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刘尚勇在知识产权论坛上演讲

2已有 1626 次阅读  2012-12-10 14:12   标签知识产权  论坛 

 

主题:2012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品知识产权论坛

时间:2012年11月20日下午

地点: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3号演播厅

刘尚勇:大家下午好! 前两天刚刚听朋友介绍说这里有论坛让我来发言,准备的不充分,但是也愿意把自己原来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知道在前两年特别是去年社会公众对艺术品拍卖当中出现的各种假拍和拍假非常地反感,在艺术品拍卖当中不保真这个问题上大家也有很大的争议。拍这么多艺术品,竟然还不保真。到底这个真假问题在拍卖当中是怎么解决的?刚才也有其他的发言人,也讲到了其实在市场中还存在价值扭曲的问题,有些低俗的艺术品却卖了很高的价钱,很好的艺术品反而没有卖到很高的价钱,这个问题确实是市场中一个非常本质的问题。也正如刚才朱先生所说价值扭曲实际上比真假还恶劣。

鉴定问题提出来以后其实就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关注,也出台了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以及管理办法,目前这样的相关管理办法还在陆续出台当中,各部门都在做治理方案。但是正如我刚才得到的咱们这本杂志所说的鉴定问题,真假问题实际上是一直困扰着我们艺术品和收藏家的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虽然政府在积极治理,但是我们看到其实效果不佳,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政府不努力呢?不是,而是说这个问题确实太复杂,也就是说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古今中外都没有很好地解决过的一个问题。古代就存在艺术品的真假问题,国外也同样存在着艺术品真假问题,大家都想解决,但是至今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也就是说我们想治理市场,想整顿市场其实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切入点,无从下手。那么为什么?这个里面的复杂程度我们今天对它的认识仍然是不充分的。到底怎么办?我原来说了一个观点,不一定正确,分享一下。我觉得当我们到市场中去买艺术品的时候,到底这件东西是真是假,当你要作出判断的时候你必须把这个责任交给自己,你不能指望别人替你做这种真假判断。第二当真假搞不清的时候要不要交易?它一定还在交易,古代也在交易,今天还在交易,国外和中国都在交易,所以说交易问题要交给市场,不能因为有争议就不交易了。

但是交易当中会引起争论,争论怎么办?我说争论要交给学术,学术是干什么的?学术就是争论的,就是要在研究中反复争论,是在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中逐渐趋向于真理的过程。但是这里面还是有纠纷,还是因为真假有利益纠纷,利益纠纷怎么办?利益纠纷当然就变成诉讼,交给法院。首先这里有一个问题,有没有主观故意的问题,在法院审理过程中主要审理的是你知假卖假,或者是涉及骗人这个过程。如果你能举证,当然你可以赢官司。我们看到其实我们所说的鉴定问题绝对不是一个简单鉴定问题,原因在于什么?这个鉴定实际上是分属在不同人身上的问题,我们从这里看到有些鉴定是在司法层面的鉴定,有些是由行政主管部门来组织的专家鉴定,有些是由学术部门来组织的,比如说我们有很多研究院有博物院,有研究机构,他们也有一些鉴定的群体。还有一个就是属于市场的鉴定,大家不太理解市场是怎么坚定的?其实市场的鉴定没有什么可神秘的,还有就是一些私人的鉴定,私人鉴定还分好几种,其中一种是艺术家本人的鉴定,自己认定这东西是不是我创作的还是别人仿冒的?有的艺术家已经去世了怎么办?他的家族也可以站出来,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画,或者是我见到我父亲画到这样一张画,它是一个旁证,也是一种鉴定。

我们看到其实不同的鉴定权是分属在不同的层面和不同的人身上,它的话语权是在不同的语境上表达的,因此它们很难合在一起,有时候相互有矛盾,不同的鉴定结果是不一致的,因此把它放在一起的时候很难讨论问题,只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此要讨论相关的不同的问题要在不同的层面去讨论。我们看看法律是怎么鉴定文物艺术品的?其实法律很难对文物艺术品进行鉴定,特别是对古代艺术品法律更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否则的话以后我们的鉴定都找法院或者是到公安部鉴定,没有那么简单。你把艺术品鉴定交给公安部,公安部虽然有物证科,但是它解决不了你这个问题。更可怕的是法律所认定的真实性,它实际上是一个程序的真实性,而事实本身是不是一定判断对了,有时候也很难讲。有时候法院或者法律也会犯错误,经常误判,比如这个人明明没有杀人,但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这个人也就被抓起来。事后当抓到真正凶手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给判错了。所以即使是法院也不是说一定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判定正确,更何况文物这个事情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

我们再看学术鉴定在文物鉴定中的作用,我们知道学术鉴定是一个反复不断争议的过程,是不同学派可以允许对方讲话的地方,所以是在反复地批判反复地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当中,逐渐地趋向于真实的一个过程,而很难说它一定就是真实的。因为谁也很难还原历史本来。市场的鉴定又是什么样子呢?市场的真实实际上就是说它是一个交易的真实,是不是真的买卖,在市场当中谁都很难说我的鉴定一定是真的,只是我出了一个价钱,大家认为我出的这个价钱是真的。在市场当中已经很好地解决鉴定问题,不是靠去鉴定这个事情事实上是不是真的,而是说我给出的这个价格是不是接近这个东西真的价格。比如我们看到市场中有很多齐白石的作品,每年都在大量地交易,如果从全国统计下来每年都有几百件齐白石作品在交易。而齐白石自己说一生中画的作品能够进入市场的不足八千件,国家画院艺术机构存的齐白石作品是不进入市场的大量的齐白石作品,被公家单位收藏着,但市场还有这么多齐白石作品,是不是市场中有大量的假的呢?很有可能。我们在市场中是怎么鉴定的呢?你就要看他出的价钱,有些齐白石作品价钱很高,可以出到上亿,还有一些出到几千万、几百万。但是有些就是几万块钱,十几万,几十万也有。从这点我们就看到市场中的鉴定实际上是一种带有艺术评估的行为,它是以钱来定义的。这个地方是钱说了算,钱作定义。

市场里的很多参与人士肯定是买到了赝品,所以有的人开始抱怨市场,说市场里有好多假东西,不好的,因此呼吁去进行整顿,实际上我们刚才说了要判断一个东西的真假,一定要把这个责任放在自己身上,千万不要把责任推给别人,即使是你请来的专家,请来的朋友帮你把关,其实最终做决定的还是你自己。曾经有一个案子是史国良先生的一张画,他发现有一家拍卖公司卖了一张画,那张画原作还在他们家挂着,拍卖公司在拍卖另外一张,几乎一模一样,于是史国良去取证说拍卖的是假的,真画还在我们家。于是乎让拍卖公司撤拍,但是这家拍卖公司不肯撤拍,后来他就把这个事情打到法院去了,但是他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虽然最终是撤拍了,但是法院并没有判定拍卖公司拍的那张一定是假的,他很不服气,要求我们大家帮他论证一下这个事情,所以我们搞了一个专题研讨会,叫谁是一锤定音人?他也到了现场,你看这么多专家都在讨论,那一次我也参加了,法院并没有认定他可以鉴定他的画,这个使他非常地意外,甚至很不服气,他说我作为画家为什么不能认定这张画的真假呢?法院并没有说他可以认定,但是我们不能采信你,因为你既不能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应该找一些懂得你创作的人来帮你说这张是真是假,于是他又找了很多画家朋友让大家为他作证,证明拍卖公司卖的那张是假的,但是没有人到法院去证明,因为大家说你都说不清楚,我们怎么说得清楚。所以你看明明有一张画可能是假的,我们从理性判断来讲我们认为既然那张真画在他家里挂着,这张跟它相似的画是假的,但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从法律上也很难解决。

所以说鉴定问题看起来是个学术问题,但是在不同的语境里面却存在不同的问题,在法院是法院的问题,在市场是市场的问题,在学术里面是学术的问题。在私人那里是纯私人的问题。当然了最终我们认为以学术判断作为最终的判断是一个比较正确的选择。这也是去年发生的一件事情,一个汉凳,刚才我们说了学术判断是一个终极判断,但是这个判断出了问题,说这个汉凳是真的,是故宫博物馆著名的鉴定专家鉴定的,但是整个社会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是真的,这就对学术的专家又不认可了,所以有时候学术专家认可的东西其实到社会当中也未必能够服众。这是另一个案件,这是一个上海的收藏家买到了一个吴冠中的作品,几年之后又找到吴冠中先生让他帮着给看,吴冠中说这张是假的,并且写了一行字说此画是伪作,于是这个女孩拿到拍卖公司去退,说吴冠中先生说这个画是假的,上当了。于是他也上诉到法院,最终法院没有支持他,败诉了。在中院判决就败诉了,因为法院认为无论你买到的是真是假,这个本身是一种对很多人来讲目前这种所谓的收藏已经有一种投资性质了,因此要风险自担,不能把这个责任推给别人,也是强调你要自己承担责任。这是刚才史国良的作品,这是拍卖的那幅,跟它的原作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树叶少了一片,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这件事情也无法得到判定。

这个是去年发生的一个事件,齐白石的一幅画卖的很贵很好,但是买售人后来发现跟它一模一样的作品,同样的构图,同样的尺寸,同样的大小,几乎它跟一样,于是乎他也置疑这个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虽然这个卖了四个多亿,但是今天还没有取货。其实这两个几乎一样也都是真的,这和史国良的那个不一样,这两件几乎一模一样,但是确实两件都是真的。这件事情就更加荒谬了,这是徐悲鸿先生的长子鉴定的,所以有的时候私人也不可靠。即使是这样,徐伯洋认为是画的自己的妈妈,所以私人鉴定出入也蛮大的。说来说去,法院也容易鉴定错,学术专家也容易鉴定错,那么亲属也容易鉴定错,画家艺术家本人鉴定法院和公众也不认,最终鉴定怎么办?有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目前看起来我们不认为关于艺术品鉴定能够一劳永逸地找到一个好的办法,最终其实还是对买售人来讲在市场当中,因为我们是针对市场的,在市场当中还是由买售人自己承担真伪的责任,在这上面你不能依靠任何人,不能说每买一件艺术品都到法院去鉴定,或者每买一件艺术品都要到学术机构去讨论一下,讨论不清楚了。学术也许争议个几十年,你这个马上交易了,怎么能够靠他来帮你解决问题呢。后来又找到了画家,画家说了也不算,找到画家亲属,亲属也容易说的是错的,也有儿子不认得妈的这种事情。所以通过我们列举这些事件,我们暂时能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呢?就是鉴定靠自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