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评啥奖与开啥会?

12已有 1619 次阅读  2016-11-25 22:07   标签CCAA评奖  中国传统色彩 

评啥奖与开啥会?

我一向质疑当代艺术评奖,因为很难比或不可比。

CCAA2016年度奖邀我当评委,中方评委还有尹吉男和冯博一,外方评委有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布里斯特纳、泰特美术馆荣誉馆长德尔康、澳大利亚籍策展人兼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馆长华安雅女士和主持人希克。我对评奖不抱希望,但可以体验一下中外评委联席评奖的过程。

希克是前瑞士驻华大使,后半生的精力投身中国当代艺术。拍资料的电影制片人让我评议希克,我说他是中国美术界的白求恩,不过没有一家官方和民间机构表彰过他的行为,有的只是对他的作法直至动机的质疑。当年白求恩因失恋而自杀未遂,不远万里投奔延安,消解了一段情结。希克关注和奖掖中国当代艺术,无论出于爱好还是别的原因,哪怕是商业上的考虑,都值得赞许。在精神领域,当代中国不仅比不上开放的唐朝,连清朝都不如。传教士利玛窦和郎世宁在清宫官至三品,相当于正部级,而今能找到这样例子吗?

面对具体的艺术家,中外双方的评委常有分歧和争论,两个阵营之内的观点也各不相同,体现出明显的个人倾向和口味,但对飘浮在中国现实之外的作品,对那些追随西方名家的人物,尤其是对投老外之所好的题材,还有表面地挪用中国古画的画面,无不一致表示断然否定。获奖的两位年轻作者都不算新人,让外界感到失望,其实是评委找不到令人震撼的作品和新秀。

美女刘栗溧是CCAA2016年度奖的主席,她和她的小伙伴们都操着流利的英语,让我这个打算八十五岁后重拾英语口语的老土,决心提前十年攻一攻口语和听力。最近我三度赴京开会,无不像聋子和哑巴一样面对老外,感觉憋扭。半个世纪以前由于东西方冷战,欧美如同火星一样遥远,我学的英语毫无用处。那些搞快译通的废物们,能不能在十年内解决手机口译的难题啊?

评奖地点在京郊的一处院落,邵帆和刘栗溧夫妇的大宅提供的场所。这片小产权房设计和营造别具匠心,具有现代中式建筑的风貌。如果有朝一日当地土豪强拆,我会参与反对。院落里的居民,还有范迪安和诗人阿城等名流。颁奖在中央美院举行期间,我们一行人参观了王璜生、王春辰组织的当代艺术展。也许是在现场,展览本身和参展的很多装置和影像作品,比CCAA2016年度奖候奖人的作品更能给人留下鲜明印象。









北京太大,世界却很小。评奖如此,开会也不例外。

我参加牛克诚策划的“2016年中国传统色彩理论研讨会”,见到了平素见不到的故友和新人。有人问我:你好奇怪啊,中国传统色彩同中国当代艺术,风马牛不相及,你去干啥嘛?他不知道我在1989年新潮艺术熄火之际,因无所事事开张,花费十七年写过《中华五色》一书。我投身当代艺术至今,几乎一半时间在整这部书,与牛克诚、宋建民和台湾曾启雄是本领域的先行者。我要不参加这个会,他们才会奇怪呢。

与会者的发言稿,最像学术文章的有董佳《宋词中的颜色词“青”》、曾启雄《中国传统中的“黑”表现》和牛克诚《“黄”考》。这些纯学术的文章全然不是这个时代的宠儿,却特别花费时间。董佳是西安外语学院中文系的青年教师,做的论文居然比美术界的博士论文更地道而明晰,大家却都不知道她的存在,让我感到意外。会议期间,我同韩国来的金成女士谈到做学问,她说韩国的社会科学和哲学,一年比一年衰败。我一直想写篇文章抨击中国学术的颓败,同她一聊,发现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个金钱挂帅的时代,精神沦落成了一个世界问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思明_德 2016-11-26 11:21
    北京太大,世界却很小~“精”
  • 淘宝专员 2016-12-01 16:12
    搞个便携的翻译器,不用再学外语,直接对话全球不同人!
  • 似兰斯馨 2016-12-02 14:49
    赏读~~~
  • 石晓青 2017-03-31 23:51
    “小产权”,从法律上讲就是“无产权”。小产权房都是农民在农村的土地集体所有权下所盖的房屋。现在不少人看到小产权房在当下中国城市的房产居高持涨下想买或已买了这种这种房产,一旦“有朝一日当地土豪强拆”就会不受法律保护的。这意味着什么也没了。如果是城里人买下的将会什么也得不到。除非对方出于良心给你个笑脸而已。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