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前卫的守望

已有 1357 次阅读  2008-03-20 21:07

 

朱金石/文

 

     中国前卫艺术追溯到1970年代已经”前无古人”。但是如果我们发现周迈由1960年代就以现代诗人显现江湖,就会以惊诧的目光观看他半个世纪的艺术人生。显然,直到今天迈由不被人们所知必与他孤傲的性格有关,但不合时宜的前卫精神才正是他长期沉寂的真正原因。

 

     当麦田撒种的季节,迈由是中国前卫艺术最早的劳作者。但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收获? 1936年迈由出生,这一年诗人洛尔加被西班牙佛郎哥统治者杀害,迈由说洛尔加是他最喜欢的诗人,那么迈由是喜欢洛尔加的诗歌,抑或洛尔加勇敢的生命?或许正如批评家高名潞所言,七十年代是悲壮的前卫,但这种悲壮不完全是命运的给予,也是艺术家的选择。我们如何理解那个年代?布尔乔亚式的生活方式,先锋主义的放荡不羁,地下艺术中的恐惧,往事难以回首,但这一切构成了中国早期现代主义的浪漫,而迈由做为先驱者笃守着前卫精神的信念,把诗歌、绘画作为追求这种乌托邦的见证。

 

    迈由自小喜欢绘画,1940年代曾受教于一位流亡在上海的犹太艺术家,到了1960年代,他的兴趣强烈的凝聚在印象派、立体派的艺术风格上,虽然这个时候他的写生还保持在对自然的情感之中,但他曾和他的朋友彭刚,另外一位怪杰,在1970年代初期大量的临摹了毕加索的油画,这种临摹不是临摹,而是一种标新立异,我和许多年轻人在1970年代中期正是在他的小居室兼画室被这些临摹品惊呆了,实际上在那时被震动还不仅仅是这些临摹品,而且也是由于他的举止、生活方式远远异于他人,他的居室营造了一种怪诞的气氛,完全符合我们对先锋的想象,他的衣着因自制而奇装异服,一次他在路上,被一群看到他惊叫的小学生弄得开怀大笑。其实迈由的气质一直都是文弱的,但他的野外写生对任何一个观者都是神经的挑战。  

 

   迈由的艺术在1970年代的中国虽然属于桀骜不逊,但他的画笔永远是干净的,画板永远是明亮的,画面永远是人们看不懂的,而这就正是七十年代中国先锋艺术的标志。它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另类精神,意味着一个已经失去的令人缅怀的记忆,它是温暖的、浪漫的、但又是坚韧的。

 

   迈由能不能属于中国立体主义的先声者?至少他对塞尚、毕加索的兴趣是以他的绘画实践为引导,立体主义到了东方,必然要和中国传统美学遭遇,一般来说最好是井水不犯河水,但迈由的天真使他忘记了界限,他对东方文化的研究是以对西方现代主义的热情为重叠交换,也就是说:西方主义到了东方登陆,承携它的是老庄、是隐士、是怪客,所以,迈由的立体主义态度是非常模糊的,时明确、时隐含、时陆离。但令我非常惊讶的是,他最近一系列油画作品中的观念构成主义。在这些作品中,更具寓言性质,似乎在长久的漫游中,他要对人生有所倾诉,而这样一种叙述是他1970年代完全拒绝的。写生就是写生,它充分体现如何面对对象,它是形式与真实的对抗,是主体与客体的对抗,虽然没有胜利者,但迈由永远自信他的画面最为真实,而这恰恰是形式压倒对象的激进形态。但是在今天,形式于迈由更象是表达记忆的通道。它的绝对性已被消减,它的开放性在当代的语境中则成为通往表达的自由。

 

   迈由今天缓缓向我走来,我对自己的老师保持着三十年之间不变的尊敬,这种个人情感即是对迈由不事功名、淡泊人生的钦佩,也是对中国早期现代主义寥若晨星代表人物的高山仰止,晓红刚刚打来电话,希望我写写迈由,时间短促难尽全意,但我想,迈由的艺术在今天又开始了新的起点,我们还有许多时间拭目以待。

 

                                                          2008.3.2于费家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