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过年论吃饭

53已有 7086 次阅读  2013-02-07 04:01   标签过年  吃饭 

过年论吃饭
彭 德

       富人吃饭是为了活着,穷人活着是为了吃饭。穷人见面问吃饭了没有,富人吃饭问在哪里吃,吃什么,和谁吃。有暴富的画家早餐在呼和浩特喝鲜奶,晚餐在三亚吃海鲜。更牛的人物,飞机从东往西飞,早晨到塔什干喝奶茶,中午到汉堡吃包子,晚饭到西雅图吃牡蛎,回到北京宵夜。这样吃饭,做的是给别人看。说穿了,富人刻意吃饭同穷人一门心思想吃饭,都是把吃饭当成了大事。

       写手吃饭,通常是饥饿时的习惯动作。吃什么和吃的过程,往往没有感觉。我的同代和异代同行,大都是这类角色。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有人发现他特爱吃鹿脯,吃饭时只夹面前的一盘鹿脯。后来请他吃饭,专门做了鹿脯放在饭桌中央,他却一块不动,只吃面前的一盘菜。王安石吃饭,心里想的不是变法,便是写作。世传王安石的敌对党人苏东坡好吃,被流放到黄州时,留下了两道传世食品:东坡饼和东坡肉。东坡肉不过是没切的大块猪肉,放点盐,一炖了事。油炸的东坡饼呢,致癌的垃圾食品,形状如同一堆牛屎,没有看相。苏东坡被皇帝贬到外省,老婆也死了,满腹惆怅加满腹牢骚,哪有心思吃饭。炸一堆牛屎,闷一块大肉,只是充饥而已。而今一些人,大约三分之一的钱财和四分之一的时间耗在餐桌边。这是富裕的开始,也是衰败的前奏。


附记:
       论罢吃饭,想起了我参加过的饭局,有三次印象最深。

       一,陶咏白索宴
       陶咏白供职中国艺术研究院,丈夫的老友叫梁广大,珠海市首席长官,改革开放的急先锋,人称梁胆大。1986年7月,珠海会议散伙之际,陶咏白打电话让梁广大请客。这是我首次吃大餐,见识了什么是排场和派头。席边有几位窈窕淑女侍候,酒水多样,自选,不停地换盘换筷以防串味。出彩的大菜是每人一只红烧全麻雀,内脏掏空却不见刀口,造型昂扬如飞。陶咏白问,这一桌要花多少钱啊?答曰不多,八百。八百相当于当时一名教师的年薪。
       主陪是珠海市委办公室主任,健谈而诙谐,可同周立波抗衡。他说我们广东人好吃,从早茶到夜宵,一半时间在吃;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通吃;除了板凳,长脚的都不放过;结果呢,满广东的人,吃得又矮又丑又黑。你们别说这几个小姐漂亮,哪是广东的,都是内地的。

       陶咏白  终南雅集
       

       二,李正天请客
       北有栗宪庭,南有李正天。两人都有人气,都矮。李正天是广州美院教授,理论家兼演说家,演讲语言和肢体语言极富感染力。极左派治理中国时,讨厌他到处演讲,把他投入监狱。平反后依旧豪爽洒脱,身边常有帅哥和美女助手。1988年,李正天设私宴招待我和皮道坚,一位大眼睛矮个子女助手作陪。几年后,这位小姑娘在竞选广州小姐时夺冠。李正天设宴,总计有一碗汤,四小碟菜,四小碗米饭,四个小馒头。四人风卷残云般地迅速扫光,李正天最后用馒头将碟子中的菜汁吸干,吃完抹嘴收摊。询问吃好了吗?我感觉没吃饱,但毫不迟疑地说吃好了。
       这是我平生接受的最节俭的宴请,亲切自然。国人请客要达到这种不铺张的境界,还需要几代人努力。晚上,李正天请我俩享受视觉大宴,搬出一堆外国大片。李正天太了解国人了,鉴于我们是内地没见过世面的假正经老土,特地找出拼接的二级片集锦,打开电视大声播放。我说警察不会找事吧,他说广东哪像内地,这是讲电影课时给学生放的教材呢。

      李正天 广东美术馆
       

       三,谢慕下厨
       而今高规格请客吃饭,不是在豪华饭店摆阔,而是在家做家常菜待客。谢慕出差到西安,通知我请她吃饭,说是吃腻了餐馆,要到我家来换换口味。我平生不下厨,年少吃父母,读书吃食堂,成家靠老婆,而今独身了,靠蹭。谢慕爱做家务爱做菜,自带一把青菜几根菜豆,在将要报废的我的厨房做起了厨娘。谈笑间,速成两菜一汤一锅饭。这餐饭很怪异,谁请客啊?谢慕说请吃的最高规格是客人自备菜料,到你家里来做给你吃。应我的请求,谢慕另做了两个荷包蛋,形同齐白石画的枯荷一样老辣。我说要拍照上网,她立即把煎黑的一面翻了过去。谢慕穿一袭黑衣,爱素食,像吃斋的道姑,吃完饭涮完碗便开路,还给我拎走了垃圾袋。同事以为是小保姆,听说是雅昌网的副总编,怎么也不信。这叫真人不露相。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31 12
 31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