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个无名画家的旷世杰作《明皇幸蜀图》

110已有 14862 次阅读  2013-01-11 09:50   标签无名    旷世杰作 
 一个无名画家的旷世杰作《明皇幸蜀图》

                           ——王瑛

题记:2012年底我有幸去上海看了美国藏中国五代、宋、元书画珍品展。南宋佚名《明皇幸蜀图》这件作品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旷世杰作。

画面可能是由白居易的《长恨歌》而来,描绘了安史之乱中逃往蜀地的杨贵妃被赐死之后,唐玄宗和他的军队在悲痛中无力地行进着。与唐代李道昭的同名作品相比较,无论是对诗歌理解的深刻程度、作品立意的思想性、构图的艺术性、人物造型的生动性、色彩运用的协调性、表现技法的丰富性、细节处理的精美程度等等方面都要显得成熟许,我也查不到相关文字资料的详细表述。没有了条条框框的限制作为喜欢研究描绘人物画的我得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分析它。

首先:绘画技法是承载绘画思想的载体。因此,在品读一幅画的时候,我们要从具体造型的艺术样式和技法运用的突破性上去分析作品的独特艺术语言。因为,造型和技法的具体运用关乎到一件绘画作品的艺术品质,对收藏传承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次:绘画的思想性是一幅画的灵魂所在。因此,我们还要从欣赏画家对所描绘事物的思想性、广度与深度方面去分析、研究、比较其推动视觉艺术发展的作用及其能力,用以确定它在整个绘画史中的艺术价值。这关系到一个民族绘画的发展方向与人性的价值取向问题。

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的中国画如何在与世界的对话中获得世界的认同和理解是促使我努力去思考分析中国古典绘画作品的动力,如何让世界了解中国画我们还任重道远。王瑛在此不妨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恭请诸位专家学者的赐教。

1、构图

此幅作品比例为4:3,绢本,尺寸不详。原作看上去感觉有100cmX68cm左右。堪称全因素绘画的经典范例。人物、走兽、山水、器戒无一不表现完美。首先:画家在山水的大场景方面采用了深远的表现形式。两山之间一片开阔的平地上有一小山丘像坟冢一样,躺在右前方顶天立地一古松的繁茂枝叶中,那古松的身姿和造型像极了一个伤心欲绝的人,两边的山崖与树木形成强烈的开合对应之势。其次:画家在人物的行进和安排方式上却采用了穿越连绵又断断续续的平行方式。这在整个画面丰富的曲直变化实体线中形成了一条积点成线的穿越,迫使你不得不用眼睛从左到右或从右到左紧紧盯随这些人物的行踪。那角度就好像你正站在岩石上面默默地注视他们。在画面中段又巧妙地利用人物疏密行进的间隙将杨贵妃的人马和唐玄宗的人马前后悄然分开。前半部分的画面主要由变化丰富的舒缓优雅的线条构成;后半部分主要由具有强烈起伏对比的直线、斜线、大曲线组成。这样复杂变化的线条构架中间有一大片广袤的空间,画家刻意在其中放置了一个小山丘,两边的山崖从画面中心向画面上方斜拉分开并且冲出画面,形似一个巨大的漏斗,顿时让画面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视觉疑惑感受和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看一个究竟。这个画面构图真是非常的高妙。

2、色彩|

画面大面积的天空和山石树木都采用接近素色的浅绛山水来表现秦岭地区特有的地形地貌,大片的苍松用浓墨画就,只有一棵孤零零的杂树用了胭脂的色彩被画家远远地安排在贵妃人马经过的崖壁后面。人马用了金碧浓丽的色彩将画面自然地上下分割。前面杨贵妃的人马着装色彩艳丽而考究,旗幡的飘带随风起舞,两位将军头戴金盔、身裹粉色华丽的短披风,穿戴碧绿色的军服,佩戴黄金甲胄和银雪宝剑分别骑在“乌龙踏雪”和“赤兔踏雪”马上,马匹戴着黄金和白银镶嵌的精美飞鸟面具,樱红的马缨悬垂于马口之后,它们长长的脖子上覆盖着朱底金团花的昂贵锦缎,甚至连马尾都被同样的锦缎包裹起来,马蹄的“嘚嘚”声有节奏地响着配合马匹甲胄上“叮当”作响的步摇。杨贵妃的坐骑是一匹白龙马配上豆绿色的描金大花马鞍,色彩虽然不多但是色彩里面的描金绣花图案却是繁复精细,让豆绿色的锦缎马鞍尽显奢华和雍容。后面唐玄宗的队伍也是身穿碧绿色的军装,一人手持长柄金斧头、一人腰佩银雪长剑和箭袋、一人手握长弓,由于士兵身上少了许多华丽的装饰而倍显装备精良又身姿英武。身穿朱色的玄宗骑在灰兔马上,天青色的马鞍特别凸显出一种寒雪托红梅的心理色彩。前面白绿镶嵌空留华鞍的贵妃坐骑与后面朱灰镶嵌承载玄宗的坐骑被身着彩衣的卫队前后分开,在视觉上引导观画的人们去猜想这样一行色彩华丽装备精良的部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行驶在这暗淡失色的荒郊野岭?这样的心里色彩暗示又进一步将观众的视线引入更加深处的人物故事隐秘的细节和心里活动之中。

3、造型

与一般帝王图的绘画视觉最为不同之处就是:画家把皇帝当着一个普通人来描绘,他的身高体貌与一般人无异。画家在构图与色彩上的奇思妙想让人不禁要去细看画家对那些山石树木和人物马匹的精彩描绘与刻画。

这幅作品的人物和马匹的造型准确、线条勾勒细腻、姿态生动,对每一个人物、每一匹马、每一个配件的塑造和刻画画家都倾注了非凡的心血,甚至把每个人物的身材高矮、壮廋、相貌特征所代表来自的地域都一一交代得清清楚楚,让观画的人即刻会联想到这只军队是由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组成的。马匹全部都具有西域的特征,身型高大健硕、线条修长优美,尽显皇家御林军的不凡气度。审美样式有张萱、韩干的遗风;在山石树木的描绘上,大小布局、勾勒皴察、出枝穿插都异常讲究,看得出画家在直追北宋的范宽和李成。尤其在处理丰富复杂的景物时互相之间的关系丝毫不争抢显摆,所有的构图、技法、造型、都显得那么浑然一体。且比例协调又法度深邃;秩序谨严又曲直有序。无论是对人物走马的动态造型造、神态处理还是山石树木的皴擦点染都显得那么完美和谐,是一幅集人物画和山水画大成的绘画作品。

4、立意

顾恺之在论绘画时感叹:“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说明一幅画在达到了上述诸多条件之后吸引人的核心是“立意”。所谓“手挥五弦”的含义就相当于我们今天的“电脑硬件”,是电脑的外观和内在的零部件。“硬件”的造型、色彩、品牌和质地的优良与否是决定“硬件”品质并引起人购买意向的开始;“目送归鸿”相当于“电脑软件”,是电脑的灵魂,它相当于电脑的操作系统。怎样用你创作的操作系统去吸引大众使用并且让它引领或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这才是了不起的伟大创造。因此,一幅优秀的画作除了具备上述条件之余,一定是要用它带给观众的情感体验去引导观众跟随画家的思路去欣赏作品,最终在与画家思想感情的交流互动中得到极大的精神享受。遴选什么内容?构建什么图式?运用什么色彩?采取什么技术?如何让自己的作品对观众具有影响力?画家在进行“立意”的起始是要大费周折的。一幅好作品是能够被不同知识背景的人品读的,正如一首好的音乐,一篇好的文章,一出好的戏剧,一部好的电影......

我在观看此画的时候不禁想起白居易《长恨歌》“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天旋日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的诗句。画家描绘了安史之乱中逃往蜀地的杨贵妃被赐死之后,唐玄宗和他的军队在悲痛中无力地行进着,侍卫用力牵着杨贵妃的白马,而那马匹在两位仪仗将军和他们的坐骑簇拥下正在挣扎转身不肯前行,其思念主人之心切跃然纸上。身着红衣的唐玄宗在队伍的后面无精打采又默然神伤地不时回头张望,一叹佳人已逝,二叹人心崩离。虽然人物马匹有十六之众又旌旗招展,但是感觉整个画面却安静得仿佛只剩下“嘚嘚”的马蹄声在山谷回荡。

在人物的布置上画家刻意在前半部分成双成对又旌旗招展的人物中植入了一匹有巨大华鞍却无人骑乘的白马,让人在心里产生一个疑问并且不由自主地想去解开它。在后半部分画家又通过唐玄宗和他贴身侍卫回头张望的脸有意地延伸扩大了画面的意境和空间,让我们的想象超越画面有限的视觉空间进入《长恨歌》给予我们的无限诗意的文学空间,它使得我们的视觉形象与文字的抽象形象形成了有力的互补关系,及“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在色彩的分布上画家将场景和空间处理成一个相对统一的只有微小色差变化的巨大而压抑的视觉空间。那些华丽色彩的人物如一颗一颗灵动的彩珠点缀其间仿佛画家通过画面在暗示人们,虽然安史之乱让大唐的江山暗淡失色,但是人还在,希望还在。

在情节的设计上,画家将巍然不动的山石树木和场景通过行进而富于变化的队伍巧妙地引诱我们的视线去逐个跟踪每一个人物,依靠那些令人真实可信的人物造型、丰富的神态表情及细节刻画的详实去逐步揭晓画家留给我们的谜,在解谜的兴奋中不知不觉时间就消失了。正所谓“目送归鸿”也!

    更为可贵的是画家在表现帝王时没有像历代画家那样将他画得身型高大,而是将他看成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他在悲痛中被人牵拉得衣衫的领口都敞开了,骑在马上的身体看上去悲伤萎顿,虽然五官已看不清楚,但是那回头的张望却道出了无限的思念。痛失心爱的贵妃,却又始终希望她还能够活转来,哪怕山谷里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以为是贵妃的呼唤。这样一个人融入在这样的事件和这样的环境里面你觉得非常真实可信,也使得这件作品释放出了罕有的“人性”光辉。

画家采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通过特殊的形象和图式对诗歌内容进行再创造,通过对具体事件中人性的揭示来引起人们的思想共鸣。它在中国画历史中属于少有的具有人文精神的作品,对诗歌的深刻理解以及造型的艺术性和色彩运用的考究非一般人能及。

我在欣赏绘画作品的时候一般除了欣赏它的笔法和技法之外,我还要欣赏分析画家在什么绘画内容里面具体使用了什么方法,为什么协调得如此完美?因为方式与方法的高超不能代替人的思想境界。“庖丁解牛,技近于道”看上去很美的技术本身是要依靠使用它的人才能够显现的。同样一把刀换了别人就不会像庖丁那样倒持得如此出神入化。因为,别人可没有庖丁那样精深地对牛的各个部位有全面而富于想象力的理解。方法的作用就好比“电脑硬件”,是画家最具基础性的吸引手段,它是承载绘画思想的必要载体。而“立意”则需要依靠人的智慧和想象力才能在美的天地自由驰骋,它是画家审美意趣和艺术表现力的灵魂。因此,这幅作品如果抛开“诗歌精神”去分析技法和色彩搭配等等的问题就像在观赏一个“行尸走肉”的美丽躯壳。

虽然不知道作者的姓名,但是它的构图奇佳、色彩设置匠心独运、造型生动又极具艺术感染力、立意深刻又意趣高远。当一件作品的艺术品格已经与姓名无关,与头衔无关的时候说明它更加接近美的本源。在我们的美术史里面它是如此的孤峰独立,我们的美术史怎能忘记它?!

我们不能仅仅强调技法的要义和模仿对象的能力而忘却了对审美的思辨和引导;对真理的追求和人性的探索。我认为大师级的作品不仅要具备相当造型和技法表达的水平还要有独立自由的人格魅力,丰富的想象力和打破常规的审美勇气。让我们大胆地去想象一下画这幅作品的画家是怎样的一个画家?1、根据画面的品质和审美样式来看定属宫廷画家无疑异。2、根据画家对《长恨歌》的理解和对情节的艺术处理来猜测,他一定是文化修养很高的人。3、根据画家对画面整体构成的匠心独运以及人物动态和细节的描绘来看他无疑是高手中的高手。4、根据画家所选用的画绢和使用的颜料分析,进一步证明了他是属于皇家画院的画家。

问题是:画家是在怎样的一种精神驱使下完成这幅作品的?《韩熙载夜宴图》是“受命之托”窥探而成。那么这幅作品呢?难道也是“受命之托”?会是哪个皇帝有这个雅好呢?为什么同时代的宫廷绘画名录里面没有它的记载?为什么这么精美的作品居然没有画家的署名?它是通过什么渠道流入民间并漂洋过海的?如果是画家在秘密状态下创作的那就更加让人敬佩了。江山与美人的故事历来都是皇帝比较忌讳的事情。因为皇帝绝对是不喜欢这样子被描绘的。这才是真正的提着脑袋画画啊!可见画家需要具备多么大的智慧、信念和勇气才可以冲破思想的禁忌去真心而自由地绘写啊!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这种为艺术而献身的精神尤其显得无比珍贵,也使得这幅绘画作品具有了非比寻常的艺术魂魄。艺术史告诉我们:只有的那些拥有了灵魂的作品才能够活过我们有限的生命。

什么是“神品”?能够承载“道义”和“技艺”的绘画方能称之为“神品”。按照这样的定义,这幅无名氏的《明皇幸蜀图》无愧于旷世杰作的殊荣。

              王瑛2013111日于清逸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5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