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四川美术学院胡世钢当代水墨教学:超越自由

11已有 266 次阅读  2019-05-12 14:02


超越自由
-------胡世钢当代水墨启示录(十四)

            

 

     自由不是无边无际,自由是一个范围的概念,一个领域的概念,一门学科的概念,一种思维方式的超越与冥想,,,自由是有限的非自由,就如同老子的无限“道”也局限于老子本人的有限一样。

    古希腊人对神话和历史既无明确区分也无严格界定,在他们看来“诸神和人类有同一个起源”,神话是自己的古代史,而我们今天的当代史是神话的延续。希罗多德在他的《历史》中给我们提供了一条艺术的参照,在观念上,人类的记忆轨迹,既是宿命的又是人文的,命运和历史是神与人和谐共创的结果。这与我们的传统经典《山海经》、《封神榜》、《西游记》也同样在我们的记忆中烙下了一个个人神合力的泼墨胎记。所以,超越自由只有在艺术的羽翼下,才能让我们充分享受“北冥有鱼”的快乐。

    历史即神话,神话即历史,这一认知平台的实现,是艺术与非艺术之间心灵自由对话的结果。我们常常怀疑历史、反思神话,总是以一种沉重而深刻的心情来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然而,当我们听神话的时候,却是以一个意象为起点的,并以日常生活经验中的愉快记忆为参照,删除具体细节的有组织结构的客体或事件在大脑中投影的一种抽象类比作为理解和推理。如同我们国学中的“禅宗”,总是以一种语言的静观来开启学人的悟道,其实这是一种极高的艺术与心灵的自由对话:

问:“如何是正真道?”师曰:“骑驴觅驴”。
     (《福州白龙道希禅师》卷二一)

玄则问;“如何是佛?”师曰:“丙丁童子来求火”。
     (《安州白兆山志圆禅师》卷一七)

问:“如何是法法无差?”师曰:“雪上更加霜”。
     (《庐山怀祐禅师》卷一六)

师一日廊下逢见一僧乃问:“时中事作麽生?”僧良久,师曰:“只恁便得么?” 僧曰:“头上更安头”。
     (《水空和尚》卷一四)

问:“十二时中如何降服其心?”师曰:“敲冰求火,论劫不逢”。
     (《陇州国清院奉禅师》卷一一)

僧问:“如何是大道之源?”师曰:“掘地觅青天”。
      (《汾州善昭禅师》卷一三)

问:“如何是自己?”师曰:“望南看北斗”。
      (郢州芭蕉山慧清禅师)卷一二)

僧问:“如何是道中人?”师曰:“日落投孤店”。
      (《怀州玄泉彦禅师》卷一七)

僧问:“如何是祖?”师曰:“不游西土,有人见壁上画”。
     (《韶州温门山满禅师》卷二三)

    由此我们可以说,禅意水墨的艺术表达那是一种东方式的智慧和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的潜意识的视觉显现与传达。超越自由,让艺术与心灵对话,这是我们面对当下的“即心即佛”,我们不可能超越成一个古代的隐士高人,我们有着不同时代的空间存在,历史进程的发展与进化,科技的迅猛发展与城市化进程加速了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异化。艺术地看待这一现象与存在对当代水墨而言不过是我们面对过去和未来的自由思考与联想,所以,当代水墨的表达是超越自由的。

    当代水墨艺术智慧空间的开启,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不是一个人或一个家族群体的记忆与失忆,而是一个民族的宗教和图腾,当水与墨的自由交媾幻化出的艺术之花,是人类超越现实的一次次自由的虚拟的时空旅行。




【四川美术学院胡世钢当代水墨教学整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