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三论胡世钢其人其画----王华东

3已有 92 次阅读  2019-04-14 21:17

三论胡世钢其人其画

                  王华东

 



【一论:模糊不清的胡世钢】

         胡世钢,字鹤骞,号默人、知鱼者、睁眼菩。这个有点古旧的字号与他现在的生活状态无法联系。正如他的水墨鱼儿一样,在现实和超现实中,在传统笔墨和当代表达中,我们同样联系不到他的那一个同位点。所以,读胡世钢的作品,尤其是读胡世钢当代水墨系列:鱼与网的图语。与其说是我们产生了困顿,不如说这是胡世钢笔下鱼儿的困顿。

       我和胡世钢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就认识的老朋友。最让我感兴趣的胡世钢是个爱鱼的人,我们曾在一起钓鱼、品鱼。如今在他的画室里,养着各种各样的鱼,长此以往,乐此不彼,他说他十分欣赏鱼在水中的悠游自在。他对鱼的喜爱,远远超过了众多食客生理上的诉求。所以,在他的当代水墨作品里,鱼就成了他更加关注的主题。奇怪的是,他的鱼大多都不生活在水里,要么在干涸的河床上,要么在房间木质的地板上,要么在高山之巔的云层之上,要么在喧闹的都市空隙,,,,,他到底要向读者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无论如何,庄子的鱼,总是生活在水里,而靠水的滋养,才能化为鲲鹏,而历经沧海桑田后的今天,当人类进入高度文明的信息时代社会,胡世钢的鱼怎会有如此的表达?这鱼是你?是我?是他?抑或是胡世钢自己呢?于是,在胡世钢其它的作品里,我们发现胡世钢在努力寻找的答案:网。

        曾经有一首题目叫《生活》的小诗,就一个字:网。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在胡世钢的宣纸和画布上,这成了他的另一个主题。有句成语叫“鱼死网破”,而在现实生活中,鱼往往死了,网并没有破,即便破了,还会有人重新织上。胡世钢说,他所画的这些几近密不透风的网,无一漏笔,每条线都有结,每个结都与所有的结相连。他说的是事实,这是一张强大的网,任何鱼都无法穿越的网!

         答案似乎找到了,但鱼该怎么办呢?鱼们该怎么办呢?

         胡世钢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即便如此,但从胡世钢的作品及其作品以外的种种迹象中,我们却捕捉到了另一个信息,他爱鱼,却同样离不开网。在他的笔下,他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打理出一条很具艺术气质的鱼,很有理想的鱼,很想冲破樊笼的鱼,很有在餐桌上我们无法品尝到的那种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鱼,但是在现实生活里,他们都是一个十分需要网的鱼。任何人与物也不例外。虽然,他说他不想在绘画艺术领域做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但他不能失去这张网,他无法没有这张网。他需要生活中的这张网,去打捞餐桌上的鱼。因为,艺术不仅仅是意识,更是物质的存在,而作品不仅是抽象的网,更是具象的鱼。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生活中的网和艺术的网,餐桌上的鱼和画中的鱼,本该是泾渭分明的,但在胡世钢的世界里却有些模糊不清了。

        也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胡世钢灵魂深处的挣扎:想摆脱束缚---不在水中的鱼,却依然充满了生命力;依赖束缚---画布和宣纸上的网,竟画得如此美妙传神,充满了思想的激情和张力!这就是胡世钢,生活在艺术中的胡世钢,艺术在生活中的胡世钢。

         鱼是美丽的,鱼儿是吉祥的;鱼是传统的,鱼儿是当代的。什么时候,胡世钢的鱼能化为鲲鹏呢?




【二论:妖气十足的胡世钢】

         观胡世钢的荷塘,浓重的墨从容地濡湿开去,一张6尺的宣纸上几乎不留多少空白。观胡世钢当代水墨荷塘有一种禅意慢慢静入我们的心境,刚开始时不习惯,因为固有的审美模式告诉我们没有这样的画法。但到了后来,看他的画多了,我们终于发现他在画中深藏的情感以及他要传达给我们的对于生活的看法:我说的是他笔下的荷塘。

        胡世钢喜欢画秋塘,笔下的荷是一派萧瑟的景象,残叶断枝密密麻麻惨不忍睹,同时又惊艳得让人窒息,这是秋的内敛与收获之美。这,也许和他的经历有关:曾经在读美院时为生活费去火车站当搬运工;曾经在十分狭小简陋的屋子里努力作画;曾经在充满欲望的都市里为了梦想东奔西走,,,终于带着岁月的历练,他又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画室,但是,这时的他已经不同于过去。

        胡世钢又重新拿起了画笔,通过笔墨传达他的独特的感受。我们都有过美好的愿望,愿世间的一切真善美。我们也恭读过“荷塘月色”“爱莲说”,恭读过不少画家笔下的荷,真诚地相信莲出污泥而不染,并在感动之后决心去做一个像莲那样的人。但是,当胡世钢毫无保留地将他的荷塘展现在众人面前时,我们惊讶了!原来生活的真相就躺在那一层薄薄的宣纸上。什么莲出污泥而不染?说雅点,是洁身自好,说俗点,是清高,是自命不凡。不信,将它扔到现实中看看,去菜市场买它,会遭遇缺斤少两,去药房买它,可能早已过了保质期。我如是说,可能牵强,更有些痞,但不容否认,这就是现实。

         所以,我说胡世钢是对的,通过价值判断,他找到了直觉表达的觉悟。这不仅表现在其作品的思想层面,还表现在其笔墨功力修养的艺术层面。中国画讲究留白,而胡世钢却反其道而行之,不论是他所画的“鱼系列”还是“荷系列”,整幅宣纸几乎都是墨色撑满,在颠覆传统的同时营造一种氛围,那就是在深深的窒息中孕育爆发,不给空间,不留余地,只给一个答案。虽然粗暴,却已达到目地。更有甚者,胡世钢笔下的荷塘已经是满目疮痍了,陡然会飘过一抹青色或一抹惺红,显得十分的诡异,令人想起蒲松齢笔下的狐仙野鬼,,,行文至此,我似乎才真正看到了藏在宣纸里的胡世钢,淡定却妖气十足,他只能如此,他找不到办法来解决自己内心的纠结,正如他的那句老生常谈:艺术是心灵的写真,唯有真诚才动人心弦。

         曾经写过短文《模糊不清的胡世钢》,说他的鱼与网,说他的无奈和矛盾。在此容我赘言几句,生活中的胡世钢和笔墨中的胡世钢是俩个人,生活中他姓胡,许多时候他可以随遇而安,可以糊涂不作计较,但是笔墨中的他却钢性十足,他认为必须表达的,一定不遗余力。

        胡世钢的荷塘是一场当代的气场对传统的继承与反思。  

      



【三论:不在这里的胡世钢】

       不在这里,这是胡世钢在其当代水墨作品中传递给我的又一个另类表达。 
       许多作家、诗人和画家都会在自己的作品中自觉和不自觉地构筑自己理想中的精神家园,胡世钢是其中一个。虽身处尘世,却总幻想着要把自己的灵魂安置于世外,但现实生活中的残酷性、多变性和不确定性又偏偏让他不得不时时面对。因此,在胡世钢的不断探索中,常出现困惑、出现矛盾的交织,在水墨世界里,总也找不到灵魂安置的地方。于是在不自觉中,他的这种矛盾和困惑反尔成就了他作品的又一个深度。也于是,在胡世钢的绘画作品中,我看到了哲学思辨的意味,看到了他的立场:艺术不再是纯粹的表达;命运的挣扎也不再是简单的述说。

     先看他笔下的长城。长城是一个很奇特的建筑,它既是秦始皇的长城,是孟姜女的长城,又是抵御外侮的长城,是一个民族精神象征的长城。上千年历史烟云过后,挞伐者有之,歌颂者有之。但在胡世钢的诠释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在黑色浓荫的层层围裹之中,长城若断若续,十分的逼仄,十分的苍老,似在向世人诉说什么。

           如果
           你不爱我,为什么
           总把我紧紧搂抱
 
           如果
           你真的爱我,为什么
           你的搂抱
           却让我感到窒息

         这就是我在胡世钢的长城脚下所听到的声音,拟人化的长城把又一种真实充满哲理地表达了出来而。而在他的另一幅作品《金莲图》里,这声音还在继续:在象征着子宫的两团毛绒的墨色之间,孕育着一枝色彩鲜艳的莲,其青色的枝干、金色的蕾与墨团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边生机勃勃,一边蓦气深深,最终的结局怎样,令人遐想。生存,还是死亡?在这个巨大的子宫里,莎翁式的诘问令我们须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

        是的,环境嘈杂,我们想搬家,恶邻在侧,我们想搬家,出入不便,我们想搬家,经常遭遇停电停水,我们更想早点搬家,总之,不想生活在这里。挣扎在生活的重轭之下,总想逃离,是我们常见的众生相。

        对高质量物质生活的追求,每个人都想往之。但我们生活中的短板,精神生活与批判精神,却在这种追求中被严重忽视。永远也装不满的木桶,总是水流一地。正如他的关于“鱼与网”的系列。他的这些作品里,有许多网状结构,胡世钢曾说过,他的这些网,每条线索都密切相连,无一处脱线。所以,他的鱼,总是游弋在有形或无形网中的自由群体,活在没有破绽的网中。

        以上的分析后,我还从他近几年的作品中发现了一个更加有趣的现象,我在《妖气十足的胡世钢》一文中,曾提到他在宣纸上用墨几乎都是撑满。所以在此我还有另一种解读,那就是在他的笔下,这宣纸的不能承受之重——厚重的墨迹不断涌来,宣纸,已不仅仅是其绘画的载体了。

       行文至此,忽然想到传播最为广泛的某些电视作品,想到它们偶尔露出的一个个小小的蜂针,以及彼时彼刻观众席里的一片掌声。可是掌声之后又归于近乎麻木的平静。在信奉实用主义的今天,我们都患上了集体健忘症,真正的生活掉进了染缸,我们无法自拔也无力自拔。

      纸上风云,却在心头。
      所以,正在努力挣脱的胡世钢,用一张宣纸与水墨签下契约:不在这里。


 

                                          王华东于中山寓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