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景漂”生态调查

28已有 2730 次阅读  2014-01-16 00:03   标签initial  white  style  生态 

“景漂”生态调查

撰文:詹皓


      景德镇正走向国际化,一批陶艺青年正在景德镇自己摸索创业,他们愿意做“景漂”,因此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景漂”的生态究竟如何,他们会有美好的前程吗?我们不妨去实地考察一番。

      来自上海的殷明(化名)刚刚考完景德镇陶瓷学院(当地简称“陶院”)的硕士研究生。殷明在陶院读完本科后回到上海,先后在几个地方打工,他在台湾人开的广告公司里做过设计,在民企老板开的陶吧里工作,也向某家日用陶瓷公司递交过简历和作品,但这些,都无法挡住他要回炉陶院的愿望。

经过一年的在外历练,殷明自觉成熟不少,希望这次能考上陶院研究生。“做陶瓷的一定要在景德镇,这里氛围很好,而且学院里学得到东西,再嫁接我在上海的视野,未来可以自己创业。”毕业一年多,殷明渐渐有了自信。
      寻找“景漂”有两个地方必去,一个是雕塑瓷厂的创意市集,一个是老陶院对面的圣罗帝景小区的青年陶艺街。

      雕塑瓷厂的创意市集开了好几年,每到周末,这里人头攒动,很多人上这儿来淘宝。这里往往有上百个摊位,都是年轻人自己设的摊。很多摊子上都摆放着一份“大学生创业”的证明。在陶院,很多在校生或者毕业生都会选择到创意市集摆摊,出售他们自己设计、制作的陶瓷小作品,既可以满足自己的一颗陶艺心,又可以获得一份收入。据说,有些大学生靠摆摊,一年的收入可以满足在景德镇的生活费和学费。陶院人最艳羡的是一位大学生,通过设计制作陶瓷首饰,两三年里挣到了
100多万元,还在陶院附近买了别墅。
      创意市集摊子上比较多的是茶具、酒具、香具、花插、小摆设、小首饰之类。成熟的原创作品很少有。一位熟悉陶院情况的人士说,大学生也不敢随便拿原创作品出来了,只要你作品好卖,甚至第二天就会有仿冒品出现在景德镇。

一位女大学生戴着大口罩,蹲在摊位上。她自己制作的花插有点日本和台湾陶瓷的风格,价格在3060元,这些花插如果是摆在上海的小资陶艺店里,大约可标价在300元以上,如果是日本或者台湾的陶艺家的作品,那可能要上千甚至上万元。另一个摊子上,有个年轻人出售各种小茶碗,打出“统一价5元一个”的标牌,有人正蹲在摊主的麻袋前,使劲地淘着货。

创意市集的发起人是乐天陶社,这是家1985年起源于香港的陶瓷机构,2005年,来自香港的陶艺家郑祎女士看中这里的氛围,开办了面向陶院学生,制作创意陶瓷新品的景德镇乐天陶社,几年下来,乐天陶社和创意市集已经办得风风火火,但据陶院学生说,乐天陶社仍带有学生玩票和公益性质,因为它并不赚钱,不过学生们都喜欢这样的陶社,可以为景德镇带来很新的理念和视野。

在陶院老校区对面,有一个居民小区叫圣罗帝景,街上开满了青年陶艺小店,数量有好几十家。乍一看,你会以为来到了杭州,那么多门面都非常有设计感的陶瓷店扎堆开出,且每家店都似乎都很有个性,很有看点。这里,就是景德镇又一个青年陶艺群落。

跟创意市集不同的是,这里都是装修得颇有情调的小店,店主往往就是陶院的毕业生,他们选择留在景德镇,在旁边的农民小区里租房子住,他们扎堆在一起,分享学院留在他们身上的艺术气息,跟景德镇其他马路上的传统陶瓷店气质截然不同。

青年陶艺街上,有一家名叫“青雕希琢”的小店,店名是主人徐青和朱希睿名字中各取一个字组成的。来自江西余干的徐青是陶院研究生毕业,选择留在景德镇自己创业,他自创的青花大苹果非常有标识度,但他如今却开始了瓷板画的创作。徐青的作品已经被中央电视台报道,并成功地登上了保利拍卖。

陶院著名教授黄焕义带出的不少研究生都在这条街上开店,或者在旁边的农民小区里租房子。我们跟随黄焕义踏着泥泞,来到其学生袁乐辉的工作室,他开在一幢老式公房的二楼。在工作室里,摆放着好几幅画面类似中国当代艺术的花季少女瓷板画,美丽、忧伤又带点商业化的少女形象,现年35岁的袁乐辉作品与那些大师们画的传统仕女图完全不同。袁乐辉现在是陶院副教授,既担任教学任务,又能在市场上驰骋,难怪会吸引一代又一代年轻人选择留在景德镇,甘心做一个“景漂”。

但是,“景漂”们也有危机。从他们自身来说,首先要养活自己。陶院许多学生来自中部地区的农村,他们留在景德镇,首先就要解决生计、学费等基本开销。好在景德镇的房价租金不算贵,殷明的同学在陶院新校区对面的学生公寓里租了一间十多个平方米的房间,月租金300元。

为了养活自己,就要根据市场需要来创作,“景漂”们因此面临另一个危机,即作品往往似曾相识,抄来抄去的现象比较严重。陶院设计艺术学院的博士、教授吕金泉认为,在市场经济下,青年陶艺家深入生活的少了,挪用、照搬现成资料的人多了。我们看到,无论在创意市集、青年陶艺街还是在“景漂”们的工作室里,绝大多数作品还是充斥着商业化和雷同的感觉,真正有突破、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仍非常少见。

“景漂”蕴含着景德镇甚至中国当代陶瓷的希望,但目前看来,要整体成为一种艺术力量,路途还比较遥远。

景德镇陶瓷创意市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