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耿鑫话桐庐

15已有 1003 次阅读  2015-01-19 21:15   标签Microsoft  border  normal  山东人  企业家 

在杭州生活久了,总是觉得自己仍是山东人。
我和桐庐其实不熟,自从多年前认识桐庐人周关兴,桐庐这个地方才在我的脑子里有了轮廓!关兴这爷们是个企业家加官员,如今退休却牵着媳妇满地跑!除了到异域或外地走马观花外,有时到杭州兜朋友,不论多晚必定回桐庐家中。他说桐庐才是天堂!
周关兴性格开朗幽默,有时肃严之间会突然像个俏皮的顽童。自跟他混熟了,这老头就开始忽悠我来桐庐“见见世面”,那表情似呼告诉你这里才是“天堂杭州”。有一天,还是被骗了过来。小老头人缘不错,一到桐庐就拉了一帮朋友陪我吃酒,自己不喝酒的人却搞得我酩酊大醉,企业家加官员啊!不得不服劝酒的能耐:“耿老师哦!革命小酒不喝也不对!哈吆,娘哎!”
桐庐人漂亮,富春江水之地泽润出的都是好看的种儿,这儿的人性格也豪放但很温和,没那么咋呼,待人接物总是敞开心扉的。后来,我就成桐庐常客了。的确,感受到了这里人与自然的和谐是天下最美的也是最棒的,啧啧!你看人家那城市规划的,据说是中国最美的小县城,排行前三呢!此时的周老头已不过是个美的符号而已!哈哈哈!
桐庐的自然景色确实像周关兴说的一样,难怪他喜欢“蜗居”桐庐!难怪这里的人那么表里如一地帅气!
有一天,他的好友王富根兄弟带我来到一个叫彰坞村子的大深山里,一到这里看到眼前的美景,竟如此符合我的性情。不仅地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和“放情丘壑,渔弋山水,”的佳句来,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天上人间嘛!

很有缘也很运气,这次结识了这里的庄主徐献荣,姚志文,徐传虎等几位像梁山好汉似的兄弟。好客的他们看出我的心思,极力倡议与挽留,让我常住这里画画生活!并给我作画生活提供最好的场地和设施,于是,我就半推半就,有了今天的画室,我给在半山腰的画室取了名字“危巢”,居安思危之意也!
转眼,我在这里生活近一年了,在此期间,我进行大量地创作和写生,依美丽桐庐的山水人文为对象,体验艺术观念的多种形态,似乎觉得有一种“精神远游者的回归感”。同时也鞭策着自己在艺术中积极寻觅中国当代文化的建构之径和中国特色视觉文化之方式。
在我欣赏桐庐沉醉于桐庐,用手中的画笔描绘桐庐的同时,暮然发现,在“新农村建设”运动中,属于桐庐的那些特有的“仙气”在慢慢消失,比如:我身边具有几百年历史的彰坞古村和她特有的文化积淀,与周围的自然文化就有点格格不入,这让我多少有些遗憾。期间,我所去过的狄浦、大山坞、石舍、凤川古村、合岭、旧县等等也如冬日残荷,夕阳西下。特别是狄浦村,在古迹即将殆尽的当下靠毫无意义的村边花海来支撑“狄浦古村”几个字,来招揽游客,实在是驴头异尾!让人反思?受益的村民们,可能就是那几家开农家乐的小商贩。据我这近一年所掌握的资料,桐庐近十年有近五十多座古村已基本消失,呈现出来的村庄到处是一个模样的“政绩”村,甚至,有的村子原有的那么让人能触摸到的一点点乡愁也荡然无存了,让地域文化没有了个性,让人的情感没有了归宿。我不知道以后用什么样的口吻给孩子讲:我们的家在哪儿?
我这几年去了很多地方,东西南北中吧!发现政府又一更大的兴趣,这边盖高楼拆古宅,那边重建复古建筑群,最终还是回到这种“政绩”上来。到后来,完全是一个没有内涵的商业楼盘。徽州的古村保存的相对好一些,但也不乏杀鸡取卵式的拆迁原装的古宅,重建土洋结合的马头墙,这也不能不让人感到指挥者的文化素质普遍低下,原有的传统工艺化石遭受灭绝,历史传统精髓正在消失,看到的是那些令人啼笑皆非而又尴尬的“文化座标”。
我真担心你会在自己的村里迷路,在自己的城市走丢……
中国人吧!爱管点闲事,我就属于这类人,你说我一个杭州人,不不!山东人不好好在家里待着?来桐庐得瑟!找死!
死也没那么好怕的,生在曹州(菏泽)葬在桐庐。也值!来世托生个桐庐好主,再逍遥在桐庐,也算是在天堂永存!没准哪天?“新农村建设”占了俺那块阴曹地府也是无量寿福啊!呵呵,阿弥陀佛,嗡尼吗逼轰!
在桐庐生活久了,已觉得自己是桐庐人了!
                                                                                                                               2015.1于彰坞危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