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也谈人与文化的功利性——与刘晓林先生商榷

2已有 780 次阅读  2015-03-03 00:43   标签color  style 
       功利性和追逐名利是不能等同的,精神性追求也可以认定为人的功利性需求,按照马斯洛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与归属感、尊重、自我实现“五类需要层次来看均属于人类最为基本的自我本性的功利性需求。所以,非功利性从本质上讲是不存在的。

      评奖和参展等之类的活动只是满足人追逐名利的可能性活动,与创作者本身可以无关,也可以有关,取这决于创作者的价值取向。莫言的诺贝尔奖他可以不要,要了就说不清了。历史上诺贝尔奖是有不去领奖的,比如1964年让-保罗·萨特拒绝领奖,且他先前已经拒绝所有官方奖项;在1973年, 黎德寿拒绝领奖,原因是他认为自己不值得获奖

     对于文化而言,文化是人及其构成的社会的创造物,也可以认为是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而设定的知识体系。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的马林诺夫斯基就认为“一个社会的所有文化其实只是一组工具,其存在目的在满足人类自身的种种生理和心理需求;而各文化要素之间是环环相扣,且不断变动以保持有效的运作。也因此,我们可以在各文化中找到一套自己的运作原则,而这些原则也和社会中的实质功能保持紧密的关联。”
因此,人及其文化都是具有功利性的,只是每个人或者不同的社会对于功利追求的程度不同,价值取向有别而已。

附:
人与文化的功利性
刘晓林

     人们多对存在功利性的事物和现象持否定态度,我则认为于此需要具体分析。
      谁不想活的更好些?在这个意义上讲,人这种所谓的高等动物具备功利性无可厚非。进而言之,人类(本体)所创造、拥有的某些文化(衍生体——包括文学、艺术等)中若具备了功利性也同样无可厚非——根据人类的发展,可以明确的是远离功利性的文化更加值得称道——因为这样的文化更加趋近纯粹的自由灵魂,更加趋近你我内心深处的原始期望——难以企及的自然稀少,于是所谓的伟大便随之诞生。
      开宗明义:人与文化功利性事实的存在自然而然,你我不必精确臧否。人与文化非功利性品质的出现弥足珍贵——原本就具备“私心基因”的人类同时受制于“理性细胞”,这样使得非功利性品质有了得以出现的可能。
      话出有因:如上思索与莫言先生获诺贝尔文学奖后,中国艺术研究院为其举办的“祝贺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座谈会”有些关联。莫言先生讲:“当年我拿起笔来开始写作的时候,也绝对没有想到过获什么奖项,不仅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甚至连国内的什么奖都没有想过。那时候之所以要写作,一方面有功利的原因,就是想改变自己的处境。另一方面,确实感觉到心里有很多话要说,有写作的冲动和欲望,这种冲动和欲望就是对文学的迷恋和爱好,想用艺术的方式把自己的生活、把自己所看到的事故再描述给别人听这么一种愿望。”范曾先生发言:“我感到令人钦佩和敬重的是莫言对这个事情完全淡定的态度,而这种淡定的态度来源于什么?来源于…尼采讲,一个童心若狂野、若妄言、…若神圣之至尊也,够了这七点,他是一个真正的怀着一个纯洁的、没有受过污染的眼睛来看待这个事件。因此,他的作品能感人,能真实,没有虚假,没有任何的为功利而写的东西。”
      人在特定的生命阶段有对功利的追求实属正常,世界上哪能存在终生对功利毫无追求的神仙?一个人所取得的成就至少离不开功利和兴趣的双重约束。因此我认为范曾先生说“(他)没有任何的为功利而写的东西”,是对莫言先生近似阿谀性的过度赞誉,是对客观大道的无视。尽管后者没有接受——那时候之所以要写作,一方面有功利的原因,就是想改变自己的处境。
      当人类对功利性的追求到达一定程度后,人们在内心对非功利品质的渴求会日益剧增。就具体的生命个体和文化现象而言,非功利品质的形成永远是海市蜃楼。只有极其稀少的一部分才会有实现或得到非功利品质的可能。也许功利性自你我诞生那天起就流淌在血液里,于是人类创造了无数功利性的文化。同时非功利性的文化也定然存在——它们的存在使得人类发展到某个十字路口时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从而使得人类发展能够得以继续下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