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断与透---论朱乃正对构图的研究和论说

27已有 2458 次阅读  2014-04-27 00:46

断与透---论朱乃正对构图的研究和论说

曹星原

 

                这几年一直致力于研究朱乃正对传统文化的思索和研究以及在创作中对传统文化的借鉴和运用。 自《悟象化境》展之后的近几年来,朱乃正在油画界所倡导的对传统审美思维的在当代重述的重要性已经深入人心,尤其是他的《黑白东西:朱乃正艺术思行研究展》更进一步把朱乃正对传统文化的研究以及纯熟地运用在油画创作中的成就作了总结。本文采用放大镜的手法,引导读者窥看朱乃正在夜深人静之时,或是清晨傍晚的闲暇时如何研习思考传统文化的,如何将传统思维在自己的创作中加以重述。本文将以两个朱乃正在他的笔记本中记录下来的他对画面构成概念的研究和归纳的思考。这两个概念是“断”和“透”,是来自他对八大山人的作品构图的研究得出的结论。

                朱老师曾经在本世纪初的在中央美术学院有关教学的一个发言草稿中写道:“油画作为外来的一种艺术语言,在中国引进后百年,已成为当代文化生活中极为重要的画种。但如何能建立展现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这必然是至今美术教育中(油画艺术教学)的命题。中国油画的写意性,就是这个命题中的一个切入点。通过对写意性的学理研究与专业时间的互补互动的课程,培养并确立一个中国油画家自觉地在深入学习研究的过程中,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贯穿融入并最后体现在毕业论文与创作中,成为当今美院油画教学中研究与创作的重要骨干。”朱乃正不但希望如此建立教学体系,更在自己的日常研习中不断地探讨传统美感的构成奥秘并将其转译为当代人可以理解的词语。在这篇小文中,笔者仅举几例来说明朱乃正老师自己是如何研习理解中国传统章法和构图的堂奥,并且最后用在他自己的油画创作中。

                朱乃正在他近年用的速写本上勾勒了八大山人的两张代表作的构图(图1)。虽然朱老师自己没有说这是八大山人的作品, 但是从构图特点上,无疑朱老师琢磨的是八大山人的作品 。几年前,我给了他一本耶鲁大学中国美术史专家班宗华和王方宇共同策划的《八大山人》展览图录;有一段时间经常看到他细细琢磨这本画册, 而朱老师的勾勒显然直接出于这本书中的两件八大山人的作品(图2 3)。面对这两页来自他的笔记本的随手勾勒图,似乎又看到他坐在我的对面一边琢磨书中八大山人的作品、一边勾勒、一边写下自己的感受笔记的状态。他记下的这两句话深有含义。第一幅旁边是:“月在树下,此画章法构成亦别有趣也。”对第二张作品的评价则是:“此亦别致。”书中许多印刷精良的图片,朱老师唯独记下这两张,可见他对这两张的构图感受至深。这两件作品的奇特出在于构图的不稳定中的稳定,另外就是作品的中心不在画面的中心。八大山人利用中空的手法,将实体放在画面的边缘,而中间形成了一个负空间。奇妙的是这个负空间在我们的凝视下成为一个模棱两可的存在:既有又无,似有似无。因此朱乃正称这种构图为别致。

图一:朱乃正研究八大山人构图笔记

图二:     八大山人,1665年十开册页之一。

   图三:     八大山人,1665年十开册页之一。


        朱乃正对传统的研究是贯穿一生的使命。尤其是自七十年代中后期到八十年代初期是朱乃正研究水墨画的重要时期,在这个阶段里,为了研究水墨在纸上的效果,也同时为了避开过于和传统水墨相同,朱乃正特意找来化工实验室的吸水性强的过滤纸,并将过滤纸裁成他喜爱的正方形。但是这个时间里,他的水墨画虽然借用了水墨晕染的视觉效果,创作了西画的视觉感受。而乃正在2008年之后,更为专注地研究传统水墨画的章法,笔墨以及品位,流连于极为别致的古代著名野逸大师的作品之间,而不是落入常俗的宫廷文人画笔墨习惯间。因此当朱乃正最终将水墨画的别出心裁的构图,出人意表的勾勒用在油画中时,他的油画真正体现了传统中国文化中的欣赏习惯。更兼朱乃正对传统书法各大家用笔的娴熟和掌握,于是他的油画既没有世俗油画的工巧之腻,也没有某些当代油画谨毛失貌之呆滞。

                朱乃正对山水画构成的探讨也令人寻味(图4);他在自己临摹的山水旁加了一句:“断透之间便是整个方圆构成之运用分布也。”朱乃正一指便达传统山水构成的堂奥。所谓断透,翻译成当代受到西方审美概念影响的词汇便是方圆构成的分布!以形的组合和变化以及解构的手法来打破习惯的构成方式并在画面组合重新令人耳目一新的构图。正由于朱乃正不间断地研究传统绘画的构成与西方绘画的构成之不同,重新以他的体会阐释了画面构成的传统与当下的同异,所以在他创作《黄河之水天上来》(图5)时,他面对实景所勾勒的速写已经不是速写,而是一幅介于西方和东方审美之间的构图效果。这里举的是一个典型的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贯穿融入并最后体现在创作中事例。何以为断?何以为透?元代画家倪瓒(1301—1374)常常使用的“一河两岸” 的构图法用的正是这个断字。但是这个断,是逻辑上的断; 是用一段画面上的空白所形成的负空间造成了似乎是在两岸之间的一个图像的终断。而在视觉上,这个中断只不过是一个空白,既没有一条线,也没有一块墨色,却被眼睛读成一条夹在两岸中的河流。产生这个现象的原因由于格式塔心理学美学(Gestalt)所揭示出的一个视觉现象而发展出的理论。 即,我们的视觉活动能够对不连贯不完整的图像的主动完整化。

图四:朱乃正研究八大山人山水画构图笔记

图五:《黄河之水天上来》 2010年参加《传承西北:吾土吾民系列油画邀请展·1》

图六:八大山人, 山水四条屏 (1693年)

而所谓的透的概念则是指画面上虽然布满图像和线条,但是在安排和构成时必须留出视觉喘息的余地。换句话说就是构图中的空凌感和空间感的营造。或者说是空间   这个透的概念更有点像对太湖石的欣赏中所强调的漏、透、瘦中的透。换成当代的语言就是空间的突然转换和拉开,画面上不能只专注前景,或中景,而是利用空间的转换制造出视觉的惊喜。恰如唐代韩愈的《南山诗》中所形容的通透的概念:“蒸岚相澒洞,表里忽通透。”朱老师所勾勒的山水画也来自同一本研究八大山人的展览画册(图6), 在这件作品中,八大山人把几间凡物构成的山中村落并未因为远而自然的淡远,相反,朱耷(八大山人)却将村落前的大石块点染地比其他地方的墨色要深。所以这个置放在深色山石后面的村落自然形成了一个通透的气眼,使画面马上活泛起来。朱老师对这件作品的琢磨和品味良久之后,不但悟到了八大山人的山水经营的真谛,更重要的是他直指要害,以断和透两个概念归纳了传统山水的构图特征之后成为自己的财产。朱乃正的这几句话实际上是在探讨如何在作品中从视觉心理学的角度切入东西方文化精髓之后而自成一家。

图七:朱乃正在黄河壶口瀑布所勾勒的速写并作为草图

《黄河之水天上来》画的是黄河的壶口瀑布之壮观,自2009年朱老师重新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主任以来,他带领着艺委会成员和作为特邀学术顾问的我,在全国各地举办《吾土吾民系列油画邀请展》。这个系列展览的第一展由西安美术学院院长王胜利和朱老师共同主持并在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 (由于前无古人的大型全国系列展的第一个展览的成功举办,朱老师笑赞王胜利院长为胜利王)。虽然筹备展览,协调各方面资源和支持占据了朱乃正很多时间,但是对西北地区情有独钟的朱老师决心也拿一件作品参展。虽然朱乃正在很多年以前为咸阳国际飞机场画过壶口瀑布,但是却没去过实地,所以王院长以及贺丹院长安排了我们去壶口瀑布游览。面对飞流直下如黄海倾倒,声势磅礴入巨雷连发,无法不令每一个人想到了李白那脍炙人口的诗句“黄河之水天上来“。万分激动的朱乃正马上拿出纸笔勾勒出他的感受。回到温哥华,立即在速写的基础上发展出草图 (图7)并很快就着手创作了这件作品并亲自带到西安参加《吾土吾民》油画系列展的第一个展览。我在《传承西北:吾土吾民系列油画邀请展·1》展览图录的长篇研究文章中如此讨论朱老师的这件作品:

当五十岁上下的李白高歌“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时,他借黄河之水的壮观气概来形容人生和历史的不可逆转性。回溯半百,感到与其“高堂明镜悲白发”,叹息“朝如青丝暮成雪,”何如确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李白这种深远宕逸的诗句,在看到黄河壶口瀑布时才能够获得真切的感受。朱乃正的《黄河之水天上来》正是在亲临黄河壶口瀑布时先对景勾出速写,回家乘兴完成创作。“黄河天来”,自唐代至今已经由诗句和现实景观重叠而成为老庄哲学思想不谋而合的境界,无论表现手法是写诗油画,还是水墨写意,或是抽象的诗歌,都积淀在一千多年来的约定俗成的语境之中。

今天重读这件作品,我更深一层地意识到,朱老师在构图上抛弃了以往的习惯方法,将这件《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构图和整个构思完全处理在一个非常独特章法之中:

初初一看,这是一件对油画语言掌握得十分纯熟的作品。无论是造型,还是用色都充分体现了学院的功底和多年的创作经验。但是仔细推敲,则看出这件作品的构图非同一般。首先这件作品在构图上采用了“中空”的手法---实体的物象都被安置在画面的四周,而画面的中心却是雾气升腾而遮掩了瀑布水流的一个瞬息万变的气势而不是对实体水的刻画。画面的上下两端才是汹涌滔滔的黄水、急急遄遄地向着东方的大海飞奔而去。在这里,朱乃正以中国绘画中特有的“断”和“透”两个视觉概念。《黄河之水天上来》画面中间的雾气就是这个“断”概念在油画中的演绎。

当我们将视线移往画面左侧时,感到的是对视觉的一个刺激:站在一个峭壁上的古代着装的身影霍然醒目地标志了对画面空间中景的占据。这一占据的刻画和强调,瞬间拉开了峭壁观者和飞下瀑布之间的空间和距离。于是,这件作品的空间感陡然生成。 这就是透。所以朱老师所说的“断透之间便是整个方圆构成之运用分布也”指的是传统视觉欣赏心理的把握以及表现。朱乃正从理论上和实践上深入地探讨了如何在油画中表现出传统中国的什么心理和视觉欣赏期待。从这几个例证来看,朱乃正以油画画出传统思维不是口号,也不是标签,而是深入的研究、探讨、理解和实践的结果。

                                                                                                                                                                2014415

                                                                                                                                                  修改写于温哥华與可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 【古-留-香】 2014-04-27 17:13
    欣赏 祝福
  • 岁月读者 2014-04-27 23:17
    赏读问候
  • liangshuang 2014-04-28 10:29
    曹老师您好,感谢您发表如此具有学术价值的精彩博文,已于4月28日将该文章推到了博客首页今日点击的头条位置,期待您以后更多优秀博文的发表,也再次感谢您对雅昌博客的支持。

    雅昌博客编辑部
  • 旗鱼蓝 2014-04-28 10:38
    佳文!
  • 世界伟人 2014-04-28 14:57
    (1)星原的文笔流畅,才华横溢.她以画龙点睛之笔,写出了朱乃正,不可多得的艺术才华.
    (2)曹星原身在海外,心系祖国的文化大业,正直勇敢,不惧危险,恐吓.积极为宣传,介詔大师级人才,呕心沥血,令人敬佩.
    (3)请大家为华人中不可多的人才,包括您-各位自己,捧个场.
  • 樱木樱桃 2014-04-28 19:35
    谢谢奉献
  • 石乐 2014-04-28 21:14
    欣赏朱老大作“断透之间便是整个方圆构成之运用分布也”;高僧“八大山人”是用干湿淡淡的水墨来表现他的内心意境;他们都蕴藏着画家热诚的感情。
  • 写得好,强有力的证明!!!
  • 付志鹏 2014-04-30 00:08
    欣赏
  • liujwww 2014-06-09 09:22
    谢谢分享!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