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中国画创作中的境与意——读田黎明作品随想

9已有 630 次阅读  2015-03-27 22:46   标签中国画  花鸟画  人物画  style 

“他不仅将传统山水、花鸟画中的独特技法引入人物画创作,更在创造性地继承中国画传统的基础上发展了自己的技术技巧,形成了‘融墨法’、‘连体法’、‘围墨法’等技法语言;更为重要的是,他在明显吸收西方光影概念与形式构成的基础上,将其转化为中国画的语言与韵味,显示出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以及深藏其中的诗意特质。”.......。“作为当代中青年艺术家的杰出代表,他以创新确立了自己艺术创作的价值,也由此奠定了自己的当代艺术地位。对水墨没骨的融染方式进行调整,将色与墨、色与色并列交融,取名为‘整体画法’”。这是田黎明先生在上海举办的个展“阳光·空气·水”评论界给予的评价。

就我赏读田黎明先生的作品,个人认为在以上评鉴的基础上,田黎明先生在中国画领域里所作出的探索,对于中国画的创作而言带来的启示主要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第一、整体情境的营造传达出东方艺术特有的审美趣味。田黎明先生的画首先引入视线的是画面整体的氛围带给我们的感受:暖暖的、阳光的、淡淡的、温暖的,画面借助整体的色墨交融、光斑处理、空白预留和形体塑造整体营造出这样的感觉,这远远超越了画面借助单纯的造型或者线条来传达审美趣味的个人追求,田黎明先生作品中的意境营造胜于画面造型、线条、笔墨等语言的纯粹性,成为作品品味的首要因素,也将中国写意人物画推到另一个高度,用谢赫六法“气韵生动”为第一的描述也不为过。

第二、美术要素与形式语言服务与整体的画面氛围。田黎明先生的作品将笔、墨、色、空白、材质、肌理、空间等美术要素,借助自己独创的‘融墨法’、‘连体法’、‘围墨法’等技术手段恰到好处地驾驭运用到作品中,其根本的目的在于营造情境氛围,表达审美趣味,实现了“技术为艺术表达服务”的目的,且将技术隐藏在画面的整体氛围里。

第三、造境超越在写景的基础之上。田黎明先生的作品不是对客观自然景物的写,而是在艺术家感悟自然基础之上的造景,有中国园林艺术中的“造境”“隐”等艺术手法的借用,借境抒情,情境交融,光斑成为境的重要符号,借助墨色和空白的交互使用和叠加营造出暖暖的情境来。

第四、意象造型让位于情境营造。田先生的作品,在造型上借助传统写意画的“没骨法”和意象造型观念结合起来,并且这些造型让位于画面整体的气氛营造和情境设置,使形与色、空白交互使用,营造出来的整体画面气氛,让我们感受到暖暖的气氛下,人们对于生活的惬意和满足。

由此,纵观中国绘画史,在山水、人物、花鸟各个题材领域里,笔墨技术总是成为评论中国绘画的首要标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原则屡屡出现在各类文献里,并被艺术理论家用来评判艺术作品,也被艺术家在艺术实践中展开实验,但真正实现情境营造成为画面整体意境表达的首要条件,在历史中并不多见。

魏晋时期的绘画还处在人物、花鸟、山水融合的境地,人物成为山水的点缀,人物造型虽有“曹衣出水”“秀骨清像”的审美追求,还表现为对形似表述的层面,唐、五代、宋时期,绘画的分科和画科的画派出现成为这一时期最为重要的特征,更多地倾向于对南北山水画派、花鸟的“皇家”与“野逸”之分,人物画领域更多关注画面人物造型服务于政治地位的尊卑大小的写实阶段。元明清时代,因为政治的因素,文人画大行其道,画家借助笔墨以宣泄情绪,笔墨被文人在消遣中将其发展至极致;个中虽有董其昌的“南北宗论”理论对绘画产生影响,“虚”“空”的禅宗理念在画面中得意体现,使绘画走向“虚无”的内心表述,即使是徐渭和八大的大写意花鸟画仍然只是画家个人情绪和内心孤独的呈现。石涛虽有“搜尽奇峰打草稿”改变中国画因“四王”陈腐之气的气概,终究还是停留在笔墨趣味的追求和形态的自然描述上。近代美术家如徐悲鸿、潘天寿、林风眠等艺术大家,对于造型、构图、形式语言上所作出的努力使不言而喻的,在画面整体性情境营造上仍然没有超越出新的可能性。时至今日,中国画创作领域里,对于绘画的评述仍然在很大的层面讲笔墨的评判视为中国画的首要标准,这从根本上使和1000年前的谢赫的评判标准“气韵生动”为第一相违背,更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和文化主旨“天人合一”、“、“尽心、知性、知天”、“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言不尽意”、“得意忘象”等价值取向强调经验范围内体悟的思想相去甚远。

给予此论,倒是觉得田黎明先生的艺术实践在这个方面所作出的探索是极为重要的,对于我们这些学习中国画的艺术爱好者具有极大的启发意义的。

初浅认识,仅己之见,以期抛砖引玉,还请同仁批评指正。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