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博士论文短评

7已有 829 次阅读  2018-06-17 00:16   标签博士论文 

博士论文短评

彭德 

张华杰《视觉场论》

这篇论文不像常规论文那样刻板,行文比较清新,我是一口气读完的。题目很有创意,美术界从来没有人专论过这个课题,它能对中国艺术批评提供思考空间和理论空间。这个课题的确立,同作者个人经历有关,包括在美国的经历。张华杰曾为张艺谋的电影拍摄过大场面,曾独立做过电影和现代戏剧导演,经常在大庭广众作画并同参与者互动,本人又当过记者和电视台主持人。作为实践类博士,这是一篇比较优秀的论文。论文的问题是不够深入和深刻,将来出书还可以推进。视觉场论其实是一个系统论问题,可以借鉴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的老三论和新三论,都属于系统论。你画的一张视觉场示意图,每个参数都有一个封闭的环,整个示意图外围还有一个封闭的大环,这容易产生封闭的联想。示意图是平面的,没有显示时间和空间的延伸,即历史和未来两个维度的延伸,两个维度会不断散发和变异。你的参数只有四个:作者、作品、现场、公众。公众通常是随机的旁观者、乌合之众,应当再加一个参数:干预者。干预者包括批评家、赞助人、粉丝、城管、文化官员。城管是显形的干预者,有时会抓捕出格的行为艺术家。文化官员是隐形的干预者,一般不在场,但比在场者的干预强度更大。艺术家会考虑他们的存在,变得更加张扬和富有激情,也可能会有所收敛,有所变通。视觉场是个开放的结构,可是作为艺术学课题,却具在封闭自洽的性质,从而形成学院派学术的特点,包括引经据典的思维方式,会同艺术现实产生矛盾。你引用的胡塞尔现象学,具有本质主义倾向,同当代艺术的非本质论倾向不协调;贡布里希的思想同本课题也没有多大关系。论文中有些个案不够典型,比波洛克、徐冰、刘小东更典型的艺术家不少,谷文达、黄永砯、蔡国强、吴山专、高氏兄弟、张洹、苍鑫、马六明、张强、戴光郁、周斌等一直在现场做行为艺术,此外还有艺术家群体参与的视觉场。你列举的个案都是中性陈述,缺乏质疑。在中国的语境中,中性陈述就是表彰。当代艺术视觉场的负面作用应当予以提示。互联网中的艺术网站作为虚拟的视觉场,容易消解深度、消解精英。市民味和庸俗化是网络文化的特征,它使得网络成了庸人主导的世界,网红与吃瓜群众彼此需要,当代艺术在这种氛围中正在大面积走向空洞和平庸。

冯大庆《当代艺术的“指物性”研究》

本文属于基础理论研究,思辨味很浓。美术批评界缺乏对中国艺术史的深刻理解,又缺乏对基础理论的研究,往往浮在艺术的表面,依据剽学的理论片断审视和评价当代艺术。冯大庆对基础理论的研究,建国后在中国美术界很少见,值得推崇和肯定。论文的主要问题是绕,天津人叫“弯弯绕”。前两章专谈指物性,用了七万字,我看用一万字就够了。另一个相关问题是艰涩,使用的文字都是欧化语言,可是欧化语言不等于有深度。现在很多译者,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都没弄通,他们的译著很害人。大庆为了行文风格的统一,使用欧化语言同他们配合。第一章第一节第四点第一段写道:“当代艺术的‘指物性’是建立在存在于存在者世界显现的命题之下,指物的核心是通过艺术的指称关系使得存在之真实得以在存在者世界中祛蔽而成为一种真理置入作品之中。”其中,“真理”是政治或宗教用语,“真实”是学院派术语,“祛蔽”是哲学界爱用的死词。《现代汉语词典》没这个词,有三十多万词条的《汉语大词典》没这个词。清代张玉书编《佩文韵府》只收录了汉朝刘基用的这个词。我讨厌中国哲学界用死词来体现他们的深奥,祛蔽的近义词“去蔽”就比较直观。我读你导师王林教授以及评委杨小彦、王端廷教授的文章,没有障碍,可是读你的文章却很难进入。最难读的译文,我认为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和胡塞尔的《现象学的观念》,最难读的中国文本是《尚书》和公孙龙的《指物论》。《指物论》三百多字,是简略的绕。你的论文十三万字,是复杂的绕,始终盘旋在上空不落地。《汉书·古今人表》罗列伏羲到陈胜吴广等历史名人,分为上、中、下三六九等,公孙龙被分在中下第六等。为什么这么低?同他写文章绕有关系。《指物论》只是你文章中的借代对象,如同写一篇“论纨裤子弟”,纨绔子弟不过是富人的借代。本来是“论富人”,如果详写纨和裤子的演变史,就是绕。我们这个年龄段的写手,写文章常常在前面引用一句老外的话开张,你的文章是每一段都用老外的话。大庆啊,今后写文章和现场发言,用自己的话表达,不要反复引用老外的话好不好?(导师王林当场表示强烈赞同)知识整合不等于知识,整合后应当成为自己,好比我们吃了鸡鸭鱼肉,不能头上长个鸡头鸭脖子、背后长个鱼尾、脚上长个蹄子。另外我个人的阅读比较排斥大量使用后缀“性、学、化、主义”之类的大词,我读你的文章很难进入也是因为有很多这样的后缀字。你的第三章是“指物性与当代艺术”,我以为要落地了,却继续绕。第一节三千多字,依次引用了海德格尔(1889年生)、马克思(1818)、阿多诺(1903)、本雅明(1892)、居伊·德波(1931)、罗兰·巴特(1915)、梅洛庞蒂(1908)、弗雷德(1939)、格林伯格(1909)等人的言论。陈述的逻辑是承上启下,可是时序和内含颠倒了,海德格尔的“物性”同马克思的“商品拜物教”之物是两回事。你对当代艺术的解释是个历时的概念,即上世纪中叶以来的先锋艺术,可是你的理论表述是泛时概念,对每个时代的先锋艺术都有效。唐代张璪、宋代梁楷、元代倪瓒、明代徐渭,都能视为他们那个时代的先锋艺术。后面两章论证时忽视了一些重要的当代艺术家、策展人和写手的成果。忽视他人者,必然被他人忽视。

徐志君《汉画像石中的游猎图像研究》

这篇论文做的是图像志工作,将已知的图像无论精粗,一网打尽。这是研究汉画的基础工作,非常重要。作者的文笔好,论证逻辑很有力量。图像志的一些细节还可以深入。比如萧统的《昭明文选》采用七体的陈述,需要进一步解释。萧统采用七体,涉及中国古代的术数。七,不是一个简单的自然数或序数,而是含有数理的数字。按五行家的解释,一二三四五,分别对应水火木金土,即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这是铁定的对应关系,三千年不变。这五个数是五行的生数,各自加上天地共有的五,形成六七八九十,即五行的成数。成数也是固定不变的,即水六、火七、木八、金九、土十。火的标志数是七。汉朝刘邦曾经在大泽斩杀一条白蛇,白对应金,火克金,因而刘邦被称为赤帝之子,数字尚七。这是西汉推崇七的原因。到了东汉,按刘向、刘歆父子“五德终始”的新说,东汉的天命属火,数字尚七。这是七体在东汉盛行的原因。萧统编《昭明文选》时是南朝梁国的皇太子,梁国天命属火,数字尚七。论文标题谈的是游猎,正文出现更多的是狩猎和田猎。这三个概念是有所区别的。田猎是军事演习,一般在冬天;游猎分为春蒐、夏苗、秋狝、冬狩;狩猎同帝王巡狩、祭祀有关。另外有的画面可能是燕射,古代天子有射宫,里面养着动物用于练习射箭。比如神箭手养由基的传说就发生在射宫。你的论文图片还有捕鱼的内容,我觉得不妨统称为捕猎,论文标题改为“汉画捕猎图像志”。

陈磊《彬县大佛寺再研究》

这篇图像志是西安美院最长的博士论文。图像志要求事无巨细,有闻必录,多多益善。本文资料翔实,文风平实,做了比较充分的案头工作和细致的实地调查。如果对典型造像加以深入研究,加入图像学内容和艺术分析可能更好。艺术分析不等于表扬。彬县佛教造像,除了大佛的左胁侍勉强可看之外,实在是乏善可陈,很多造像让我看着难受。从佛教史和雕塑史的角度看,这种低档造像仍然有着研究的价值。它离长安不远,可是同周边的云岗石窟、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相比,为什么艺术水平这么差?这应当同建造的时代有关。大佛寺如果确定建成于初唐或更早,那么在此之前,即唐高祖即位前二十多年,北周武帝灭佛,拆除佛寺四五千所。北周之后,隋朝佛道并重。隋朝灭亡,唐朝以道教为国教,唐高祖始终是抑佛崇道。也就是说,从周武帝灭佛到唐高祖去世的半个多世纪,雕塑佛像的工匠显然大都去世,因为当时的平均寿命不到五十岁。优秀工匠技艺失传,后继乏人,致使造像水平流于业余。你同意这个推测吗?如果不同意,请说明理由。

王陆健《〈步辇图〉图像秩序与权力意志》

我刚调西安美院时,研究生一边倒地做大题目,现在受波普尔零碎工程学的影响,一边倒地做小题目。王陆健是我的博士生,原本要做图形学研究。《历代名画记》开篇讲:图载之义有三:图理,卦象是也;图识,字学是也;图形,绘画是也。这是中国图像学大纲,自古无人问津。可惜他的开题报告在盲评中被否定了,理由是题目太大。他不得不改做现在的题目,小题大做,同时同大家一样,论文写得冗长。现在的论文普遍超长,成了一代学风。赫胥黎讲一个学者写了一百万字,就应当被送上绞刑架。包括我自己在内,中国的学者和教授差不多都该被送上绞刑架。我讨厌漫无边际的博士论文,提倡节约纸张、节约阅读时间的低碳学术文本。博士论文写长不难,由长改短很难。王陆健的论文曾经写到二十几万字,被我反复要求,删了一半,仍然嫌长。怎么写短,是个终身课题。 

卢攀攀《水陆庵彩塑艺术研究》

卢攀攀一开始是想通过水陆庵彩塑,论证中国艺术的写意特征。这要冒很大的风险,因为水陆庵彩塑在人们的心目中是具象雕塑,而美术史常识是把意象同具象和抽象并列为三种不同的艺术方法。卢攀攀受导师影响,扩展写意的内涵和外延,把写意这个概念升格,即从艺术方法升格为艺术观。这如同法国学者把现实主义升格为艺术观一样,主张无边的现实主义,即一切风格一切流派都是现实主义。可是卢攀攀是实践类博士生,没有受过逻辑学和哲学以及中国文化史的系统训练,想改变写意的定义,难度很大。按许慎的解释和段玉裁的发挥,写意的意字有两解,一指心音,一指知识,主要是《周易》表达的知识,它们是中国人的共识。值得研究的是,汉语找不到共识的反义词。这种共识同张璪的中法心源不同,张璪的中法心源指的是个人意图。总之,广义的写意,既不同于传统的写意,也不同于张璪的意图。为了避免同盲审评委的判断发生冲突,卢攀攀不得不调整初衷。为了获得第一手图片资料,她独自一人在庙宇旁边住了二十多天,没有自来水,也不安全。近两年来,卢攀攀在狭义写意和广义写意的概念上折腾,下了巨大功夫,用生命在撰写这篇论文,她说她随时都可能猝死。为了写作,她至今仍然是单身一人,没有男友。这种极端的治学状态,是容易出成果的状态。她的文章流畅,有新意,是一篇比较优秀的论文。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