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凡花一季

88已有 3469 次阅读  2013-12-05 15:59

生活有很多琐事,大地有许多凡花。春去秋来,花开花落,除了有限的一些花儿能够引起常人的情感共鸣之外,大多数的花儿基本上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度过自己的一生,甚至在还没有让世人一睹芳华之前就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师大生活了几十年,目睹它的变迁感慨不已。在我刚刚分配到这里的时候师大地处外环城路边过往的车辆不也多。校园里面到处是宝塔状的柏树、开红花的石榴和粉白色的芙蓉花;教学楼是红砖配绿琉璃瓦顶的房子,虽然不大但是相当有品位,每个系都有一个四合院,里面配有芭蕉、塔柏、万年青和石榴树,一年四季植物的色彩随季节变换与红墙绿瓦相映成趣煞是好看,优美宁静的校园到处是看书学习的人。后来扩招了,原先的教学楼被一一推倒改成了灰白色的电梯楼,红砖绿瓦的四合院逐渐被白灰色的大楼取代。

十年前,学校六十周年大庆的时候要做一个校庆历史展,让老师发表建设性的意见。有一天在学校物理楼(师大现存唯一的老教学楼)散步的时候遇到校长,我斗胆给他提了一个建议。我说:“校长:听说学校准备拆物理楼?多好看的楼啊!建校60年了老房子都被拆光了,老学生们回来在哪里去找自己当年读书的地方呢?说我们学校有60年的历史拿什么证据来证明嘛!60年以上的教学楼都没有一栋那个人会相信?在老教学楼举办校史展最有说服力了啊!”没有想到学校真的就没有拆物理大楼,现在它是我们学校最上镜的教学楼,每年樱花盛开的季节好多人都来拍照留影。

这仅仅是幸运的个案,还有很多的不幸在不断发生。建筑毕竟是庞然大物有一定的影响力,可是那些花儿和植物就没有人替它们说话了,因为它们太平凡,而且悄无声息的就过了一季。

闲暇之时我喜欢在校园里瞎转悠,尤其喜欢一些老建筑地界上的植物,每每看到它们心中总是暗生怜惜,担心不知将来的那一天它们所待的地方就被水泥密封了。孟秋时节,好多美丽的花儿都开过了,可我还是希望能够发现一些让我眼前为之一亮的小小惊喜。终于发现了!一簇小小的花絮开在枯叶堆上(严格的说是还未成熟的种子),兔子特别喜欢吃它们,名叫奶浆草。最惊奇的是还有一株蓝色的小花静静地依偎在旁,同样结作还未成熟的种子。奶浆草白色的绒毛染上了点点玫红,弯弯的花茎像少女低头的颈,迷人的曲线是那么的优雅,像在低低的倾诉着花的细语。提起笔凝视着花,画的每一根线条都像是在解花语。在白露的傍晚,体会它矗立在秋日的凉夜中那柔弱的坚毅。每一天它的周围都在发生着变化,泥土逐渐被水泥覆盖,可供它们栖息的时日已不多,但是花儿还在最后的阳光中努力地开放,夹裹着来不及成熟的种子,优雅地、悄无声息的死去。

人类自私又贪婪,自负又高傲,忙着发展,忙着壮大。摩天大楼像一根根钢钎插在地球的肌肤中,水泥地面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哦!那些被优选的花儿在风中摇曳,喝着人类赐予的饮料,在温室里长大,它们被培育得可以统一花开的时间,看上去一模一样,漂亮得令人乏味。大自然赐予物种的自由生长与平衡被人为改变,现在草地上再也看不到奶浆草的踪影,野兔悲伤的离去。它们的生命如此微不足道,它们就这样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我很庆幸自己在这一季与它们共同度过了几个小时的美好时光,感谢美神的引见,让我看到了凡花一季里一种卑微平凡但不驯服的生命气质。(这幅画完成之后总是感觉表现不到位,在几年中反复调整多次,现在终于感觉调整得比较令自己满意了。)

 

                                              王瑛

                                       201312月于思贤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08 个评论)

 108 1234
 108 1234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