话》高度吻合。他在《中央电台》发表,有了名,我没发表,没有名。无端地我就有了抄袭之嫌。今有张巍媛之言,在此世上毕竟有人可证我清白。今她去了,我岂不痛惜?当然,那时看过我这首诗歌的还有他人,但时过境迁,岁月悠悠,不知他们还记得否,愿为此表态否。

        张巍媛虽是女性,年轻时就好冒险。常为人所不敢做之事,人所不往之地。退休之后更是如此。她游历了北美洲,身临尼亚加拉大瀑布,也曾飞机上俯瞰波罗拉多大峡谷;去过澳大尼亚,在大堡礁海底珊瑚间漫步;去过冰岛,目睹绚丽神奇的北极极光;去过非洲观看蔚为壮观的动物大迁徙。从非洲归来给我发来了几幅画作,画的是珍珠鸟和火烈鸟,很美。我回送了两首小诗。其一,“鹿鸣仙苑引宾来,欲睹神鸡向瀛台。原草轻撩迷幻雾,珍珠鸟展翠羽开。”不想她很不高兴,回信说,“什么瀛台,那是道教神仙的地方。我不信道教。”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她给我发来在冰岛看北极光的影像,我才明白其故。看到北极光后,她非常兴奋。回驻地途中就走进了一个小而简陋的教堂,教堂就不曾有过人,没有火,和外面一样冷。她虽很疲惫却在十字架下虔诚地做了祷告,感谢主向她展现了大自然的瑰丽壮观。我才恍然醒悟不知何时她已皈依上帝。而我依旧不信神,不信佛。但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她欣赏我的诗歌,我欣赏她的画。现在她已飞升到星云之中,那是常人不能到达之地。她在那里绘画,取材于宇宙深处,天国花园,作品必定别有一番美感,别有 一番神韵。

在此付上我的两首诗歌,这是她曾赞赏过的。 

               煤的话

        我有着乌黑的脸面, 

        饱受着俗人的冷眼。 

        可我心中却潜藏着 

        一团炽热的火焰。 

 

       原是顶天的大树, 

       可做大厦的中坚。 

       只因世界沉沦, 

       堕入地府换了容颜。 

 

       经受住黄泉冲卷, 

       熬挺过地火冶炼。 

       心中追求不肯死去, 

       化着了凝固的火焰。 

 

       我苦苦地盼一天, 

       天上神圣出现, 

       推倒头上的大山, 

       阳光再沐我的脸。 

 

       我将如何感激? 

       仅把心中的火焰奉献。 

       血和火一起沸腾, 

       火光中是红亮的真面。

 

                1971年冬于呼市食品公司二厂

 

秋雨

 

        秋雨淅淅, 湿了我身。 

       甘露滴滴, 慰了我心。 

       谢谢你 ,天, 如何感激? 

       可是我,身陷泥泽。 

 

     秋风拂拂, 送我越泽。 

       秋雨淋淋, 洗涤伤痕。 

       谢谢你,天,  如何感激? 

       现在我, 恭致敬礼。

 

                      1970年于连家营

这是张巍媛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youshanguangshui

http://blog.sina.com.cn/youshanguangshui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