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奇点艺术不是梦

11已有 1380 次阅读  2017-12-12 01:49

奇点艺术不是梦

 

谭力勤推介的奇点艺术,无缘当今中国。国内没有关于奇点艺术的讨论,更没有关于奇点文化的系统思考。各种中文网站取名奇点的不少,但只是商业活动的借口而不是事业目标。今人套用新概念的伎俩,犹如古人对待四大发明一样同文化的演进无关:指南针用于看风水,火药用于做鞭炮,造纸和印刷术用于抄写和翻印已故礼教和宗教领袖的说教。

有一次,谭力勤受北京一所名校的邀请讲解奇点艺术,讲到中途,当他谈论人类变异的可能结果时,一位行政副院长竟然要求他不要讲了,让场面变得极为尴尬。这个场面凸显出现行教育模式的异常僵硬,也凸显出我们的文化严重缺乏面向未来的品质。这类人物,只能接受春种秋收、夏长冬藏并周而复始的农业文明形态。对于奇点艺术,他们做梦做到下辈子也不会想到。

奇点是什么呢?奇点最初是由霍金提出的天体物理学假设,即一个存在而又不存在的点,一个让物理定律失效的点。比如宇宙大爆炸起始点,没有时间和空间却决定着时间和空间。尽管对大爆炸理论的质疑在近期观察中得到证实,但奇点理论的思路对人类的发展却带来了深刻的变化。

奇点艺术是奇点文化的子概念。按照雷.库兹韦尔的定义,奇点文化中的奇点,是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智能的临界点。越过这个临界点,就会迅速出现高效、高品质的文明状态。这个临界点的到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无论从感情还是道德的角度反对或拒绝它,都无济于事。人类不可能抗拒,只能因应。应则存,拒则亡。到达这个临界点,大约还需要二十年左右。

由于中国没有像样的未来学家,由于知识涉及面太广,把奇点理论引进艺术,中国至今仍然是一片空白。面对谭力勤的著述,缺乏相关知识铺垫的读者会觉得费解。他的著述有一堆国人很少思考的新名词,比如生命的机器化和机器的生命化、技术智能、交互艺术、生物再生复原艺术、观念生物艺术、全景VR艺术、万能艺术生产机、纳米艺术、4D智能打印、活之梦雕、智能地幔艺术体,等等。这些新词是否吸引你,大致可以判断你对未来的立场。

在中国当代艺术圈,绝少有超越西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实践。众多平庸的人物还在死去的和活着的西方名家画册中找残羹。奇点艺术理论,对于日益走向无聊的艺术现状,具有震聋发瞆的作用。在奇点艺术面前,现有美术理论的种种说教,尤其是目光短视而又被推而广之的说教会被悬置。比如艺术创作中的借鉴、挪用、古为今用之类的说法,比如贡布里希强调的“图式修正”理论和“试错法”,在独创的领域派不上用场。

奇点艺术依赖的人工智能,将以不可思议的广度、深度和速度改变文明进程。人类用几万年几十万年自然进化的成果,人工智能可能只需要几年甚至几天的时间就能完成。不必狭隘地对这个进程表示恐惧,不必担忧人工智能取代人的身体、人的大脑和人类的运行机制,因为他们毕竟是人类的创造物,或者说是人类生命的体外延伸。

机器人是人工智能的通俗载体。人机结合、人机一体,在短期的未来会成为人类社会的生存常态,进而以几何级数的速度改变世界,进入一个陌生而又高效的时代。两年前,人类还在嘲笑机器人下围棋。去年人工智能阿尔法狗同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进行五番棋比赛,后者只赢了一局。过了一年,阿尔法狗以全胜的战绩把水平更高的柯杰落马下。它使人类探索了几千年的围棋理论显得幼稚,人类的高手同它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阿尔法狗的判断依据的是运算,人类的判断依据的是感觉,感觉是不可靠的。过不了多少年,自然人与机器人的关系,如同当今宠物狗同人类的关系一样,后者会把前者豢养起来。

人类自身的局限太大。它既不耐高温也不耐低温,它无法直接感知超声和次声,无法直接感知红外线、紫外线、χ射线、α射线、β射线、γ射线等,更不要说人类脑容量的局限和处理大数据的局限,还有寿命的局限、持续工作能力的局限和工作强度的局限。这使得自然人根本不可能同机器人抗衡。

数千年人类文明史,社会进步曾依据三类参照。一类以动物为参照。人类不是进化链上各项素质都处在尖端的物种,比如鹰眼、狗鼻、蝠耳都强于人类。第二类是以人造的神话为参照。比如中国的《山海经》、《搜神记》、《西游记》和外国的《荷马史诗》、《罗摩衍那》、《一千零一夜》之类。第三类是以欲望和理性为参照。到了奇点文化时代,人类和人工智能将以大数据库作基础的综合预测为参照。

奇点文化的人文背景,涉及对现有的哲学、道德、宗教、社会结构、经济活动等文明成果的反思,新科学、新技术、新材料、新动力将是这一新兴文化的催化剂。奇点文化还在很大范围内需要借助遗传学、生物工程、**技术、纳米技术展示自身。如果说人类是宇宙自我觉醒的载体,那么完成宇宙的自我超越和自我觉醒,人类肯定力不从心,需要找到一种机制,从奇点技术开始。

奇点艺术在谭力勤的论述中,在很多方面和很大程度上还只是一些可以理解或供参考的方案。这是因为这项开创式工作在现实中很难找到实例,需要从已知的艺术史寻找启示或说词。谭力勤的论述也许还不够纯粹,不得不夹杂典故和现实,而奇点艺术是指向未来的。在未来的奇点艺术面前,已知的和现行的艺术就像石器时代的涂鸦艺术一样原始。比如曾经打动过我们童年时代的三头六臂,在奇点文化时代没有用武之处,串连一堆心脏也显得累赘。奇点文化会受到神话的启发,但不必是神话的复制或改装。

有人讲不久的将来,当奇点时代来临之后,最后一个失业的行当是考古。如果继续答问,不会被人类遗弃的艺术将是奇点艺术。奇点艺术作为可视、可知或可想象的对象,它会打破黑格尔关于艺术终结于哲学的预言。

早在三十二年前,谭力勤就发表过《中国艺术观念的未来特征》。那是他的处女作,也是他而今撰写此书的初始背景。三十年来,谭力勤定居北美,主要致力于装置艺术与三维动画的联姻。他的这部著作,比他的创作更有感召力,因为能唤起年轻人投身这项事业。我期待谭力勤的著作在中国艺术界引起强烈关注,进而出现大批实践者。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中国艺术界就没有资格进入未来。 

〔美〕谭力勤著《奇点艺术》(科技出版社)序言原稿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