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珍贵录音: 朱乃正最后的声音 (1)

12已有 1785 次阅读  2014-06-09 07:32   标签style 

                                                         乃正最后的声音(1)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准备安排带朱老师回北京。到了北京之后已经是2013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我们和来接机朋友与学生一同去了朱老师最喜欢的翠明庄饭店楼下的石库门饭店用晚餐。原打算直接住进我在东华门那个刚刚请好友帮忙装修好的小院子住,但是晚饭后我进去看了发现新装修的气味十分呛人,到了有窒息感的地步,绝不敢让老师住进去啊;最后还是回了门头沟工作室。

       由于老师的身体逐渐衰弱,我有意想留一些他的声音作为今后给自己的念想,但是毕竟没有设备,只有一只手机。他开始说话时,我没准备,等我把手机的录音打开,老师已经说完了。有时候,看他要说什么了,赶快打开手机,但是他又不说了。所以录下来的听得明白的只不过是极少的片断而已。今天回头看,正是这不多的几段录音说明了很多问题。

                第一次拿出来这一段录音是放给一个到门头沟来看望我的乃正的老友听的。他柱着拐杖进门时我慌乱歉疚地说:“啊呀,您来个电话,我去看您,怎么能劳您的大驾到门头沟来!?”他说:“你尽心尽力照顾我的乃正兄弟,我一定要亲自来谢谢你。”谈话中,我给这位老友听了这段录音。他感慨地说,好好收着,外面许多谣言,这段录音就能证明一切。他甚至建议我转录到CD盘上发给一些人听听。我犹豫了许久也未付诸行动,直到七七那天,许多乃正的朋友和学生到门头沟来上香时我第二次放这段录音。

                老师离开将近一年了,近来一些朋友的建议我将我和朱乃正老师的对话录音誊写出给同行好友分享,今天呈上第一段:

(说明:2013年六月底朱老师进了中日友好医院,进去第三天,有人给我来短信说朱老师唯一不愿意见到的人约他一起到医院来<此人在2012年朱老师第一次治疗离开医院后已经赶到医院闹了两次,医生来电话关照了说只要朱老师回去治疗还会来闹>,问我怎么办?我把短信给正在输液的老师看。乃正说告诉他说我们不在中日,不要来。然后定定地看着我说了一个字:撤。我急急打电话给帮助我照顾他的老师的朋友和学生说明老师的意思和情况。输完液、车已来了,朋友将我们安置在一个让老师安心的地方住下了,又找了护士继续护理。本欲第二天再回中日友好医院,但是一大早,医生给朱老师打电话说昨天我们走后来的人大闹医院、快把墙都打破了,您回来还会来闹,不能回来了。于是朱老师的好友学生立刻重找医院,很快住进了301医院。朱老师一再叮嘱我们几个照顾他的人要绝对保密他住院的地方,他不希望有人来打搅。另外朱老师非常爱干净整洁,即便在医院,每天一早都让我给他洗漱、梳头、换上不同的干净衣服,坐起来等护士和采买东西并协助我照顾他的朋友学生。他一再表示最不希望的是病到不堪状被人围着看。)

录音时间:2013年七月十二日凌晨3
录音地点:301医院
录音状态:朱乃正躺在床上假寐,我坐在床边椅子上


(假寐的乃正睁眼看见我坐在他身边,说要我设法休息---2014 年6月9日回忆后增。)

我:我一点都不困,你困了是吧?

乃正:心思...

我:[询问的声调] 嗯?

乃正:心思大。

我:谁呀? 你?我?

乃正:你。

我:嗯有点心思大。 因为大家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见你?我怎么办?我不能老不让人家见你啊!啊?孙景波很见你、吴长江想见你、高书记、潘公恺很想见你、老崔很想见你多了;你说我怎么跟他们说?

乃正:[动了一下]

我:啊? 我跟他们怎么说?

乃正:[轻轻地]呵。

我:我跟他们怎么说?我跟那些想见你的人说什么?

乃正:[思索并询问般地]呵。

我:我说,孙景波、老崔这些人都非常想见你,我跟他们说什么?让不让他见?在哪见?叫他们到这儿来好不好?

乃正:[立刻接话]那、那样就不保密了。

我:是、是不保密了。可是到哪儿去见呢?你想见他们吗?想不想见见大家?

乃正:[沉默无言]…

我:嗯?

乃正:[思索般地叹气] 呃。

我:你就不理我了,就说一句话,嗯…[我轻轻地叹了口气]

乃正:[听不清词字]哈乌噢

我:你说什么?

乃正:[听不清词字]哈乌噢

我:不知道?

乃正:[好像说]说不清…[清晰地说]没有牙。(睡觉时不带假牙)

我:没有牙。

乃正:啊!说不起来。

我:说不清楚,对。那等你有牙了再说好不好?啊。

乃正:嗯!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

(录音完,共三分钟。)

----------

想念乃正的时候,听听他的声音……

分享 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