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电视机成天开着

1已有 372 次阅读  2020-02-07 00:20   标签武汉  新型冠状病毒 

电视机成天开着

电视机成天开着,以便随意看看新闻。春节前后,新型肺炎成了挥之不去的新闻话题,开始无所谓,然后担心,再后来不看了。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代人经历过多次多种瘟疫,小时候不慎吃过瘟鸡瘟猪肉,尽管现在想起来还作呕,可是身心早已产生了抗体,百炼成精了,不怕。再说总看电视,注意力和判断力会被定格。从选材到播音员的语气,除了凤凰卫视一男一女的二人转比较出彩之外,新闻节目显得刻板枯燥,又飘浮在事件表层,缺乏深究和反思,老是马后炮,连事后诸葛亮都不如。

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发生在中国?美国的阴谋论者盯上了比尔盖茨,怀疑他为了向中国兜售他研制的新药而投放了病毒。为什么是武汉而不是北上深广?因为武汉是中国的交通枢纽,亿万民众春节返乡时的必经之地。丛林法则的老式依据是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只有战争和瘟疫才能快速抑制人口膨胀而资源匮乏的进程。

十几年前,禽流感暴发时抓住了家禽野禽。这次抓住了竹鼠和獾子。就这么单一吗?我推测至少还有三个可疑的本土对象:雾霾、中央空调、下水道。武汉的下水道常常比长江水面还低,脏水废水长期窝在里面很难排放。武汉的冬天没有市政统一供暖,特别寒冷,取暖设备大都是空调。武汉夏天又是著名的火炉,家家都离不开空调。冬夏相加,武汉人每年大约有九个月要用空调。中央空调通道是不易清理打扫的死角,气温同剩下三个月的温度相当,容易变成病毒的根据地。京城派去的医疗专家在武汉被传染,应当查查他下榻的宾馆空调通道。有人会反驳:重庆和南京也是火炉啊,冬天也没有市政供暖啊,为什么偏偏是武汉?这是因为武汉地处低漥的江河湖泊之间,湿度大,有助于滋生病毒。

新型肺炎的当事人,目前约占国民总数的万分之几,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几的人,有很多值得关注的事迹,一时间成了新闻盲点。电视记者的从众性于此可见一斑。想起了一位患有严重洁癖的朋友,每次外出后都要反复洗手半小时,结果洗出了皮肤病。新型肺炎治疗药物还没问世,有的地方却忙于全城消毒。消毒的浓雾能否引发别的肺炎,论证过吗?

回到咱们艺术圈。艺术家在干什么?每天也揣着温度计量体温?不停地洗手洗口罩?抱着手机转发疫情搞得人心惶惶?对着画案画架发愣?闲着以待春暖花开?往年春节,总有一批武汉朋友发来贺年短信。唉,今年音讯全无。难得的清静,使我能专注地完成一篇古代营造国都的文章。重读《周易》《尚书》《诗经》《左传》《逸周书》《国语》《周礼》《礼记》《管子》《商君书》《韩非子》《吕氏春秋》《淮南子》《史记》《汉书》《三辅黄图》等绕不开的典籍,平添了营国之外的体会。比如司马迁的李斯传,以往不经意地翻阅,轻信了一味指责李斯言行的阐释者。而今重读,读罢秦王的逐客令,读罢李斯自诩七宗罪,读罢太史公对李斯的评价,发现李斯、赵高、胡亥仍然活在今天而人性没有多大长劲时,不免悲愤交集。

一晃过了初十,我疑心武汉封城连手机信号一并封了的时候,收到画友钟孺乾从武汉发来的拜年短信。我像孤岛上的鲁宾逊见到轮船一样来劲,立即拨通电话。钟孺乾爱笑,值此严峻时段一如既往地嘻嘻哈哈,让我觉得踏实可爱。俩人笑谈了好长时间,我说想找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开车前往武汉,以摄影者或行动艺术者的身份,在原本繁华却空无一人的地方行走,拍一组乍一看超现实的照片以警后人。据说外人进武汉很难,进去了也很难待下。宾馆和餐馆都关门歇业,只能自带干粮露宿街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尤汪洋 2020-05-24 06:42
    小满已过夏至近,新冠暂歇且藏身。慎防秋暮冬至临,再读六艺清精神。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