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太仓六百多年前“大元瓷仓”盛景再现!答应我,一定要来看

1已有 367 次阅读  2019-08-14 14:06
大元瓷仓
展览:大元瓷仓——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出土文物展
地点:太仓博物馆三楼3号展厅
时间:常设展览,长期对外开放
这是一个关于古物件的故事
故事的起源要从六百多年前的元朝说起
当时的太仓是“六国码头”
如今可以从大量文献中考证,
但是2016年致和塘的一场清淤工作,
给这个称号添上新的色彩。
至此,
太仓“六国码头”的称号
有了大量实物辅以佐证。
多年来,
在太仓各个乡镇陆陆续续发现了这些古物件,
2016年1月,
在太仓的一个地方它们被集中发现。
01
600多年前的太仓和龙泉同隶属于江浙行省,
这些物件乘着商船从龙泉出发,
或北上入钱塘江经内河抵达至和塘(致和塘元代时的古称),
或沿瓯江东行入海沿海北行至刘家港(浏家港古称刘家港),
它们在设于太仓的“庆元等处市舶分司”
办理报关后出海,
要去哪里呢?
高丽?日本?琉球?阇婆国?暹罗?安南?
这些都有可能。
或农民起义,
殃及了当时的太仓城,
这些物件也难逃厄运致损;
或当时不值钱的碎片遗留埋没在太仓仓储地,
眼巴巴看着其他完整的器具“出海游玩”,
各种说法不一,
总之大量的碎片留在了太仓这个仓储地,
埋没了600多年,
如今它们重见天日,
摇身一变,
美学、考古等多重价值齐聚一身,
不可估量。
它们是龙泉窑,
青绿色是他们的主打色彩。
它们中间很多个头很大,
大碗、大盘、大罐、大瓶……
这正与元代掌握统治权的蒙古人
豪放性格和生活习惯相契合。
02
去年9月,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出土文物经过初步整理,曾以“娄江馈饷——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考古初步成果展”的名义与我市市民短暂见面,此后,部分文物在杭州、南京、宁波、上海、广州、常熟、镇江等地巡回参展。近日,这些文物重回故里,以“大元瓷仓——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出土文物展”为名在太仓博物馆全新升级亮相。
樊村泾元代遗址位于太仓老城区东港街与新华东路交叉口南、致和塘南岸,经过近两年半的考古发掘,基本廓清了东西两个区域内的遗迹性质,东区主要为仓储及其相关遗存,西区主要为前店后坊式商住区域。据文献记载,此处原有古河道樊村泾,且该遗址分布樊村泾两岸,主要文化内涵时代为元代,故命名为樊村泾元代遗址。
樊村泾元代遗址作为我市唯一一个大规模的古代瓷器仓储遗址,甚至是全国、全世界范围内重要的龙泉窑文化遗存,此次通过展览方式全新亮相,除了大量龙泉窑青瓷之外,还有哪些看点呢?
看点一:展览分为三个板块,分别为:樊村古泾、龙泉遗珍、海丝撷英
△遗址布局全景
△龙泉遗珍
△海丝撷英
市民不仅可以通过地图和模型
看到樊村泾元代遗址当年的全景布局图,
直观感受到元代太仓水运通畅、海贸繁忙的景象,
还可以一睹300余件元代龙泉窑青瓷的风采。
看点二:多种地域窑口,价值独特,不可小觑
除了上述龙泉窑之外,
还有景德镇窑、磁州窑、铁店窑、定窑、义窑等,
目前已发现的有11种地域窑口。
△景德镇窑褐彩贴塑螭龙转柄高足杯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
已修复的景德镇窑褐彩贴塑螭龙转柄高足杯
存世极罕,
转柄和铁褐彩绘工艺精湛,
美学、考古价值均不可小觑。
△景德镇窑釉里红高足杯残片
还有景德镇窑釉里红高足杯残片,
釉里红为元代景德镇窑新创品种,
以铜为呈色剂,
在高温还原气氛下烧成,
因铜元素的化学性质不稳定,
故烧成率较低,
相比元青花更显珍贵。
△景德镇窑青花孔雀牡丹纹碗残片
另外出土的一些景德镇窑元青花瓷残片
也颇具研究价值。
看点三:发现了来自他国的瓷片
△高丽瓷器残片
在出土的大量瓷片中,
不仅有来自当时中国各地的瓷器,
还发现了来自高丽的青瓷残片,
与中国烧制技艺存在一定差异,
也足以说明元代中国、元代太仓外贸兴盛的状况。
看点四:太仓樊村泾成为元代龙泉窑的重要考古遗址
△新安沉船
上世纪70年代,新安沉船重见天日,轰动世界,韩国政府用9年时间打捞出龙泉窑青瓷12000余件,成为元代龙泉窑考古研究的重要发现,而今樊村泾元代遗址出土的龙泉青瓷不少能与新安沉船出水品一一对应,因此,有专家推测该商船很有可能是从太仓出发的,樊村泾也成为元代龙泉窑的重要考古遗址。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已探明遗址范围30000余平方米,长达两年半的大规模考古发掘工作于今年7月落下帷幕,大量的文物还在修复中,发掘总面积近15000平方米,已发掘出土以元代中晚期龙泉窑青瓷为主的各类遗物150余吨,其中可复原器物标本不低于50000件,是除龙泉窑址考古之外规模最大的一处龙泉窑青瓷遗存。
沧桑轮回中,
大元瓷仓再次向我们走来,
它以实物证据生动再现了元代太仓港的繁荣,
彰显了古代太仓在国家海漕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揭示其不仅为国家运行中最重要的粮仓,
亦是“瓷仓”的历史,
填补了本地区古代海上贸易相关遗存的空白,
为海上丝绸之路研究提供了新材料。
大元,一个气吞万里的世界帝国,
太仓,一座行商千舶的天下良港,
穿越六百多年的时空变迁,
考古人的手铲让樊村泾重现当年。
这一次,
请和我约定,
让我们一同走进太仓博物馆,
一睹太仓600多年前
水运通畅、海贸繁忙的盛景!
【太报融媒见习记者:王倩│图片来源:太仓博物馆】
【编辑:未来】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