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终南论坛”质疑

3已有 688 次阅读  2018-11-27 02:20   标签终南论坛 

 “终南论坛”质疑

会议如果没有质疑,只有铁腕宗教领袖或专制王朝才可能做到。即便在专制朝廷,刚愎自用的帝王凡事自己说了算,也常常有谏臣冒死反对。终南论坛一年一度,本届是草创,有种种角度可以切入,质疑声不少,述评如下。 

“终南学”成立吗?

孟尧说我试图建立终南学是个野心,有学者从这个中性判断出发,提出反对意见。其实我同大家差不多,深知国人总是严重低估他人的野心,平素也会装,真要把野心说出来,终南学在我心中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当代被认可的学问往往比较具体,比终南学小的红学只涉一本书,敦煌学只涉一片洞窟,甲骨学只涉一个朝代的文本。近三十年来,中国学界一窝蜂尾随波普尔,热衷所谓的零碎工程学,做小课题,日趋委琐;凡是做大课题的都被视为方法落后,遭到全面排斥。比终南学大的学问可以找出很多,最典型的是宇宙学。宇宙无边无际无始无终,怎么研究啊,照样成为一门学问,很少有人质疑。在中国,各种陈规旧习无人质疑,大凡冒出新的提法,立即有人条件反射似的加以反对,这才是问题。无庸置疑,终南学作为终南论坛的愿景,只有经过众多学者的参与,才能水到渠成。 

为什么只讨论同终南山有关的艺术和文化问题?

这是由终南学决定的。什么都谈,那是北京学界开会的习惯,可是西安不是北京。终南山固然不只是属于西安人,但西安人得近水楼台之利,谈起来方便。尤其是今后在山边有了固定的会址,开展讨论更加直观。一旦有了固定会址,在里面也可以召开其他的学术会议。

终南论坛的议题同现实为什么不发生关联?

本届终南论坛的主题是“终南山与中国山水画”,关联的是艺术现实而不是社会现实。网上操心中国社会现实者数以亿计,总得有操心艺术现实的会议吧?现在专画山水画和画过山水画的陕西画者,据说有两万人,比三千年来已知的中国画家加起来还多。摄影家潘科在发言时不客气地指出,众多彼此雷同的山水画家在数字绘画兴起之后会被淘汰。中国画分十三科,元代以来,山水打头。中国山水画不同于欧美风景画,我曾发表《山水画与风景画的区别》作过分析。历经千百年积累,山水画以其独特的内涵,成为最有未来意义的画科,可是尽管当下山水画家众多,但既无深厚内涵,又无新的外观。终南山作为中国无出其右的文化山脉和南北两宗的发祥地,学者们在此发声,具有象征意义。

意外的是,本届终南论坛议题是画史,却被动地同现实社会的焦点问题发生了关联。我们的会议策划和报批是在三年前,年初发出邀请函,谁知到了多事之秋,秦岭违章建筑大面积拆除,拆的是秦岭的精华地段终南山。原订的会址也在拆除之列,会议不得不另行找址和推迟会期。这一推,致使几位重要人物缺席,否则会议会更有深度也更热烈。

职茵是西安晚报的记者,会下采访,反复追问终南论坛的现实作用和对西安的意义。不如此,写出的报道容易被主编漠视或弃用。中国当下做学问流于势利,同社会表彰机制有关,其中包括传播。中国的软实力不行,盖出于此而且积重难返。当年希特勒统治德国,民众大都成了纳粹信徒或帮凶,却有一小群教授埋头在实验室和书斋做同现实无关的研究,他们为战后德国经济文化起飞起了关键作用。中国的文化软实力不行,首先是自己的文化背景都搞不清,只会剽窃老外拾人牙慧。王林在会下建议与论坛呼应,办一个同现实关联的展览,把秦岭豪宅拆迁的瓦砾做成装置。这个设想很好,只是来不及实施了。

史论相讥与质疑。

本次会议的与会者,有艺术史家、考古学家、文学史家、批评家、画家和媒体代表。史与论相讥、艺术研究与考古判断相左,业已显现,今后会更加突出。彭锋是美学博士,经常做批评和策展。他的发言题目是《〈重为华山图序〉与现象学》,旁征博引,道前人所未道,颇为深入。他的开场白戏说道:李凇老是瞧不起我们做理论批评的,认为都是空谈。的确有很多美术史家瞧不起美术批评家,贬称拆白党。反之,美术批评家认为美术史是历代美术家所拉之屎,等而下之,美术史家是屎克螂。三十年来,我的时间大约六成做国学,三成做批评,一成瞎混,既是拆白党,又是屎克螂,两边不待见。李凇对研究者对照真山看画表示非议,甚至认为是研究误区,认为画家画山并非画具体的山,这样质疑太随意。画家画山可以为所欲为地画真山、假山、符号之山、心中之山以及下意识之山,为什么排斥描绘真山?王维画蓝田山,范宽画终南山,米友仁画南徐山,李唐画中州山,马夏画钱塘山,赵孟頫画《鹊华秋色图》,王蒙在泰山下面的州府临窗画泰山图,作何解释?

王林发言追问山水画为什么不画山的阴影?为什么在天上写字?属于批评家面向古人和美术史研究者的质疑,因为古今画论都不谈。李凇解释说不画影子是影子总是在动,属于猜测,古画中的云朵比影子动得还快呀。李凇作为道教和佛教美术史权威,侧重汉代以后的美术,可能没刻意关注先秦资料。山水画为什么不画阴影?需要引经据典写篇附图论文。简明地说,山水画衍生于地图,地图不画阴影。西周《宜侯夨簋》铭文有图室一词,是指军事地图陈列室。古代地图由绘画和符号结合,多有文字标签,王维《辋川图》石刻本,天空部分标明了各个景点的名称,也同地图形制渊源有关。或问人物花鸟画为什么也不画阴影,是因为远古人物画形同远古岩画及青铜器刻划人像,彼此呼应,到周秦汉唐依旧保持平面无影的作风,陈陈相因,积习难改。 

对会议形式的质疑。

众多学者形同日理万机的官员,发言后扔下别人就走了,引起留会者的不满和对早退者的质疑。会风日下,如何拯救?以前想过两种方法:一是采用学术集中营的方式,对与会者进行软性绑架;二是用经济杠杆加以利诱。这两种做法都缺少人情味。会后我同杨超谈到此事,决定从明年起设计一项学术界未曾有过的会议形式,以便杜绝这个现象。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